alexa
置頂

珠寶設計師趙心綺,如何讓台灣蝴蝶飛進歐美博物館?

雜誌原標為〈趙心綺讓珠寶躋身 「未來古董」〉
文 / 林珮萱    攝影 / 池孟諭
2020-04-30
瀏覽數 13,300+
珠寶設計師趙心綺,如何讓台灣蝴蝶飛進歐美博物館?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珠寶美學一向以西方世界馬首是瞻,但近年卻有一隻來自台灣的蝴蝶,飛進法國與美國的博物館,成為永久典藏。自我定位為珠寶世界建築師的趙心綺,她的創作為何能征服歐美藝界?

2020年2月,一隻來自台灣的「蝴蝶」,飛進巴黎羅浮宮裝飾藝術博物館(MAD),為全球珠寶美學激起漣漪。

這座創立於1864年,為巴黎第二古老,與羅浮宮、奧賽美術館齊名的博物館,堪稱全法最權威的珠寶藝術寶庫,有著全球最完整裝飾藝術品。

展間玻璃櫃裡,一對橢形蛋面的無燒紅寶石,配上各式彩鑽與變色藍寶石,以360度環繞鑲嵌而成,一隻側飛的蝴蝶,在燈下照射的光彩奪目,下方牌子寫著「Cindy Chao,Taiwan」。

這是台灣珠寶設計師趙心綺於2008年創作完成的《紅寶側飛蝴蝶》胸針,今年正式被納為MAD館藏。值得驕傲的是,其與館內逾50萬件收藏擺放一起,毫不遜色、還兀自耀眼。

納館當日,佳士得歐亞區總裁高逸龍(François Curiel)對著趙心綺說:「能被收藏進這房間的作品,全是法國百年品牌,只有你是亞洲女性!」

正因為趙心綺享譽國際,她自2008年起每年創作一件年度蝴蝶,早已是眾收藏家的最愛,更被預訂至2023年了。事實上,成立於2004年Cindy Chao,三年後,趙心綺便成為首位擠進紐約佳士得的台灣珠寶設計師,該作品還高於估價三倍賣出。

《皇家蝴蝶胸針》。圖/Cindy Chao提供。圖/《皇家蝴蝶胸針》。圖/Cindy Chao提供。

立體設計,賦予珠寶生命

另外,2009年,她的《皇家蝴蝶胸針》更被美國史密森尼國家自然史博物館讚譽為「未來古董」,永久納館典藏,這也是史密森尼166年來首件收藏的華人作品。

短短11年間,先後獲美、法頂級藝文界的青睞,Cindy Chao的地位,不言而喻。而趙心綺個人的里程碑,更足以列個年表,國際藝術媒體因而以「打破藝術與珠寶疆界,開啟珠寶藝術的新興時代」讚頌她。

誕生短短16年的Cindy Chao,何以能以黑馬之姿,凌駕眾多百年珠寶品牌?設計美感與超群工藝,是兩大關鍵。

以《皇家蝴蝶胸針》為例,不對稱的360度立體設計,環繞鑲嵌2318顆寶石,一體成形,找不到任何接縫處。

建築感、雕塑性、生命力,正是品牌的三大特色。

趙心綺的創作跳脫傳統平面手法,有著3D透視感,與其天生血液裡的美感有關。

趙心綺的外祖父謝自南,是傳統木造廟宇與水泥建築師,作品散見全台各地廟宇。父親趙安裕則是雕塑家,在她還不會寫字的年紀,當別的小女生拿的是芭比娃娃,謝自南就給她一張描圖紙,讓她照著設計稿描繪線條。這都為她日後的「360度環繞鑲嵌設計」技法,立下底蘊。

極致工藝量少,買家甘心等

她對工藝的追求,同樣極致。「我請的是最貴的歐洲匠師,」趙心綺強調。

2016年完成的《冬葉套鍊》,在2019年榮獲倫敦大師傑作展大會傑出獎。套鍊的主軸葉脈,由224顆不同色階的黃鑽及咖啡鑽組成。捨棄一般脫蠟鑄造,改採鈦金屬仿蠟鍛造成形,創造出宛如真實葉片般、翻折蜷曲的立體感。

每個鑽石鑲口的背面,都被整齊雕刻成蜂巢形狀,使得光線能夠從寶石尖底處折射出耀眼的火光。鑽石排列需經過嚴謹思考,計算洞位及鑲嵌位置,精準拿捏弧度、坡度的曲線起伏。

不過,在品牌草創時期,趙心綺並非一帆風順,在 2007年登上紐約佳士得拍賣會之前,更曾一時困頓,她不惜賣房籌措資金。

早期,珠寶市場的消費者與投資者,大多重視裸石的價值,不懂欣賞其中的工藝價值,曾使得趙心綺想放棄,數度掙扎是否要把品牌賣給財團。

她不求量大,一年不超過36件作品,實際算來,過去每年作品平均還不到20件,畢竟,只要一顆鑽的位置不對,就重來,一件作品可重做1、20次。有客人把寶石鎖在保險箱好幾年,只為了等她的設計,「在我的世界裡,沒有做到一百分是不會let it go的!」

「廣告教母」余湘早在2006年便看中趙心綺的作品。當時趙心綺在業界還是沒沒無聞的設計師,余湘慧眼獨具,買了好幾樣珠寶後,將一條紅寶石項鍊委由趙心綺重新設計,11年後,趙心綺才完成這件《牡丹花紅寶石胸針》,這件百般雕琢作品,果然在隔年榮獲倫敦大師傑作展大獎。

「看過Cindy的珠寶後,我幾乎再沒買過其他品牌珠寶!」余湘說。

過去是新聞主播,後來創辦STUDIO A的蔣雅淇,也與趙心綺從客戶變朋友。

一路見證她的奮鬥過程,「Cindy是那種怕思路被打斷,可以堅持著不眠不休工作,不起身去喝杯水的人,」同樣身為母親,蔣雅淇對於趙心綺為孩子打拚的心,感同身受。

15年淬鍊,培育新血設計師

耐人尋味的是,每當推出大師系列作品,只要客人反應是「非常安靜」,趙心綺反而開心:「那代表他沒看過,找不到言語形容,」她深信,好的創作是超越當下眼光,就像19世紀的西班牙建築師高第,至今看他的建築,依然前衛。

對趙心綺來說,與其稱她珠寶設計師,她更喜歡當「珠寶世界裡的建築師與雕塑家」。

因為趙心綺,向來以西方為主流的藝術珠寶領域,如今,華人亦有了話語權。近年,她更開始與大學合作,投入培養更多下一代珠寶設計師。

「我想做文化橋梁豎立新指標,讓更多人看到,東方人、華人、台灣人也能在珠寶設計領域站上何種高度,」趙心綺的願景深遠,做的事已然超越珠寶設計。

今年46歲的趙心綺,淬鍊過後,截然不同,她全身素雅的黑白套裝,沒有配戴任何一件珠寶。但當她說話的同時,眼中透出的光,宛如寶石般耀眼。

本文出自 2020 / 05 月號

打造企業免疫力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珠寶工藝博物館產業創新鑽石珠寶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