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湯馬斯.佛里曼:人類沒有「以後」,請立刻行動

文 / 遠見編輯部    攝影 / 張智傑
2020-04-30
瀏覽數 47,750+
湯馬斯.佛里曼:人類沒有「以後」,請立刻行動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紐約時報》專欄作家及普立茲新聞獎得主湯馬斯.佛里曼(Thomas L. Friedman)是世界趨勢大師,《世界是平的》《世界又熱、又平、又擠》《我們曾經輝煌》等著作引發大眾深刻反思。

雖然《世界又熱、又平、又擠》已出版超過十年,但現今世界依舊沒有解決氣候與能源問題。對此,佛里曼特別為這本增訂版書籍撰寫新序,重新回顧這個世界如何持續「又熱、又平、又擠」,以及我們又該如何應對未來的世界。以下是新版序精華摘錄:

我非常高興天下文化選在此時此刻出版《世界又熱、又平、又擠》2.0中文版,相信本書如同2008年首次發表的1.0版,完全適用於當前的這個世界。在這十幾年來,我對相關議題也進行更深入的思考,希望藉由這個機會與台灣讀者們分享。以下是目前我在思考氣候與能源議題時,所依循的關鍵原則:

再遲,一切都來不及了

我曾在本書中提出一個觀念,那就是:再遲,我們就沒有「以後」了。我成長於1950與1960年代的明尼蘇達州,在當時,所謂的「以後」,意味著長大後只要你有空,就可以像兒時一樣盡情享受自然四季的遞嬗。你可以對著同樣的山水作畫、看見同樣的動物、攀爬同一棵大樹、在同一條河裡釣魚、享受同樣怡人的天氣,或是拯救同樣的瀕危物種。所有的一切,都和你孩提時一樣,所以想「挽救自然環境」,你可以現在做,或是留待以後有空或想做時再做。

如今再也不是這樣,我們已經沒有「以後」。等到「以後」,這些美好事物將會消逝無蹤,到那時,已經永無機會挽回。因此,不管你現在打算挽救什麼,請立刻行動。「現在」就是最後關頭,再遲,一切都來不及了。請容我再說一次:我們已經沒有「以後」!

自本書首次出版以來,世界只有變得更熱(拜全球暖化之賜)、更平(中產階級的高消費生活型態)、也更擠(2008年時,地球人口是67億,而今日是77億)。沒錯,這十餘年間,地球增加了10億人口,而到了2030年又會再增加10億。這就是為什麼我會大力疾呼:再遲,我們就沒有「以後」!

在過去,每當大家談到減輕氣候變遷及避免生物多樣性的流失,往往是為「下一代」、為「尚未誕生的孩子」所該做的事情。然而事情已不再是如此,我們必須馬上展開行動,為了你、為了我們、為了你我身邊的動植物,就是現在!澳洲森林大火期間,我人就在紐西蘭,親身感受到大火所產生的混濁空氣與煙霧從遠在2500英里外的澳洲襲來,我們現在已無法置身事外。

知名海洋學家厄爾(Sylvia Earle)貼切的形容這個刻不容緩的關鍵時刻:「我親眼見證地球史上最偉大的發現時代,以及最嚴重的失落時代。」面對未來,她告訴我們:「我們正站在一個十字路口。現在我們所做的,或是沒有做到的,都會決定未來的命運──不只是決定我們的未來,也決定地球上所有生命的未來。」我們必須在2030年之前,讓碳排放達到減降標準,否則整個地球氣候系統將會開始失控。

人類站在失控的十字路口

或許你會問:究竟有哪些科學證據,可以證明我們正站在一個危險的十字路口上?

我想借用羅克斯托姆(Johan Rockstrӧm)生動又容易理解的解釋,他是斯德哥爾摩復原力中心(Stockholm Resilience Center)主任、同時也是《大世界,小星球》(Big World, Small Planet)一書的作者。

羅克斯托姆告訴我們:在地球45億年的漫長歷史中,大半時間的氣候都不宜人居。我們的遠祖受限於在「嚴峻酷寒的冰河時期」與「鬱鬱蔥蔥的溫暖時期」之間擺盪的氣候,只能維持一種半游牧的生活方式。

直到一萬年前,人類才真正開始享有穩定溫和的氣候條件,讓舊石器時代的人們得以走出他們的洞穴,得以按四季流轉耕種、馴養動物、建設都市和城鎮,進而開創出文藝復興的光輝時代,這一切的一切,也不過是過去一萬年間的事。

這段被地質學家稱為「全新世」(Holocene)的時期,是個「幾乎有如奇蹟似的穩定、暖和的間冰期平衡」,也是歷史上唯一一段能夠支持人類生存與發展文明的時代。我們的文明就是建立在森林、莽原、珊瑚礁、草地、魚、哺乳類動物、細菌、空氣品質、覆冰量、溫度、淡水量和肥沃土壤的理想平衡上。

在「全新世」裡,我們的大氣維持著剛剛好的二氧化碳含量、海洋的酸度、海裡的珊瑚礁系統、赤道帶的熱帶森林覆蓋率,還有兩極用來儲水及反射日光的冰,才能維持人類的生存,以及穩定成長的世界人口。

生態系統的平衡決定我們的氣候,最終影響我們的天氣。當系統中任何一個環節稍微失衡時,神奇的「大地之母」會展現吸收、緩衝與緩解的力量,減少對地球整體造成的衝擊。確實,大自然有著包容人類過度行為的驚人能力,但是這份能力並非沒有極限。

大自然的保險桿、緩衝器和備胎並非取之不竭、用之不盡。我們的生態系統孕育「全新世」,賜予人類最穩定而溫和的地質年代;然而現在,我們卻正步步推逼生態系統中每個個別系統的極限,造成一個又一個災難性的變化。就像羅克斯托姆所說的,「我們威脅著要把地球推出這個平衡的甜蜜點」。

之所以會如此,是因為自工業革命以來,人類文明開始加速發展,不僅衝擊賴以為生的生態系統,還破壞原有的平衡穩定機制。這些衝擊在數十年來變得更為劇烈,甚至開始改變了許多個別系統的運作,許多科學家深信,這些衝擊正在把我們推離相對溫和宜人的「全新世」,推向一個全然未知的新地質紀元。

為了將我們面臨的危機以量化方式呈現,羅克斯托姆和一群地球系統科學家在2008年提出「地球生命支持系統」(planetary life-support systems),是人類存活的必需品,也是一種潛在邊界,人類發展必須避免逾越地球限度,以免引發「不可逆且突發的環境變動」,造成「全新世」徹底終結,使得地球成為不宜居住之地。

他們的主張很簡單:無論我們是否知情,我們的社會、產業和經濟,都是站在「全新世」的穩定氣候基礎上建構而成。我們沿著海岸線和河岸打造我們的城市;我們種植需要依賴特定溫溼度才能栽培的作物;我們根據過往氣候來決定建築物是否要安裝冷暖空調;我們仰賴永凍層來支撐從阿拉斯加到西伯利亞的城鎮、管線以及道路。

我們身處史上最佳的氣候狀態之中,安適到對氣候的重要性毫無所覺。但當美國東岸一年淹六次水,當麥作在攝氏34度的高溫下發育不良,當墨西哥灣岸的工業和城市一再發生水患,當傳染病透過全新品種蚊子的散布而引發流行,當源於喜瑪拉雅山的河流(供應超過10億人)在夏季時乾涸,這些現象為什麼會發生?我們是否還覺得自己能永遠享有適合生存的氣候?

在問上述這些問題時,或許你也開始意識到,如果我們破壞生態系統長久以來所形成的穩定平衡,將會翻轉目前地球的現狀,我們所享有的現代生活可能將無以為繼。

大自然也是由系統和器官組成的體系,有海洋、森林、大氣、冰帽等,而地球科學家經過多年的研究,已經知道各項系統和器官最穩定的運作水準為何。

不能只求減緩大氣碳含量

羅克斯托姆告訴我們:即使無法明確指出地球運作界閾的確切數字,我們還是可以確定,格陵蘭冰棚會在一個固有的臨界點融化、亞馬遜雨林會在一個固有的臨界點傾覆,然後事情一發不可收拾,再也無法恢復。就像我們絕對不會等到人體機能逼近崩潰時才做因應,我們也不應該這麼對待賴以為生的地球。

但我們現在就是如此對待地球,而這是多麼的危險。大自然無法用言說的方式,告訴我們她的各項臨界點為何,幸好羅克斯托姆和他的科學團隊運用科學方法,估計出那些臨界點的位置,他們找出九大範疇的地球臨界值(planetary boundaries),例如:氣候變遷、海洋酸化、平流層臭氧消耗、生物多樣性等,界定出人類追求發展時所不可踰越的那條線。

然而,事實擺在眼前:人類往往不是徘徊在界線邊緣,就是即將打破界線。這就是為什麼我會說:我們已經沒有「以後」。

由此我們不能只把焦點放在減緩大氣碳含量。我們必須思考我們與整體自然世界的關係。就像偉大的生物多樣性專家威爾森(E. O. Wilson)所警告的,「今日描繪的物種,除非我們採取激進積極的行動,否則有半數會在這個世紀末消失。」威爾遜指出,這些物種歷經了35億年的演化,「創造了一種精緻而細膩、相互關聯的平衡。」

這些植物、動物和它們的生態系統維持了我們所依賴的生命基礎。如果我們失去了維持分水嶺的樹木、防禦暴潮的海岸紅樹林、儲存淡水的冰河,還有餵養魚類的珊瑚礁,我們人類會變得更沒有韌性。確實,威爾森說,如果剝奪了這些,「我們所知道的這個世界就會崩解。」

最後,我引用已故美國環保先驅妲娜.梅多斯(Dana Meadows)所言:

「我們還有足夠的時間,只要能從現在做起。」
本文出自 2020 / 05 月號

打造企業免疫力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全球暖化地球大自然綠能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