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負油價」首登場,將斬斷川普的連任之路?

文 / 李國盛    
2020-04-21
瀏覽數 25,100+
「負油價」首登場,將斬斷川普的連任之路?
圖/美國總統川普。flickr, BY The White House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石油期貨價格暴跌、轉負!今日(4/21)震驚全球,因為這是油價期貨指數編纂以來首見負值,難道跌跌不休的石油價格即將全面崩盤?究竟發生什麼事?

對歷經過上世紀70年代石油危機的人來說,看到新聞上油價「負值」的標題一定覺得在做夢。

國際油市在新冠衝擊下持續崩盤,讓美國即將到期的原油期貨價跌破0美元。21日到期的紐約西德州中級原油(WTI)5月交割期貨價摜破0美元關卡,終場暴跌55.9美元,跌幅306%,收在每桶「負37.63美元」,1983年油市期貨數據彙編以來首見負值。

期貨油價竟然轉負!訊號非常明顯:那就是原油供需失衡,已經連產油國都無法掌控。

OPEC+1協議令人失望

由於石油輸出國家組織(OPEC)和俄羅斯對於是否減產,一直無法達成協議,今年以來油價持續探底。在全球新冠疫情擴散後,各國石油需求大減,更是壓垮油價的最後一根稻草。

4月初,在美國總統川普的斡旋下,OPEC和俄羅斯終於達成協議,決定包括美國在內的產油國前所未見的減少全球石油供應20%。居間斡旋的川普在協議一出就馬上推文,認為協議將拯救美國能源產業的就業。為了達成協議,川普除了穿梭沙俄之間,他還甚至允諾墨西哥,由美國來承擔墨西哥部分減產,以便讓墨西哥也加入減產協議。

從就業、美國頁岩油的未來,一直到美國成為全球「能源強權」,川普什麼都想贏,介入油價協商實屬必然。不過,就在協議達成後一週,油價重挫給了川普一個清楚的訊號:他想掌控全球油價,最終很可能只會徒勞無功。

OPEC秘書長巴金多(Mohammed Barkindo)。圖/OPEC秘書長巴金多(Mohammed Barkindo)。取自@OPECSecretariat twitter

美沙關係影響美國頁岩石油未來

2016年,川普上任第一個造訪的國家就是沙烏地阿拉伯。在那次的訪問中,沙烏地做足了面子給川普:親王親自迎接、首都利雅德市到處都可以看到川普肖像照,訪問中兩國還宣布了新的武器採購合約。

沙烏地還給了川普另外一個大禮:油價。作為當年全球最大的兩個產油國,沙烏地和俄羅斯在鞏固市場的同時,巧妙的讓油價維持在一個平衡點,讓開採成本較高的美國頁岩石油不致因為價格太低而失去開採價值。2018年,美國第一次擠下俄羅斯,成為全球第一大產油國。

不過,曾經親密的兩國如今漸行漸遠,油價問題很可能讓兩國歧見加大。日前油價再度重挫,除了疫情未明、拖累需求,各國會不會一直遵守減產協議,才是最大疑慮。

因為世界秩序正在重新洗牌。

再加上,新冠肺炎進一步影響市場(估計約減少20%的需求),產油國為了自救,很可能會被迫出招爭奪市場,而由於沙烏地等國開採石油的成本實在低得驚人,以頁岩石油為主的美國在可能持續的價格戰中幾乎沒有任何籌碼,石油國家大可不必遵守減產協議。

至於美國,雖然美國在2018年成為全球最大產油國,朝向川普「全球能源強權」的目標邁一大步,但在2019年,由於油價下跌,美國頁岩石油業者倒閉比前一年多了50%,今年毫無疑問會更嚴峻。

同樣地,川普也無法左右美國頁岩石油業者持續遵守減產協議。因為民營公司關注的是獲利,而非政府指令。弔詭的是,去年沙國國家石油公司掛牌上市後,如果沙國石油完全走向市場走向,不考慮國際政治因素,持續增產搶奪全球市場,美國頁岩石油業者將完全無法生存。

對於川普來說,這僅僅是一連串惡夢的開端,全球石油市場的變化不僅讓他「能源強權」美夢愈來愈遠,更會讓保不住石油就業的他在年底大選,面臨更大挑戰。

但另一方面,頁岩石油產業的挫折或許會逼迫能源消耗全球第一的美國,在未來的能源組合中,考慮更多的替代性能源。如果川普政府對於發展美國作為「能源強權」有長期規劃,油價爆低何嘗不是轉型的好機會。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OPEC油價川普美國武漢肺炎2019新型冠狀病毒國際產經趨勢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