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到故宮品味蒙元藝術

文 / 黃茜芳    
2001-12-01
瀏覽數 13,000+
到故宮品味蒙元藝術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去年夏天故宮推出的「千禧年宋代文物大展」,豐實的展覽內容博得海內外佳評如潮,在新任副院長石守謙主持策劃之下,故宮再接再厲推出「大汗的世紀——蒙元時代的多元文化與藝術」特展,傳接歷史的演進,跨入元代,又掀起海內外研究元代多方位文化的熱潮。

「黃金氏族」「多民族的士人」「班智達的慈悲」「也可兀闌——偉大的藝匠」四大單元組成的特展,呈現元代皇室階層的生活品味,也反映當時不同民族主流藝術的風貌。成吉思汗在西元1260年統一了蒙古草原的部落,隨後「黃金氏族」遂成蒙元皇室廣義的稱謂。進入展覽現場,便可見到「元太祖像」「元世祖像」「元世祖后像」「元順宗后像」,皆在清乾隆年間進行裝裱,元世祖后頭戴蒙古婦女最具特色的「姑姑冠」,由兩塊樺皮圍成圓筒,包有紅絲綢,綴以珠子裝飾,冠頂插著雉尾。

元世祖(忽必烈)雅好書畫,接續南宋內府舊藏,繼續增加收藏的質量,對元代文化貢獻非凡。劉貫道是寫實功力極佳的宮廷畫家,「元世祖出獵圖」完成於擔任御衣局使次年,真實描繪元世祖偕同皇后等人赴戈壁狩獵的情景,多種族融合的情景如實表現,也傳達出遊牧民族豪邁的精神。

宋代黃庭堅行楷代表作「自書松風閣詩」,從鈐印與品題可看見元代皇室書畫雅集活動打破蒙古人、色目人、漢人、南人四大族群的分野。每逢10月故宮限展中國書畫亮相,總吸引喜愛中國書畫的人士前往細細品賞,在「多民族的士人」單元,多件傳世精采佳蹟引人流連忘返。明四家之首的黃公望傳世巨蹟「富春山居圖」,完成於八十歲左右,筆力老練不言而喻,是元代師法董巨(南唐畫家董源與巨然)「披麻皴」的翹楚。構圖層次分明細緻,引人入勝,墨色變化多端,乍看似乾,實則溫潤,行筆速度快慢交疊,費時四年半完成,「一峰道人」黃公望的胸中丘壑盡現。黃公望原將此作送給無用師,傳世過程多舛,卷首遭火燒毀,前段「剩山圖」現藏浙江博物館,故宮所藏的是全卷之精華。

「鵲華秋色」是趙孟頫為好友、知名文學家、鑑賞家周密所畫,是宦遊十年整理古畫、學習古畫的精湛成果,原意是慰解周密的思鄉之苦。卷右是華不注山,卷左為鵲山,山前平緩地形正是濟南地區的地理特色,多處漁耕小景似王維「輞川圖」,前景中央叢樹小島,取法董源「寒林重汀」,描繪坡石紋理線條依董巨「披麻皴」變化得來。通幅景物未依比例描繪,筆觸真純,似有童稚趣味,造型古拙,足見深厚穩重,頗有「超現實主義」的氣味。

班智達的慈悲

身為宋太祖第十一代孫的趙孟頫,未及不惑之年受元世祖奉詔出任官職,其書畫造詣深獲肯定,承襲自王羲之傳統的「千字文」,不僅讓元仁宗龍心大悅,對元代書畫發展影響深遠。趙孟頫力主書法入畫,在「秀石疏林圖」題詩:「石如飛白木如籀,寫竹還於八法通,若也有人能會此,方知書畫本來同。」當然,從「鵲華秋色」更可知他確實實踐信念。與好友趙孟頫同為「吳興八俊」的錢選,是一位全方位的畫家,折枝花卉、青綠山水、人物、動物等樣樣皆專,「秋瓜圖」的色調冷峻,曾為儒生的職業畫家錢選,較比一般職業畫家作品清雅脫俗,但卻終身受他人冒名繪製偽作所苦。

元世祖時代藏傳佛教傳入中原,西藏薩迦派的兩位班智達四祖薩班與五祖八思巴是關鍵人物,班智達出自印度梵文,意思是精通五明(佛學、正理學、聲律學、醫學與繪塑造像等工藝學)的學者,成為班智達是學僧的無上榮譽。兩位具影響力以慈悲為本的班智達把佛法智慧運用在世俗的政治、宗教與藝術上,濟藏人免於兵火,同時度漢人親炙藏傳佛教,於是「印度/尼泊爾/西藏」的藝術逕成風貌,流傳千古。「元達壟寺首任堪布扎希貝」「元達壟寺第四任堪布桑杰溫」「明?侍菩薩與羅漢高僧像」多幅西藏唐卡,讓人駐足凝望許久,喜悅與祥和幽然升起。

蒙古人喜愛精良的工藝,同時又大力推動海上與陸上的貿易,不僅有高桅巨舶航行海上,又見驛站交通橫布歐亞。「也可兀闌」是大汗手拿射不透的鎧甲對打造工匠發出的稱讚之詞。「伊斯蘭銅回文豆」「金/元青玉雙鹿」「元汀渚鷺鷥圖玉頂」「宋/元剔犀菱花式漆盤」「元哥窯青瓷高足碗」「元龍泉窯青瓷獸耳聯環瓶」「南宋/元花間行龍緙絲」「明朵花紋織金錦」等工藝作品,清楚紀錄元代與異文化對話、交流的豐實成果。其中玉壺春式器身的「龍泉窯青瓷獸耳聯環瓶」,畫花紋飾,器內外施蔥青釉,色勻溫潤,但見數道冷紋,刀痕處蓄釉碧綠,靜雅高貴,是元代盛行的風格,影響明清瓷器發展甚深。

想一探元代豐富多元的藝術文化精華,「大汗的世紀——蒙元時代的多元文化與藝術」特展值得細細品賞。(「大汗的世紀──蒙元時代的多元文化與藝術」展至12月25日止)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