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郝柏村憶抗戰艱辛,穿草鞋的打敗穿皮鞋的

懷念郝柏村7〉二戰老兵的精闢觀察
文 / 遠見編輯部    
2020-04-09
瀏覽數 22,550+
郝柏村憶抗戰艱辛,穿草鞋的打敗穿皮鞋的
圖/2014年7月7日前夕,接受鳳凰衛視專訪。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前行政院長郝柏村,於2020年3月30日辭世,享嵩壽102歲。他畢生心心念念中華民國的主權地位;用軍人的鐵膽保衛台海安全,也以文人的鐵筆還原歷史。

整理/劉宗翰

郝柏村的一生,見證了中華民族過去100年的重要關鍵時刻。他17歲從軍,參與抗日戰爭,經歷國共內戰,隨國民黨遷台,歷經823砲戰等戰役。他曾是號令三軍的參謀總長,兩蔣時代結束後,台灣開始民主化的過程中,他又先後擔任過國防部長、行政院長,見證一段民主的動盪。

天下文化曾為郝柏村出過10本重要著作,2019年8月8日更出版《郝柏村回憶錄》,回顧他出將入相的傳奇一生。

郝柏村兒子、前台北市長郝龍斌指出,郝柏村有寫日記的習慣,這本回憶錄是由他根據日記,加上個人觀察歷史與時事的心得,親手一字一字,全書25萬字,歷時十餘年才完成。

《遠見雜誌》特別製作「懷念郝柏村」特輯,追念這位一代偉人、國人心中永遠的郝院長。(以下摘錄自《郝柏村回憶錄》第22章〈還原抗戰歷史真相〉)

二戰的始末,戰場都在中國

嚴格地說,所謂第一次世界大戰,其戰場範圍僅在歐洲大陸與大西洋,且無規模龐大的海戰,更無空戰,實際只是歐洲大戰而已。

1921年,在二次大戰前16年,國父孫中山先生就提到,「國際間的大戰是免不了的,是白種與白種分開來戰,黃種與黃種分開來戰,是被壓迫者和橫暴者的戰爭,是公理和強權的戰爭」,又說「將來白人主張公理和黃人主張公理的,一定是聯合起來,總免不了一場大戰,這便是世界將來戰爭的趨勢」,這完全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準確如神的預言。

所謂第二次世界大戰,才是真正的世界大戰。其戰場範圍擴及歐、亞、非三大陸,以及大西洋與太平洋兩大洋。海、空戰的規模也是歷史上空前的。尤其空權,成為決定最後勝負的關鍵。

第二次世界大戰究竟起於何時?一般的歷史學者,似乎以1939年9月1日德國入侵波蘭開始,故意將中國八年抗戰置於世界大戰之外,反映了「重歐輕亞」的傲慢與偏見。

其實,中華民國八年抗戰,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亞洲戰場的主角,其範圍比歐陸戰場還大,時間比歐戰部分還久,開始的日期是1937年7月7日,較德國攻波蘭、英法同時對德宣戰早兩年。所以,第二次世界大戰真正開始的日期是1937年7月7日,不1939年9月1日。

第二次世界大戰終結的日期,是1945年8月15日,日本無條件投降之日,而非1945年5月8日,德國投降之日。因為,德國投降後,中、美兩國還在中國和東亞的島嶼,對軸心國的日本作戰。換言之,第二次大戰起於中國戰場,終於中國戰場,其間中日戰爭八年,英德戰爭六年,蘇德戰爭五年,美日戰爭四年,法德戰爭只有六星期而已。

我(後排右一)與同僚在瀋陽。1948年,砲十二團三個營都移防東北剿共,可惜戰局已居守勢,長春孤懸於外。同年6月我離開瀋陽,10月,遼瀋會戰的悲劇不幸發生,我倖免於難,戡亂戰局即於年底全面失敗。圖/我(後排右一)與同僚在瀋陽。1948年,砲十二團三個營都移防東北剿共,可惜戰局已居守勢,長春孤懸於外。同年6月我離開瀋陽,10月,遼瀋會戰的悲劇不幸發生,我倖免於難,戡亂戰局即於年底全面失敗。

中國精神力對抗日本物質力

在第二次大戰的同盟國中,唯有中國貧窮落後,僅能製造步槍、機關槍等輕武器,且為軍閥割據的國家,面對世界第一流的強權日本,是反侵略的正義戰爭。其餘參戰國家,均為已開發的先進國,都能製造飛機、大砲和戰車,武備旗鼓相當,是霸權戰爭。

同盟國中,中國不但作戰時間最久,而且犧牲最慘,計有2200萬人流血,5000萬人逃難,4億人流淚,依憑的是地廣人眾,且為農業社會,利於持久戰,益以不屈的戰鬥意志,形成精神戰力的優勢,與物質戰力優勢的日本侵略者對抗。其餘國家之間,則是物質力的對抗。

正因中國是以精神力對抗日本的物質力,所以戰場傷亡特別慘重。中國陣亡的將官也最多,共有268位,包括兩位集團軍總司令(相當於英美軍軍團司令布萊德雷、蒙哥馬利等)。另有八位軍長,20位師長。其他盟國陣亡的將官,美國11位,英國七位,蘇聯113位,都遠不及中國多。

看看台北大直,原是日本的戰俘營,關著菲律賓投降的美國人,與在香港、馬來西亞、新加坡投降的英國人。反觀中國軍隊,寧戰而死,堅持不成功便成仁,不降而生,故無投降者。也正因國軍寧死不降,與日軍拚死戰鬥,所以犧牲很大,總計陣亡195萬餘人;其他國家傷亡的軍人,美國約45萬,英國約35萬,蘇聯約680餘萬。

台灣與抗戰關係,比任一省都重大

台灣在抗戰期間,是日本的殖民地,自然不在抗戰陣營之內,且為日軍侵略中國和南進的基地,第一次轟炸南京的日機,就是從新竹起飛,桂南會戰亦曾有2000台灣兵參加。

1944年10月起,美軍密集轟炸台灣,空襲目標以軍港、機場、軍事機構為主,以策應其菲律賓登陸作戰。1945年3至6月,美機大規模轟炸台灣,使台灣無力支援沖繩作戰的必要軍事行動,台灣人民亦受戰爭之苦。

至於強徵到南洋的軍伕更以萬計,又強徵慰安婦,都是日本軍閥迫害台灣人民的罪行,沒有人會認為,這是為祖國日本而戰。反之,台灣愛國志士參加抗戰陣營者所在多有,例如謝東閔、黃國書、連震東、李友邦、陳守山等,足以代表台灣人民的抗日意志。

大陸同胞以2200餘萬軍民的流血犧牲,終能使台灣回到祖國中華民國的懷抱。台灣與抗戰的關係,比大陸任何一省重大,更應隆重紀念抗戰的勝利。

我常聽台灣朋友說,抗戰勝利後,接收台灣的國軍穿草鞋,軍容不整,使台灣人民失望。不錯,這是事實,但亦足以說明抗戰八年軍用物資缺乏的痛苦。勝利來得有點突然,不及整頓補給,其實,這是八年抗戰穿草鞋打敗穿皮鞋的佳話。八年抗戰的本質,雖然與美英蘇等聯盟作戰國不同,但其成敗是互補的。站在中華民族的立場,八年抗戰始終是二次大戰亞洲戰場的主體,最後勝利的關鍵,而且決定了近代的歷史,影響極為深遠,值得研究與紀念。

數位專題
新台海危機下的台灣兵法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郝柏村中國二戰名人殞落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