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郝院長拚治安有感,國家安全、人民安心

懷念郝柏村4〉他施政秉持法治精神
文 / 遠見編輯部    
2020-04-06
瀏覽數 19,050+
郝院長拚治安有感,國家安全、人民安心
圖/治安內閣。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前行政院長郝柏村,於2020年3月30日辭世,享嵩壽102歲。他畢生心心念念中華民國的主權地位;用軍人的鐵膽保衛台海安全,也以文人的鐵筆還原歷史。

整理/劉宗翰

郝柏村的一生,見證了中華民族過去100年的重要關鍵時刻。他17歲從軍,參與抗日戰爭,經歷國共內戰,隨國民黨遷台,歷經823砲戰等戰役。他曾是號令三軍的參謀總長,兩蔣時代結束後,台灣開始民主化的過程中,他又先後擔任過國防部長、行政院長,見證一段民主的動盪。

天下文化曾為郝柏村出過10本重要著作,2019年8月8日更出版《郝柏村回憶錄》,回顧他出將入相的傳奇一生。

郝柏村兒子、前台北市長郝龍斌指出,郝柏村有寫日記的習慣,這本回憶錄是由他根據日記,加上個人觀察歷史與時事的心得,親手一字一字,全書25萬字,歷時十餘年才完成。

《遠見雜誌》特別製作「懷念郝柏村」特輯,追念這位一代偉人、國人心中永遠的郝院長。(以下摘錄自《郝柏村回憶錄》第18章〈行政院長—臨危組閣〉)

治安是全民之事,不能完全歸咎警察

「安定」是我就任行政院長後施政主軸的優先;廣義而言,包括了國家安全、社會安和以及人民安心。我到任後的第五天,就舉行了第一次治安會報。

治安敗壞源於政府功能不彰和社會失序。治安的整頓,應從治本與治標兩個階段下功夫︰治本之道在政府整體功能健全和社會健康,須從教育扎根;治安會報功能則在立即發揮治標的目的。

雖然體制上行政院並無指揮國家安全局的權力,但以我過去在軍中及情治單位的影響力,為求整頓治安的速效,我認為須先整合情治單位,並整合政府各部門,發揮合作功能。因此我和國安局長宋心濂商量,由國安局擔任治安會報的祕書工作;此後我33個月的院長任期內,宋心濂對治安會報以及會議決議的推動盡了很大努力,頗有工作績效。

將治安敗壞完全歸咎於警察是不公道的。經國先生在世時曾與我談過如何策劃完整的建警計畫,我即認為我國警政體制及建警規劃應仿照建軍計畫,建立現代化的警察。但我在這方面的構想隨著我後來離開行政院而落空了。

戒嚴既已解除,整頓治安必須以法治為基礎。

參與治安會報的成員為行政院副院長和祕書長、內政部長、財政部長、教育部長、法務部長、經濟部長、國防部副參謀總長、新聞局長、警政署長、國防部總政戰部主任、警備總司令、司法調查局長、憲兵司令及國家安全局長,另視會報需要請台灣省主席及院轄市長參加,這樣才能整合政府各部門與情治單位的合作。這樣由行政院長主持的治安會報,既不容情治單位推諉,也不容政府部門間互推責任,因為每次會報須針對上次所做裁決提出執行成果報告。

我在會中強調改善治安人人有責,呼籲全民參與這項工作;同時地方首長應負起治安責任。在我的印象裡,一般地方首長似乎覺得治安好壞是警察的事,地方首長沒有任何責任,這是完全錯誤的觀念。因此我要求省主席及各縣市長應依需要仿照行政院治安會報模式舉行治安會議,以檢討治安會報執行事項的追蹤及地方應自行檢討的治安改善事項。我並要求陳堅高上將以行政院顧問身分,指導和輔導地方首長如何主持治安會報。但據陳顧問報告,效果並不理想。

前行政院長郝柏村。圖/前行政院長郝柏村。

以建軍制度健全警察體制

健全的警察體制是確保社會治安的要政。我國警政體制由於早期教育背景不同而形成派系,故歷年警政首長均由軍方人員擔任,以中立者角色消除派系傾軋,從張國疆、周中峰、郭永、周菊村、何恩庭、孔令晟到羅張皆然。我就任行政院長後,警政首長人選重新起用專業警察人員,莊亨岱為警政署長,以提高專業警察士氣,我並擬照建軍計畫建立建警計畫。

肅槍、緝私也列改革重點

整頓治安,肅槍與反走私也是重點。其中,黑槍是治安的最大威脅,走私是黑槍的主要來源,故肅槍必先杜絕走私。走私途徑很多,以漁船及貨櫃為大宗,也防不勝防。

緝私原是財政部關務署職責,但以海關緝私能力根本無力杜絕走私,全力增強海關緝私能力又為預算及時效所不許。然而,海關緝私能力雖薄弱,卻非常堅持保有緝私權力,對於政府運用其他警兵力協助緝私多少心懷排斥,因此除非行政院長親自主導,否則統合緝私能力就是件很困難的事。我堅定地實施聯合緝私編組。

漁船在戒嚴時期完全由警備總部管制,漁港亦由警備總部的海防哨掌控,過去曾有海防哨連長放縱走私而被軍法處決之例,故軍管時期走私情況並不嚴重。解嚴以後,漁船交由農委會主管,農委會根本缺乏管制能力,警總海防哨失去檢查漁船之權,財政部關務署根本沒有沿海檢查漁船的能力,因此漁船走私猖獗,海防洞開,黑槍源源流入。

防止貨櫃走私同樣是件艱難工作,由於台灣經濟發展與成長,進口貨櫃以百萬數計,除海關依情報抽檢外,普檢需龐大人力且耽誤時間,影響廠商營運。為嚇阻貨櫃走私,我提出由海關、警察、憲兵組成聯合查緝小組,但海關人員認為聯合查緝侵犯了海關權責,我則認為此舉可以補強海關人力不足,無礙海關的緝私權力。我運用聯合查緝,一面固為增強海關緝私人力,臨時機動編組的聯合查緝也防範了海關人員單獨查緝的違法放水舞弊行為。

為了不耽誤廠商時間,甚至貨櫃上岸後逕由憲兵隨貨櫃直駛其目的地,啟開貨櫃實施檢查。憲兵是夠辛苦的,甚至有些刁頑廠商抵達目的地後故意不開啟貨櫃,增加憲兵看守辛勞。由於普遍徹底檢查貨櫃的辦法堅定執行,終能嚇阻僥倖,減少了走私情事。

數位專題
台灣近代史的縮影:李登輝一甲子的政治路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名人殞落郝柏村行政院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