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我的人生要一直往前

文 / 成章瑜    
2001-10-01
瀏覽數 15,900+
我的人生要一直往前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乳白色的煙,在恆河的夜晚。他們燒著屍體,那個煙漂亮極了,整個城市有霧。

在這裡,時間是沒有意義的,房屋倒塌了,人們溺死了,任他腐爛,活著的,卑下卻又無法毀滅。

「我看著火葬完的骨灰,沒有燒完的屍身,順著水流從腳邊流過,人在這裡,只有活著,」林懷民說。

當恆河流過,最後一刻的炫爛,竟是燃燒的屍體,人類的虛妄,在此,一文不值。

追逐生命之舞,你必須重新認識林懷民。

現年五十五歲的林懷民,老了?「我也會老,有一天也會死,」他說。

儘管雲門在全世界舞台,耀眼不墜,但是二十八年的歲月,讓那個當年被團員稱為舞台上的暴君,看到機場、劇場就恨,不停的舞步,剩下的是跟不上的心靈、疲憊的軀體。

「我最近在看普魯斯特的《追憶逝水年華》,尤其當我讀到,『有時候你會突然想到某一個春天,所聽到的一個名字…』哇!我真想大哭,」美好的日子,演成滄桑。

「九○年代以來,我從來沒有這麼累過,」人生的責任,讓最近喪父,手僵了的林懷民,累得透不過氣。

「我的左手已經很久舉不起來了,」連套個外套,都要大費周章,當年意氣風發的林懷民,唯一不變的是,炯炯的眼神。

生活的疲憊,讓林懷民重新思考生命的進退,他開始想印度,想菩提迦耶,想心靈的家。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