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楊婷喻:不糾結完美,效率取分致勝

技職之光1〉2019技職奧運汽車噴漆台灣首金暨代表團MVP
文 / 謝明彧    攝影 / 賴永祥
2020-02-17
瀏覽數 31,700+
楊婷喻:不糾結完美,效率取分致勝
在BMW總經銷代理商台北依德實習的噴漆國手楊婷喻。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根據教育部統計,台灣連續10年高職生人數多於高中生;102學年度前,技專與大學的學生人數幾乎是50:50,如果時間拉到更早,台灣技職教育培育出來的人數,遠遠大於大學。

這麼一群撐起台灣社會的中堅力量,卻在「學歷至上」的刻板印象下,長期受到忽視。然而去年下半年,台灣的技職力量開始不斷映入大眾眼簾。

2019年8月在俄羅斯喀山舉辦、素有「技職奧運」之稱的國際技能競賽中,台灣代表團奪下6金4銀5銅23優勝,世界排名第4。佳績不只吸引十數家媒體報導,影片瀏覽人次破千萬,回國後更由行政院長蘇貞昌舉辦記者會表揚,並邀請登上10月國慶大遊行。

正如蘇貞昌在記者會上所說,教育的目的是讓每個小孩都能適性發展,未來產業的發展與轉型,更需要「能實做的人才」,技職教育,將是未來人才的重要動力。《遠見》今年特別邀請在技職奧運上奪下汽車噴漆金牌、獲選台灣代表團「國家代表選手」的台北科技大學楊婷喻擔任封面人物,看見她怎麼「想清楚自己要什麼,找出強項、設定策略並確實實踐」,成就貨真價實的新台灣之光。

很多人看到我,第一個問題都是「你一個漂亮女生怎麼會來當黑手?」當然不是我有什麼先知卓見,就像大多數國中生一樣,我畢業時也完全不知道自己未來要讀什麼。

我知道自己不是讀書的料,第一件事就是把高中劃掉。而高職當時最夯的領域是觀光、餐飲和外語,但自己成績不夠優秀,觀光和餐旅科系競爭激烈,我應該考不上什麼好學校。

至於外語,我爸說,外語當然要好好學,但因為是「基本條件」,一定是附加在財管、國貿等其他科系上,才會有價值。

誤打誤撞進汽修 發揮女性強項

既然熱門科系都沒勝算,最後我把「護理」當作第一志願,其次是「高工」。結果沒考上護理,就這麼誤打誤撞地進入工科了。

爸爸是學冷凍設備出身,我本來也想那就選冷凍相關科系吧?倉儲物流是未來熱門產業之一,但爸爸第一個跳出來反對。

熟知業內生態的他說,冷凍產業機具大,領域也窄,對女生來說出路不好。爸爸建議,汽車品牌多、通路廣、產品成熟,未來不管走維修、保養、銷售都可以,而且汽車產業女生多,畢業後出路絕對比冷凍好。

高工時,我就獲選學校的汽車維修技術選手。這個領域的高手眾多,許多同學從小就熱愛汽車,我在國內賽的表現雖然不差,但也不到頂尖,始終無法突破。

大學時,我仔細思考後發現,「汽車噴漆」或許是一條新路。一來,台灣並沒有特別注重噴漆,噴漆只是汽修課的附屬課程。學校教噴漆的老師也是汽修科兼著教的,比較深一點的疑問,有時連老師自己也答不出來。二來,汽修牽涉到電路電機等比較專業的學科內容,對學歷的要求較高。而噴漆是一門熟能生巧的科目,只要熟習基本技巧,不斷練習,加上個人美感,就有機會勝出。

兩相比較,我喜歡練習,而女生對於顏色、造型又天生比很多男生強;北科的學歷,放在其他噴漆選手間也是勝出。發現自己在噴漆有優勢後,大學時我就正式轉練噴漆,第一次比賽就拿了銀牌!我發現,思考後的選擇真的沒錯。

國中時我常有「不知道怎麼選只好隨遇而安」的心態,但經過這次經驗,我開始學著把事情想透澈後,再找出最有勝算的路;或許不能100%肯定這個選擇一定最佳,但「動手前先動腦」,至少可以少走些冤枉路。

賽前先研究 擬定最佳得分策略

大學時我獲選為噴漆國手,目標是前進「國際技能競賽」,從集訓開始,我就運用這套「先想再做」的方法。那時看到前一屆選手比賽作品美到不行,卻連優選都沒有,我和老師都想不透。

我決定找出比賽規則和評分標準,研究國際大賽到底是怎麼玩的?過去比賽會事先公布題目,現場針對題目調整30%內容,賽題往往「為比賽而比賽」,非常正規又制式。但今年開始,比賽題目不會預先公布,考題也宣告會「更實務」,內容偏向工廠實做項目。

接著,我把去年學長的成績單找出來,馬上明白為何上屆作品那麼好卻沒得獎,因為評分表上「一堆零分」。

原來比賽評分不只是看結果,更重視過程,例如一開始的清潔有沒有做徹底、是否用對清潔劑、是否拆卸正確、是否把防塵貼貼在對的位置等等,每道標準工序,都是一分。

我恍然大悟,既然設計美感上的分數無法掌握,那工序上的分數就一分都不能掉。畢竟光是拿對清潔劑就一分,這麼簡單的事情如果還拿零分,實在太虧了。

雖說大會沒有公布評分項目清單,但我很清楚,標準只有一個,就是原廠操作手冊。我找出噴漆原廠手冊,對應噴漆過程每道工序,細細拆解「哪些工序寫在手冊上」「對於工序原廠的建議又是什麼」。我要求自己每一個動作,都要拿下分數。

實作上,還是有些必須自己揣摩清楚的灰色地帶,有時我自認為某個動作照手冊來說應該要這樣做,卻被老師要求修正。

但我不是「乖學生」,和其他選手一樣照做,而是反問「為什麼?」如果老師說不出道理,我就不會接受,我的每個動作都要有根據,不能只是憑經驗或照感覺。

另外參照學長姐的經驗,很多人在賽事中會發生做不完的狀況,就表示有很多動作是做白工。除了修正動作成為標準版,我也請同學和老師幫我計時,反覆排流程。如果拆卸、清潔到噴完一扇車門,只有10分鐘,那我要先做什麼、再做什麼、每個工序又只能給自己幾分鐘?把每個環節都模擬出來,我要用最短時間、做最少動作、做出最標準的工序。

先動腦再動手 少走冤枉路

在喀山比賽現場,我腦中想的不是「我要得牌」,而是「動作流暢」,這也是我在思考「比賽目標」後給自己的心理建設。

我平日是BMW總代理經銷商台北依德車身課員工,工作成果是客人的汽車盡善盡美。但比賽是在有限時間內的一次機會,「如果做到最好卻沒有分數,那就沒意義了!」因此我不糾結在每個環節到底是不是最完美,而是改用最有效率的取分模式來完成比賽。

在俄羅斯喀山比賽現場,楊婷喻不躁進,專注完成每個指定動作項目,盡可能減少失分;國際技能組織(WorldSkills International)提供。圖/在俄羅斯喀山比賽現場,楊婷喻不躁進,專注完成每個指定動作項目,盡可能減少失分;國際技能組織(WorldSkills International)提供。

比賽結束時,我不知道是不是得名,但我鬆了一口氣,因為在時間內完成了。最後當被喊到金牌是「Chinese Taipei」時,我先是一驚,然後超開心地從座位跑上頒獎台,忍不住大喊「我幫台灣拿下第一面噴漆金牌!」

我不是特別會讀書的人,但在人生的選擇上,自己動腦思考後再決定行動,永遠比照著別人的話做更值得。與其事後抱怨別人幫你做錯選擇,不如找出自己最有優勢的地方,評估怎麼讓勝算提升,就能比別人少走很多冤枉路。

【2020大學暨技職入學指南】〉帶您看見高教新策略

2020年02月

2020大學暨技職入學指南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北科大BMW大學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