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學會聰明地活著!社會是很危險,但也是很溫暖的

在吃虧中成長起來
文 / 一流人    
2020-02-11
瀏覽數 5,800+
學會聰明地活著!社會是很危險,但也是很溫暖的
僅為情境配圖。圖片來源:pexels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編按:社會是很危險的,你不僅要學會大膽,更要學會聰明的活,與此同時你要明白,這個社會也是溫暖的。(本文摘自《生活沒有變得更好,只是我們變得從容》一書,以下為摘文。)

我想起之前一個女同事告訴我的一件事情。 她跟一個男生朋友去逛街,在街上有一家熱鬧的冰淇淋店,就是那種你可以自助挑選口味的購買方式,最後按重量來算錢,男生朋友拿著小碗開始舀冰淇淋,另外還裝了很多切好的水果,最後稱重的時候差不多要450元。

女同事跟她的男生朋友兩個人都傻了,覺得也不過才裝了一點而已,然後老闆告訴他們說價錢早就寫在小黑板上了,而且這個冰淇淋也不是那種普通的冰淇淋,成本蠻高的。

女同事大概在心裡琢磨了一下,說這個分量在別的地方大概也是兩三百,到了這裡可能是鬧區,店面比較貴,人流量也很大,本來做的就不是熟客生意,多加個一兩百元其實也可以理解。

女同事在心裡安慰了一下自己,然後叮囑自己下次不要再輕易的嘗試這種有點小上當的事了,就在她準備結帳的時候,她身邊的男生朋友居然不願意付錢,並且開始跟老闆對峙起來。

這個中間斤兩多少差距的問題我終究不知道,我只知道,女同事說到了後來兩人吵得不可開交,這個男生朋友居然要把冰淇淋退回去!

老闆肯定是不答應的,只是這個男生朋友也開始不依不饒,最後的結果是驚動了警察,因為男生朋友居然打了電話報警。

這件事情的收尾是,警察過來協調,最後以兩百五十塊錢成交,這個女同事告訴我,周圍所有人都圍著他們在看熱鬧,她已經不好意思到恨不得鑽進地洞去了,可是這個男生朋友義正言辭的說要維護自己的消費者權益,哪怕女同事說她來出錢結帳,男生也一口拒絕。

那天下午,我的這個女同事根本就沒有心情逛街,於是早早的就回家了,從此以後她再也沒有跟這個男生朋友逛街了,甚至說聽到這個名字就害怕。

我至今不知道怎麼去判定這件事情的誰對誰錯,因為我自己也經歷過被這種有些小投機取巧的價格矇騙。

在大學的時候我陪閨密 W 小姐去另外一所學校參加考試,因為學校在很遠的郊區,所以我們提前一天就過去了,那邊很偏僻,沒有飯店跟旅館,我們跟別人請教,說因為這個學校經常舉辦大型的考試,所以周圍的居民都有提供日租套房。

那天傍晚我們過去了,果然路上很多大叔大媽招呼我們要不要住房,我們挑了一個比較和善的阿姨,她說兩百元一個晚上,我們覺得還行,於是就過去了。

等我們拿出行李,床鋪開始打亂的時候,阿姨過來收錢了,她說一共四百塊錢。

我們很訝異,她說,我之前說的是兩百塊錢一個人住一晚。

我當時眼前就開始恍惚了,因為住旅館的邏輯不是這樣的,但是沒辦法,當時我們已經住下了,天色很晚,也沒有精力再去找別的住處,只能硬著頭皮給了四百塊錢。

現在回想起來,這不算什麼大錢,只是那一刻很不舒服,那一天晚上說實話其實住的也並不安心。

其實這樣的小事情還有很多,小到最簡單不過的就是提前詢問餐廳的服務費,以及小菜要不要另外收費,大到我現在出去旅行的時候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搜尋旅行攻略怎麼不被這些小技倆拐騙。

我們總是在吃虧中成長起來,而且我開始明白一點,人們時時刻刻行走於吃喝住行的消費中,我們不能用人品用道德去奢望這個社會能夠公平公正一些,只能先多累積一些自己的社會歷練,僅此而已。

都說人之初性本善,可是有時候我甚至會懷疑人之初是性本惡的,這樣人類才能生存下來。

人和人之間的友善是相互磨合出來的,爭吵跟不愉快也是相互添油加醋出來的,當這個社會依舊處在還不能夠用文明道德來約束一些事情的時候,我們唯一能夠做的就是讓自己多一份克制跟忍讓。

也許會有人說,那些做短斤缺兩生意的人,難道我們就不應該站出來討伐甚至是抵制嗎?如果大家都忍讓那麼這些惡習不就成了真理了嗎?

我的意見是,如果希望得到公平的對待,你大可直接去大型的超市一類的地方進行採購,這樣價格明細有理有據,但是有需求就會有市場,如果一個小小的水果攤上的價格要比超市便宜很多,哪怕少了幾兩也照樣會有人去買單,不管你同不同意,這就是現實所在。

我家樓下擺攤賣水果的大叔,早出晚歸頂著大太陽,自己曬出一身汗,也要隔一段時間給水果澆水保持新鮮,有時候還要擔心警察過來開單。

你會發現,這個世界裡每個人都在努力的生存著,除了那些極少數的奸詐手段使用者,我寧可相信大部分人也都不過是為了讓自己生活得更好一些罷了。

至於那些在旅行中遇到的很極端的天價事件,隨著大家旅行的普及率高,即使這種事情依舊存在,但是我們至少也應該提高一些自己的見識,不要輕易聽從那些非正規導遊的建議了。

碎碎念這些,無非就是想要告訴自己,社會是很危險的,你不僅要學會大膽,更要學會聰明的活,與此同時你要明白,這個社會也是溫暖的,那個固定送水來我家的男生,我每次都會給他一罐冰箱裡的飲料,道一句謝謝辛苦了。

有一次他送水過來,碰上我在做飯,他笑著問你一個人做這麼多菜啊?

我笑著回答,吃不完也能打包帶去公司啊。

送他到門口的時候他告訴我,我在這區送水這麼多年,會說一句感謝,然後等我走到樓梯下面了才輕輕關上門的,你是頭一個。

《生活沒有變得更好,只是我們變得從容》一書,達達令著,時報出版。圖/《生活沒有變得更好,只是我們變得從容》一書,達達令著,時報出版。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感謝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