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化解與大自然的糾紛

文 / 魏棻卿    
2001-09-01
瀏覽數 15,050+
化解與大自然的糾紛
Line分享 articlefont

對於一個從未拜訪過大興村的外地人而言,除了對眼前的巨石枯木感到不可思議,漫山遍野的檳榔樹和插在土石堆上的紅旗、黃旗,一樣令人感到好奇。「紅旗代表著挖過了,黃旗就代表還沒挖,」一位幫忙遞茶水給怪手司機的國軍弟兄解釋。

災難主因 人與自然爭地

在此次的桃芝風災中,因為死傷人數較多和土石流大面積覆蓋,大興村成為花蓮縣最嚴重的災區。但是比起南投等其他災區,大興村所僅存的幸運,就是對外交通還能通行。

「與河道爭地」,是相關專家學者看待大興村受災嚴重的普遍觀點,反倒對於大興村的大宗作物——檳榔樹,並沒有太多的責難。

大興村正處於兩條溪流的匯流處,是所謂的「谷口地區」,也是土石方的堆積段,一旦大雨降臨隨時會發生危險。但實際上,大興村民卻利用堤防建造來規範溪流的河道,將多餘土地用來建造房舍和種植檳榔。

根據一位當地的村民表示,大興村是花蓮種植檳榔樹的大宗,賣價和賣相都很好。因為當地出產期正逢全台其他地區的空缺期,加上當地水質佳、種在山坡地,口感特別好。

雖然檳榔樹在此次並非肇事主因,不過其所造成的水土破壞也是事實。因為淺根性的檳榔作物,根本阻擋不了任何的土石,而且因應檳榔種植而所開的山間農路,也可能是造成地質崩壞的原因之一。

當然,大興村也不脫降雨強度和地質地形的問題。根據調查,花蓮光復一小時的降雨量就達到了一百五十六公釐,相當於一千年頻率降雨強度。在地質方面,雖然中央山脈減弱了九二一地震對花蓮的破壞性,「但平時,花蓮發生地震的頻率卻比其他地區多,」行政院農委會水土保持局第六工程所所長趙國昭認為花蓮的地質也多少受地震因素影響。

東華大學自然資源研究所教授陳紫娥進一步分析,大興村地處谷口右岸,恰為清水溪向左彎曲的攻擊坡,再加上豪雨助虐,山洪挾帶大量土石衝破右岸堤防後,直搗堤岸邊的房舍,造成嚴重傷亡。

在人與河床爭地的長期拉扯下,人類不斷地去探測大自然的極限,看著眼前自然填補而成的平坦,「這才是河道它原有的樣子,」中興大學水土保持系教授陳樹群雙手筆畫著說。(魏棻卿)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