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立場並沒有變,愛卻更深厚了!如何停止家庭中的政治戰?

文 / 一流人    
2019-12-27
瀏覽數 16,400+
立場並沒有變,愛卻更深厚了!如何停止家庭中的政治戰?
僅為情境配圖。圖片來源:pakutaso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常有人預設,在政治立場上有嚴重分歧的伴侶註定走不下去;誰想要一直吵架?誰又想壓抑自己心中強烈的信念?當你唾棄伴侶所深信的理念,愛與同理心又怎會在這種緊張的氛圍中滋長?大多數人都無法想像,和平喜悅可能存在於如此關係中,且彼此總是不會孤單或生氣,或者都不會。這個預設是錯的。

沒有人必須無條件接受家中政治對立的苦難。許多政治立場相異的伴侶,不願因彼此的嚴重分歧而分開,於是努力拿捏好分寸,自我提醒,確實找出相敬如賓的辦法。這些人通常也是幾經磨難後才找到相處的辦法,就像我與丈夫一樣。整個過程需要努力與善意,但有哪種關係不用付出心力維持呢?

我所訪談的夫妻、情人與密友們,都在差異的意識形態中找到了相處方式,都相信彼此的感情更堅固、更有修復力,因為他們知道如何面對彼此對重大議題的看法不一樣。他們不會質疑彼此共同的基本價值,包括恆久的愛、尊重與相互取悅,就像坐在同一艘船上的好隊友。

他們所經歷的過程顯示出,不同政治立場的伴侶能相處融洽,也應該朝這方向努力。如果彼此都有善意,就能找到辦法,把這個過程延續下去。那道將彼此隔開的裂縫,其實並沒有如他們恐懼的那般危險。

「我愛丈夫勝過愛我的國家」

在2016年的選舉之夜,卡羅斯與南希居住的紐約公寓可不是個甜蜜之家。47歲的卡羅斯是位餐廳老闆,41歲的南希則是房地產仲介,他們結婚五年,在一起的時間一共八年,在總統大選時各自投給不同的候選人。撇除政治立場,他們的感情超好,對川普意料之外的當選卻有截然不同的反應,差點破壞了夫妻感情。「我當時真的很不爽,」南希回想道,她是個滿腔熱血的自由派女性主義者。她說:「我的反應很激烈,一時風雲變色,那個很像我前同事的沙豬變成總統了。我哭個不停,覺得很不安,很脆弱。卡羅斯說不要再哭了,讓我更加生氣。」

「她哭的時候,我覺得很無助。我感覺應該要安撫她,但做不到,就像我和我媽的狀況一樣。」卡羅斯解釋道:「她覺得我讓那樣一個男人當選,就是背叛她,但我覺得投給川普很合理。我沒辦法投給像希拉蕊那種放任老公為所欲為的女人。這是第一次我投的人選上了,所以會很想為自己辯解。」卡羅斯的解釋坦白又有誠意,且儘管他們對於川普選上的看法不同,卡羅斯還是對南希的感受有同理心,讓南希感覺好了一些。她說:「我知道,當我難過的時候,他也不好受。」但她還是很痛苦。

立場並沒有變,愛卻更深厚了!如何停止家庭中的政治戰?圖/僅為情境配圖。取自pexels

他們的生長背景大不相同。南西出身自古老家族,1630年祖先就來到美國新英格蘭地區,而卡羅斯則自稱「第一代拉丁裔共和派,可說是稀有動物,據我所知只有一個人」。許多事情南希都以他為傲,也很保護他。她說:「他是我的寶貝,我不想聽到朋友用高高在上的口氣對他講話。他們沒有察覺到自己的優越感,因此永遠無法設身處地,站在他的立場上思考。」但在選舉之夜她卻傷心欲絕,彷彿兩人之間裂出一道她之前未曾發現的感情鴻溝。

那晚所感受到的痛苦與緊張是個警鐘,他們意識到,如果不想辦法處理政治歧見,婚姻就會觸礁。所以他們將問題說開了,而做了讓兩人都比較好過的決定:保持審慎的沉默。

南希說:「關於政治議題,我們大概四成意見相同,剩下意見不合的部分,就不會去談。卡羅斯會想要繼續討論所有事,但我會中止對話,因為這樣子講下去對兩人關係沒有好處。我必須這麼做。我愛丈夫勝過愛我的國家,所以我們得找出方法克服歧見。」

「就那一次,我們聊得很深入,然後發現彼此都很激動,所以就停下來了,」卡羅斯簡短地說,但語氣中依舊有感情,「彼此的愛永遠是最重要的。」

他們之所以能恪守原則、主動避免爭執,是因為即使面對嚴重的意見不合,它們仍十分感激對方的努力。愛是第一順位,政治遠在後面。在悲慘的選舉之夜後,南希更是見證了這件事。大選後不久,南希表示自己隔年1月要去參加華府的女性大遊行,在總統就職後一天上街反川普。雖然卡羅斯投給川普,他依然全心支持南希。「我說要去參加,他表示非常支持,」她說,「還確認我有穿得暖,吃的喝的都有帶著,然後半夜三點送我出門。」

行為才是最重要的,卡羅斯表現得溫柔而真誠。

「我們不再想改變對方的看法」

像丹尼爾與凱倫.施瓦茲這對夫妻如此相像,讓人覺得他們的意識形態也相同。他們結婚六年,一共在一起八年,共同經營二手書生意,並且十分關心時事。兩個人也都是同一個教會的福音派基督徒,將信仰視作人生的基石。但是,他們對信仰的理解大不相同:丹尼爾認為他們的教會太偏向自由派,凱倫卻覺得太過保守。若夫妻雙方都相信政治理念能反映宗教信仰,那麼一旦理念起了衝突,情況就會一發不可收拾。然而,結局卻來個大逆轉。他們一開始懷抱著傳教士般的熱情,想改變對方的思想(可想而知,效果並不好),之後便齊心努力,理解並轉變兩人的互動型態,結果相當成功。

他們剛交往的時候,幾乎在每個難解的議題上,都會激烈地吵起來。一次次的小爭執造成緊繃情緒高漲,最後他們決定,政治話題一概不談。凱倫說:「在一起的前三年,我們每次談新聞時事,都會愈講愈大聲,想好好教訓對方。現在有時還是會不小心拌嘴,每個禮拜聊一次重大議題,甚至常常一個禮拜會聊個三次以上。」她經常是開啟話題的人,但幸虧共同努力克制,大多數情況下都沒有吵起來。

轉變的因素是什麼?對凱倫而言,除了自我克制與過往的經驗,她也愈來愈欣賞丈夫的性格,最終他們的重大分歧就不再成問題。「我逐漸明白並相信,他沒有瞧不起別人。我也不再擔心他是不是不在乎他人的苦難。」最後,她學會用不同的方式陳述意見。「我問丹尼爾的問題沒那麼尖銳了,不再以『你怎麼會認同這種事』開頭,而是改說『我在公共廣播電臺聽到保守派不喜歡某政策,你覺得他們提出的評估合理與公平嗎』。我學會先傾聽再表達。現在,在說出『你怎麼會這樣想!』之前,我會克制自己。」凱倫的鬥志以及堅定的信念依舊沒變,但表達方式變得比以前含蓄,也比較不好辯。

雖然像移民這類敏感話題,他們其實還是很難冷靜地談,但態度至少比以前更平靜、成熟了。凱倫將此歸功於他兩人共同的努力。施瓦茲夫婦了解到,語調及態度很重要,而最重要的是放棄頑固的希望。「我們所做出最重大的改變,」如同凱倫所說,「是放下了改變對方的希望,並專注於理解對方。現在我會說『你覺得這有道理嗎』,而不會想『希望找出一篇觀點正確的文章,讓他有所領悟』。」

態度轉變帶來的正面效果,不只發揮在討論政治上,許多立場不同的伴侶都發現有這附帶好處,獲益良多。「我比較不敏感,他也比較不固執了。他以前總是會為了證明自己的論點是對的,拿研究論文給我看,不聽他的,他好像就會生氣,」凱倫說,「現在他知道,我沒有覺得他不關心社會,或是講得天花亂墜。」他們兩個之間終於不再互塞文章。

他們從共同生活中學到,即使對一件事持相反意見,也要互相信任。「我們得先在關係裡變得舒適自在,並尊重對方是一個聰明、正派的人,才能在聽到自己討厭的觀點時,不會想要改變對方。即使對方在某個議題的看法上大錯特錯,自己心裡也會很清楚,他是值得尊重的人。」只要欽佩你的對手,爭執的火藥味自然就不會那麼重。

立場並沒有變,愛卻更深厚了!如何停止家庭中的政治戰?圖/他們從共同生活中學到,即使對一件事持相反意見,也要互相信任。(僅為情境配圖,取自shutterstock)

不再強迫對方改變思想,放棄想在爭執中占上風,這樣態度都很重要。現在就算沒那麼贊同對方的立場,但也不再重要,也不再是威脅兩人關係。就我自己的婚姻經驗來看,這樣相處起來比較自在。

最重要的是有共同價值觀。「我們保有的宗教信仰比政治觀點來得更重要,」凱倫說,「宗教帶給我們政治以外的共通點,但哪個黨派的立場最符合教義,我們的看法還是差蠻多的。」

凱倫對丈夫的欣賞,甚至改變了自己對他政黨的看法。她給予自己的結婚對象高度評價,對保守派的態度也跟著改變(這種事確實很少見)。她告訴我:「一開始,我不覺得自己很有可能和一個保守共和派在一起,有些人甚至無法想像。在我遇到丹尼爾之前,和大家一起罵保守派多壞、多蠢,是增加團體凝聚力的一個方式,但真的和保守派交往後,這種行為就很困擾我。現在只要有人罵保守派全都又壞又蠢,我就會前去辯論一番。」他們夫妻終於在政治方面有一件事完全同意彼此,那就是都反川普,對於任何一個和反川普保守派結婚的自由派來說,有如此的喘息空間很令人開心。

施瓦茲夫婦也發現,說話音量很重要。這個因素比一般人想得還重要,控制音量能避免爭執中敵意快速上升,但這需要自覺。「不管什麼時候,只要我們討論政治,就會愈講愈大聲,還會打斷對方,」凱倫說,「我聯想到四歲時和弟弟吵架的情況。」人們時常自認為全然理智,卻不完全是真的;探索童年時不理性行為的起源,有助於以正確的角度看待成年後的爭執,甚至能將幽默注入爭執中,讓彼此轉換情緒。

丹尼爾有很多觀察和妻子相同。「我們一起成長了,」他說,「我們有足夠的信心,不用改變對方的思想。我們彼此信任。一般人總覺得在關係中有相同的政治立場很重要,但實際情況不是如此。」對一個十分重視自己政治理念的男人而言,能講出這番話真的很棒。他沒有低估爭論的激烈程度,也知道還可能激起強烈情緒,因此能有這番成果,著實令人佩服。

「我們的方法就是:學著更了解自己。例如,我們講話容易提高音量,讓對方覺得要準備吵架。仔細反省後,下次把語氣放軟一些,彼此就不會生氣了。如果一開始對方態度強硬,我也會不想退讓。我們現在越來越不會這樣做了。帶來改變的因素之一,就是懷著真心的善意。你有可能上網時看到一個議題,然後想『另一派的人怎麼可能認同這種東西』。但假使你的評論能婉轉一點,並願意去注意自己的推論過程,就有助於更客觀地看待另一派對同一個議題的看法。」

就我所見,在關係中政治立場不同但能好好相處的所有人有個共通點,就是懷有真心的善意,要做到這點,通常會花點時間。

我想知道,在他們做了這麼多努力之後,還有什麼事是沒辦法好好討論的。丹尼爾毫不遲疑地告訴我:「就是移民議題。我們的底線不同。相信某件事是錯的,但不見得會認為它違法。在這種情況下,良心就是重要的考量因素。總之我深信,國家主權至高無上。」他在不同事情上的立場有些微的差別,顯然有經過審慎思考,因此我能理解,為什麼凱倫會這麼欣賞丹尼爾的深思熟慮,儘管她堅持反對他所下的結論。

丹尼爾承認,他們依然需要努力控制自己,謹慎地講話。每對政治立場不同的伴侶都必須這麼做。「我感謝我們學到的一切,主要是冷靜與傾聽,那對彼此的溝通很有用。你總是有一股衝動想打斷對方,然後說『你錯了』,而你得努力自我控制。」

施瓦茲夫婦談及爭執及情緒如何逐漸轉化時,雙方的說法非常接近,這足以證明他們已經克服許多障礙。施瓦茲夫婦明顯地改善了他們的互動方式,否則意見分歧時的互動的確會撕裂婚姻。他們在那些議題上的立場並沒有變但愛卻更深厚了。

立場並沒有變,愛卻更深厚了!如何停止家庭中的政治戰?本文節錄自:《在家不要談政治:擁抱不同立場,修補彼此的關係黑洞》一書,珍.賽佛(Jeanne Safer),劉議方譯,時報出版。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家庭選舉閱讀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