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大哲學家帶我們看死亡:把悲傷變成機會,迎向更踏實的人生

毛小孩走了,我該怎麼繼續活下去?
文 / 一流人    
2019-12-06
瀏覽數 13,550+
大哲學家帶我們看死亡:把悲傷變成機會,迎向更踏實的人生
僅為情境配圖。圖片來源:pixabay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編按:馬丁.海德格是德國哲學家,在現象學有舉足輕重的影響。1923年起擔任馬爾堡大學教授,作育英才,影響深遠,多位學生日後成為思想大家,如漢娜.鄂蘭(Hannah Arendt)、列奧.施特勞斯(Leo Strauss)、漢斯.約納斯(Hans Jonas)。

你的狗死了,你的盟友走了,你得孤獨面對沒有狗吠聲,但讓人頭暈目眩的一片虛無。

海德格的思想主要圍繞著煩惱、憂慮以及存在問題打轉,這些的確和養狗不太對味,然而他最厲害的地方在於,他表示我們把大部分的生命都浪費在日常瑣事和廢話連篇中。以這項觀察為起點,他幫助我們重新整頓現實生活的腳步,讓我們找回踏實又有意義的人生;雖然得透過像愛狗去世這種摧殘人心的事件。

大哲學家帶我們看死亡:把悲傷變成機會,迎向更踏實的人生圖/德國哲學家馬丁.海德格。取自維基百科

因為在海德格的學說中,死亡占有很重要的地位,這使得我們可以藉由失去寵物探討他的思想。他建議我們把悲傷變成機會,這樣才能進一步認識自己,並了解人生該走向何處。不過為了此故,我們要能臨死不懼。

然而,令海德格懊惱的是,一般人都以為死亡是常見的意外事故,是稀鬆平常的事件,沒必要深入追究,反正我們終將一死,無人能夠倖免。何必浪費精神在我們早晚要面臨的死亡?而且我們也無能為力,倒不如關心那些無關緊要的瑣事。

只要死亡是一個遙遠、不確定的概念—死期在何時也不能確定,或者頂多是搖滾風套頭衫上的一顆骷髏頭像—死亡便很容易被撇在一旁,和我們只有遠距離的關係。

人不免一死,不過這裡的「人」並不特別指某人。我們繼續若無其事地履行家庭、職業以及社會的責任,一如既往過得無憂無慮。不過,面對空蕩蕩的狗屋,這個原本對我們不痛不癢的「人」,卻有了另一張臉。

死亡讓撒嬌和溫柔也消失不見了。我們逃不過它的法眼,它給我們當頭棒喝,把我們從微不足道的瑣事中拉出來。這時,我們不再逃避死亡,終於能深刻體會到海德格所說的「此在」(譯注:dasein,這個詞在海德格的作品《存在與時間》中占有極重要的地位。透過它,「存在」(Sein)與「時間」(Zeit)發生了根本性的關聯,從而打開了理解「存在」這個古老但久已被人「遺忘」的問題「視域」(Horizont)。目前為止,這個詞在海德格著作的中文譯本裡被譯為「此在」「親在」「定在」等等),也就是「我們的存在」。他用這個奇怪的說法,以表示我們的人格以及讓我們變得獨一無二的特質。

發生在我們公寓的死亡事件絕不是一場悲劇而已,它更是一個新起點,促使我們迎向更踏實的人生,而不再只是把自己淹沒在千萬瑣事或無謂的煩惱中,被一些虛偽的約束折騰,像是米色地毯上的腳印或塑膠胡蘿蔔狗玩具。

依海德格之見,「此在」被切割成若干面向,其中一個面向讓我們成為「為死存在」的人。這又是一個複雜的概念,意指我們是注定要死的個體。

不過請注意,雖然這些概念看起來不太快樂,但海德格真正想表達的含義並不負面,他純粹想提出死亡是人類的現實境況。

我們一味逃避死亡,用漠不關心來抹煞它的存在,但追根究柢,我們其實是在逃離自己的本性。不肯思考死亡,無異於不肯面對我們根本的焦慮,而這根本的焦慮—生命終有一天會畫下休止符—卻成為我們的特徵。

藉著愛狗離世接納死亡,並學習思考死亡,其實能幫助我們認識自己,重新賦予日常生活真實的涵義。接受我們不免一死的事實,死亡也因此成為我們人生的核心。

人誕生、來到世上時,便已經垂垂老矣,離死亡不遠。對人、對狗,都是這麼回事。

對海德格而言,踏實的人生是自知會走向死亡並有自覺性的人生,而且無論發生什麼事都能坦然接受。

知道自己會失敗,並勇敢、客觀地接受,將有助於我們過著殷實的日常生活,遠離繁雜瑣碎和雞毛蒜皮的小事。面對忠實好友的離世,雖然讓人只想蜷縮在床上,愛撫牠最愛玩的刺刺球,用各種方法撫平悲傷,但我們不能屈服誘惑,拒絕接受事實。

狗狗走了,卻給了我們很寶貴的機會鼓足勇氣,面對殘酷的失落感。

再說,把下一隻狗取名為「此在」也不錯嘛,不是嗎?

高情商哲學處方箋

◆ 我們一味想著無聊瑣事,便失去人生的意義。

◆ 每個人都是一個「此在」,也就是一個獨一無二的存在。

◆ 體認到死亡並不可悲,反而能賦予人生意義,讓人體認到及時把握生命的重要,而不是整日庸庸碌碌,把精力都浪費在雞毛蒜皮的小事上。

哲學家速寫 馬丁.海德格 Martin Heidegger, 1889~1976 於德國梅斯基希小鎮(Messkirch)出生的海德格,在一個虔誠的天主教家庭長大,自青少年時代起就大量閱讀神學書籍和亞里斯多德的作品。原本立志當一名神父,但後來因為發現宗教與哲學兩相對立,兩者不能並存而放棄志願。 1916年成為哲學家埃德蒙.胡賽爾(Edmund Husserl)的個人助理,兩人都熱衷研究現象學(編按:對經驗結構與意識結構的哲學性研究。認為每一表象都是對某物的表象,意識也總是相關於某物的意識)。海德格對胡賽爾欽佩有加,但不久後就和他分道揚鑣。 1923年起擔任馬爾堡大學(Philipps-Universität Marburg)教授,作育英才,影響深遠,多位學生日後成為思想大家,如漢娜.鄂蘭(Hannah Arendt)、列奧.施特勞斯(Leo Strauss)、漢斯‧約納斯(Hans Jonas)。 海德格絕大多數作品都在探討存在的真諦,是什麼造就我們的存在。 1930年代是人類史上的政治黑暗期(編按:此一時期極權主義興起,法西斯主義、納粹主義與史達林主義、軍國主義皆在世界各地崛起,影響後十年的世界動盪)不過哲學思想卻大放異采。雖然當時的形上學被後世視為妖魔邪說,但也留下不可忽視的影響力。 就靠這本書,抵抗情緒危機《存在與時間》(Sein und Zeit) 出版於1927年,雖然用詞艱澀難懂,卻堪稱當代形上學的代表作。海德格展開史無前例的研究,探索存在的意義並對時間加以分析,而時間的分析可做為了解存在的工具。

大哲學家帶我們看死亡:把悲傷變成機會,迎向更踏實的人生
本文節錄自:《人生雖然有點難,我靠哲學搞定它》一書,瑪莉.侯貝(Marie Robert)著,陳蓁美譯,Dorothy繪,究竟出版。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哲學死亡德國閱讀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