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全方位抗癌症

文 / 林季蓉    
2001-08-01
瀏覽數 13,000+
全方位抗癌症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是否覺得近來聽到親友罹患癌症消息的頻率好像愈來愈高了?根據衛生署所發布的1999年國人十大死因,惡性腫瘤已經連續十八年霸占榜單之首。若以更具體的數字來說,在台灣,平均每十七分半,就有一人死於惡性腫瘤。如此驚人的統計數字,怎不令人感到憂心和恐懼?

不過就在2001年的5月,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以破紀錄的明快速度核准了一種名為Gleevec(原名Glivec,又名STI571)的癌症新藥,主要用來治療慢性骨髓性白血病(Chronicmyeloid leukemia,俗稱血癌)。消息一出,全球各地的癌症專家、患者和親屬,無不欣喜若狂。Gleevec真的是大家企盼已久的轉機、甚至是奇蹟嗎?

Gleevec血癌新藥新希望

慢性骨髓性白血病是一種相當頑強的癌症,患者體內的白血球會出現不正常的增生現象。罹患初期並無明顯症狀,病情的發展亦相當緩慢。在美國,每年約有四千五百人被診斷罹患此一重症,大多數為中年或中年以上人口,但是也有可能發生在小孩身上。

根據美國《新英格蘭醫學雜誌》(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2001年4月報導的一項臨床試驗結果,五十四名原本對其它藥物產生抗藥性的慢性骨髓性白血病患者在服用Gleevec以後,其中五十三名的血球數已經恢復正常;其中五十一名在持續服藥一年以後,依然維持正常。專家表示,此一藥物也可以用來抑制一種罕見的胃癌。

Gleevec創造的佳績的確相當接近奇蹟,不過,美國國家防癌協會理事長克勞斯納(R. Klausner, M.D.)在分享喜訊之餘,仍不忘提出一連串的警告。首先,Gleevec並不適用每一名病患;可能造成的副作用包括噁心、嘔吐、肌肉抽筋和皮膚紅腫等等,有時候甚至會導致嚴重貧血。

再者,研究人員至今仍然無法確定Gleevec是否會引發長期性的安全問題,而且也無法確定治療時間的長短——短則可能三年,長則持續終生。 此外, 此一藥物的價格並不低廉,每個月約為2400美元, 而且還必須配合其它藥物一起使用,否則癌症復發的機率仍然很高。事實上,並沒有人宣稱Gleevec可以治癒血癌。

新一代的「制」癌策略

如此說來,Gleevec並非仙丹靈藥,為什麼能夠轟動全球,一舉登上全球各大報紙頭條和雜誌封面呢?

根據美國《時代周刊》的分析,即使無法排除眾多的不確定性,Gleevec的上市絕對是人類抗癌血淚史上一項重大的突破:它代表了人類與癌症鏖戰將近半世紀以來,首次出現的「革命性策略」。

過去三、四十年來,外科手術、化學療法和放射療法一直是最主要的三種癌症治療方式。一般來說,外科手術適用範圍和癌症期別有限,癌細胞殘留機率亦不小。化學療法和放射療法則被視為「玉石俱焚」的治療方式,因為好的細胞和壞的細胞同時都被破壞,而且接受治療的病人常會感到虛弱、噁心。相對於化學療法和放射療法的「地毯式轟炸」策略,Gleevec所採取的戰術則顯得聰明許多。套用《時代周刊》的說法,Gleevec像是經過嚴格訓練的「獵癌狙擊手」,直接瞄準癌細胞,或其最脆弱的環節,可謂槍槍中的,彈無虛射,更不至於濫殺無辜的正常細胞。

鎖定目標,直搗敵營

簡單地說,Gleevec可以直接關閉某種足以刺激癌細胞生長的生化訊號,一旦訊號受到阻礙,癌細胞的生長也會隨之中斷。專家表示,任何一個能夠刺激癌細胞生長的訊息很可能牽涉到數以百計的生化訊號,而這些訊號會經由同樣也是數以百計的不同途徑,抵達癌細胞,然後啟動癌細胞的分裂增生系統。因此,每一條傳輸致癌訊號的途徑,都代表一個最脆弱的環節,也就是狙擊手鎖定的攻擊目標。

不可否認的,人類與癌症過招數十年下來,可謂失望多於希望,但是科學家卻也累積了相當豐富的資訊和經驗。 現階段科學家幾乎完全掌握癌細胞仍處於基礎分子階段的運作方式。換句話說,科學家可以緊盯著癌細胞的生長過程——從單一細胞核出現DNA(去氧核醣核酸)異常或變體開始,直到全面侵略整個人體為止,然後針對癌細胞不同階段的發展,設計出不同的治療方式。這就是新一代癌症治療方式所運用的「基礎分子定標原理」(molecular-targeting principles),而Gleevec的上市,更進一步證實了這套原理的可行性,科學家因此感到格外興奮。

多元抗癌新方法

Gleevec只是新一代全系列抗癌軍備中的利器之一,科學家還在研發其他類型的治療方式,以因應不同策略的抗癌行動。舉例來說,正常細胞在經過一定次數的分裂和繁殖之後就會死亡,癌細胞卻可以無限增生,還能永垂不朽,並且襲擊、吞噬正常細胞,擴大地盤。因此科學家正在尋找重新設定癌細胞生命脈動的可能性,從而提早結束癌細胞的生命周期,讓癌細胞自行毀滅。

還有一項特別受到矚目的治療方式則類似於剪斷癌細胞的臍帶。如同正常細胞,癌細胞也必須仰賴足夠的氧氣和營養才能繼續生長。起初,癌細胞會從正常細胞組織中的血管吸取養分,然而假以時日,癌細胞就可以製造自己的血液供給系統。科學家正在發展能夠阻止新生血管形成的藥物,以間接的方式殺死癌細胞。

上述幾種治療方式都是以尋找癌細胞的弱點做為核心策略。同時間,另外一群科學家則在進行完全不同的策略思考。他們希望能夠提升人體本身的免疫系統,自行找出發生質變的組織並加以毀滅。不過這種方法較為複雜,目前尚無明顯進展,但是科學仍抱持相當樂觀的態度。

新一代的癌症治療方式才剛進入臨床試驗階段,可能還要再等上好多年才能真正救人一命。不難想像,建立這些軍備的代價必然十分昂貴。民間製藥公司宣稱,從研發到上市,一種成功的新藥至少要花費5億至10億美元的資金,原因在於美國法律規定任何一種新藥都必須經過長達十五年的動物和人體測試,才能上市發售,更何況每一個成功案例的背後,很可能另有五千個無法回收成本的失敗例子。

長期力抗癌症

愈是瞭解癌症的科學家愈是不敢輕言「治癒癌症」,一方面他們不希望帶給患者過高的期望,另一方面愈來愈多的醫生相信「根治」並不是對付癌症的唯一方法。

紐約史隆凱特林防癌紀念中心(Memorial Sloan-Kettering Cancer Center)的薩爾茲醫師(L. Saltz)選擇用棒球賽來比喻打擊癌症的過程,「我不認為我們有希望擊出全壘打,但是只要我們能夠連續擊出幾個一壘安打,最後還是能夠得分!」看來,與其把抗癌當做是一場非得爭個你死我活的殊死戰,還不如把它當做一場互相較勁的運動競賽,先不計較輸贏,只求先馳得點。這也是為什麼已經有人喊出「與癌症共存」、或是「與癌症共舞」的口號的原因吧!

癌症的英文cancer原意即為螃蟹,就是向四面八方伸展生長的意思。熟悉星座的讀者或許也注意過巨蟹座的英文就是cancer。癌細胞就像是一隻張牙舞爪的螃蟹,橫行無阻。既然同時要對付八隻爪子,單單一支鉗子怎麼夠?專家希望結合傳統的化學治療、放射治療,以及新一代的治療方式,全員集合,全面出擊。畢竟面對如此強悍的勁敵,單一的治療方式未免過於薄弱。不過專家對於「早期發現,早期治療」的原則,倒是口徑一致。

亞歷桑那大學的癌症專家高登博士(M. Gordon)在接受《時代周刊》訪問時所說的的一席話足以點明人類的勝算,「癌症研究一直是件令人感到滿足的工作,但是現階段的發展讓我感到特別興奮。我不禁開始懷疑,二十年或是二十五年後,我還能做什麼?我想我很可能會失業!如果真的如此,就太棒了!」

本文出自 2001 / 08 月號

第182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