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民主」興國?「民粹」強國?「民醉」治國?

2020總統大選短評
文 / 高希均    
2019-11-29
瀏覽數 31,200+
「民主」興國?「民粹」強國?「民醉」治國?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民主」不完美,不放棄,需要不斷修正補強;「民粹」短期或載舟,長期必覆舟;「民醉」提醒民眾要用投票下架那些「麻醉選民」的政治人物。

要解兩岸之結:只有靠大陸誠信,台灣自信,兩岸互信。

短評一:總統候選人要有的警惕

從學生時代開始,我們就能背誦國父孫中山先生的三民主義:民族主義、民權主義、民生主義。國父還告訴大家:主義是一種思想、一種信仰、一種力量。

現在多數的政治人物只相信一種不擇手段、贏者通吃的力量,這真是民主的悲哀。再看看民主典範的美國,在川普三年執政下已面目全非,動搖了立國的基本信念,分裂了社會的和諧,破壞了國際的承諾。

中華民國剛好今年(2019)是遷台70年。先後出現了另一種新「三民」現象:

● 不能「興國」的「民主」

● 不能「強國」的「民粹」

● 不能「治國」的「民醉」

大家很熟悉「民主」和「民粹」;此刻為了比較,自創「民醉」這個新詞。

粗糙地說:民主是人民「作主」,民粹是意識型態「作祟」,民醉是「選舉支票」麻醉。我怎敢稱它為「新三民」主義?

自從資深評論家張作錦發表了《誰說民主不亡國?》(天下文化,2015),一直受到海內外讀者的重視。

如果「民主」有可能「亡國」,那麼「民粹」不能「強國」,就毋需多做解釋。「民醉」是指當權者在民主選舉投票下,用不同方式來麻醉選民,討好選民,賄賂選民。花招名目繁多,如承諾不必要的、炫耀式的,會變成蚊子館的、有後遺症的公共建設;如發送補貼、禮券、減稅、降息、免捐等。在說大話、撒大錢、利益輸送下,就會出現「選民皆醉」下的可能當選。

在台灣愈接近投票日,愈高職位的政客,為了求勝,愈會花盡心思不擇手段;也就違反了法律規範、行政中立、以及公平、透明、不抹黑等的競爭原則。

很湊巧的是,新加坡總理李顯龍近日在人民行動黨大會中說:「台灣『愛拚才會贏』的精神在減弱,大多數台灣人不再相信只要努力就會成功。」他自我警覺地指出:「人民黨必須做到二件事:(1)對於不受歡迎的艱難決策必須坦承,且要實踐承諾,才能累積人民信任;(2)為每一個新加坡人創造機會,給人民對未來的希望,提出並實現對未來的大膽計劃(如剛完成的樟宜機場『星耀樟宜』大休閒購物設施。)」

30年前常聽到:「新加坡能,為什麼台灣不能?」近年來已接受既成事實:「新加坡能,我們就是不能。」這就是台灣打拚精神的衰退。

短評二:選一位能「凝聚共識」的總統

台灣沒有「共識」,就沒有未來。

近年來的台灣社會在政黨惡鬥、統獨爭論中,就在「空」「虛」「茫」「拖」之中打轉。

因此要使社會再現活力,不得不從民主社會最基本的動力—建立共識開始。台灣「大未來」就看能否建立三個「大共識」:(1)大格局思惟;(2)大開放政策;(3)大中華的資源整合。

「格局」「開放」及「兩岸整合」三個因素決定了台灣的大未來。李登輝執政12年及繼承者,就一直受制於小格局思路、半開放心態與兩岸資源整合之遲疑。唯有心態上放下鎖國思惟,貿易上「西進」比「南向」重要,理念上放下意識型態,政見上放下麻醉選民,多說實話、多做實事;把下一代幸福比自己的權力更重要,台灣才能東山再起。

當社會上缺少共識時,就立刻被各種國內的與國際的「恐懼」綁架。

近30年的台灣,處處出現:(1)產業界甘於小成(不敢大投資,錯失了科技應用的突破);(2)政府只敢做「小決定」(不敢推動大創新及大建設);(3)民間只想貪圖低物價的小便宜(不肯多分擔合理成本)。

台灣經濟之停滯是這「三小」的經年累月造成的。此刻必須要讓我們找到一位政治領袖,他(她)的心智、思惟、步伐、策略、創新、膽識,面對未來敢做徹底的放大、放快、放遠的翻轉。

如果這位領袖有魅力、有能力、有魄力,能與產官民三方共同溝通,構建上面三個共識,那麼鎖住心胸的那幾道鐵門就能打破,競爭力就能提升,台灣經濟才能跳出「中等所得國家」陷阱。

每四年選一次總統,選民能不慎乎?

短評三:從民意中考量政策選擇

讓我引述「遠見研究調查」公布的190位上市櫃企業主對70年台灣經濟發展的反映。(參閱2019年11月號《遠見雜誌》,邱莉燕等,〈雙面台灣:一流軟實力 三流硬實力〉)。

上面的二則短評,就是參酌了遠見民調的六項發現:

(1)逾九成企業主認為,台灣經濟政策要更開放。

(2)九成二企業主認為理想的總統職責應拚經濟,六成五維持兩岸穩定(其他要做的事均低於三成,如能源政策為二成一)。

(3)六成三認同政府應改善兩岸關係,軍購支出改用於建設。

(4)近五成三企業主支持九二共識,二成三不支持。

(5)兩岸伙伴關係仍緊密,近半數企業在大陸設生產基地。

(6)中美貿易戰延燒,逾七成企業主認為會受影響。

對過去70年的政經情勢,再摘錄七項民眾的看法:

1. 近八成認為蔣經國對台灣整體發展最有貢獻。當前八成五認為貧富差距嚴重。近半數認為經濟成長由執政者負責。

2. 歷任閣揆,孫運璿貢獻最大,其次為蔣經國、蕭萬長。

3. 歷任財經首長,李國鼎最有貢獻,其次為彭淮南、趙耀東。

4. 八成六肯定張忠謀對企業競爭力有貢獻,其次為王永慶、郭台銘。

5. 大三通,簽訂ECFA,台商回台投資,為最受肯定的兩岸政策。

6. 與2000年比,「變壞」項目中,七成三認為貧富差距,六成七認為經濟發展;近五成認為國際化與政府效能。

7. 企業主認為馬英九時期為最開放7.2分(1到10分評斷);其餘二位均低於6分:陳水扁(5.8分)、蔡英文(5.7分)。

再進一步提供整體經濟指標的觀察。曾長年擔任國家經濟規劃要職的葉萬安先生,雖已年逾90,但仍親自計算相關資料後指出:「歷任總統的表現,一代不如一代。」

1. 70年經濟成長率逐年遞減:兩蔣時期(1951~1987)平均成長率在9.1~9.8之間,李登輝(1988~1999)6.9%,陳水扁(2000~2007)4.9%,馬英九(2008~2015)2.8%,蔡英文(2016~2019)2.4%。

2. 2000年後國人實質總薪資成長率停滯:從李登輝時代4.4%到蔡英文1.13%。

3. 競爭力萎縮:每人GDP年增率20年新低,從蔣經國14.9%,李登輝8.2%,陳水扁3.2%,馬英九2.9%,蔡英文2.4%。

綜合來說:台灣出口排名,GDP增幅,都落後於競爭對手。

看盡政壇人物之起落,葉萬安這位台灣經濟發展功臣沉痛地指出:經濟衰敗源頭來自從未停止的政黨惡鬥;1980年代中李登輝錯誤的「戒急用忍」;以及陳、馬、蔡三位執政時期,閣揆任期過短,無法有效推動施政,平均僅剩1.3年。

結論:台灣絕對不多花錢買軍火

歷史不會錯過記載2019年8月的一件大事:在美國總統川普命令下,國防部於8月19日宣布在加州成功地試射了一枚中程飛彈,準確擊中500多公里的目標。這是美國退出「中程核飛彈條約」後,32年來的首度試射。

這是人類,尤其是美國人民的悲劇。一場全球各國,特別是美、俄、中三個大國,又重返軍備競賽。

最大得利者就是美國軍火供應商、各國軍火掮客以及官商勾結的政客。俄國和中國政府皆指責,美國是軍事對抗升級的罪魁元凶。

讓全球每一個人民能記得當艾森豪擔任總統時對國家花費在武器上的警告。這段話被認為是20世紀最具震撼打動人民良心的話。

「每一支造好的槍、每一艘下水的戰艦、每一枚發射的火箭,最後說來,都相當於對那些飢餓無糧者和寒冷無衣者的偷竊。窮兵黷武的世界,不僅只是消耗了錢財,也消耗了勞動者的汗水、科學家的才智、以及下一代的希望⋯⋯,這絕不是我們應有的生活方式。」

當前社會教育投資嚴重不足,貧富差距,區域差距,硬體差距……,太需要政府經費做合理調整。美國政府加上軍火掮客,軟硬兼施要台灣多買軍火,太不道德。負責國家大計的領導人,還要尋求加碼,真是不可思議。

台灣領導人一定要記得:花再多錢買武器不能贏得兩岸和平;但雙方真心誠意地走向「兩岸雙贏」可以。

去年12月在清華大學前校長沈君山的追思會上,我唸了這幾行短句:

共登玉山巔,共飲長江水;

兩岸一樣近,兩岸一家親;

兩岸心比心,兩岸一起興;

共擁中華情,共圓中華夢。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高希均總統大選馬英九蔡英文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