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年生的金智英》男主角孔劉難以置信,韓國人會用吸血蟲來形容家庭主婦?

韓劇溫柔歐巴都是騙人的?「媽蟲」二字拆穿韓國大男人仇女真面目

文 / 江星翰      2019-11-20
韓劇溫柔歐巴都是騙人的?「媽蟲」二字拆穿韓國大男人仇女真面目

圖/僅為情境配圖。shutterstock



關注韓國新聞的人,都知道最近最火熱話題就是「媽蟲(맘충)」。這個韓國網路流行語,形容全職媽媽只知享受生活,如同一隻會吸乾老公血的蟲。隨著韓星孔劉、鄭裕美主演的電影《82年生的金智英》即將在台上映,韓國「仇女」現象瞬間成焦點,也讓韓劇歐巴的溫柔形象碎成一地?

「你們可以對一切都覺得理所當然,我卻再也沒辦法繼續忍氣吞聲。可是我只有變成別人,才能為自己說話。」韓國「全職媽媽」金智英說出壓抑已久的內心話。

其實,1982年出生於韓國的「金智英」是杜撰人物,名字就像台灣的雅婷、怡君、怡婷,都是1980年代的菜市場名,藉此代表一般韓國婦女。電影藉助金智英的故事,真實刻畫出韓國女性日常所遭受的折磨與困境。

這部電影的緣起,可追溯至2014年,當時韓國出現「媽蟲」這個全新的網路流行語,「媽蟲」是結合英文「mom」與「蟲」的新造字。在韓國,蟲帶有低等動物的貶義。

媽蟲,原本被用來形容「追求榮華富貴享樂、沒把小孩管教好的年輕媽媽」,但少數媽媽的脫序行為卻被網友刻意放大。不管年紀或背景,只要是帶孩子的媽媽全都被稱為媽蟲,暗諷她們整日無所事事,就像吸血蟲一樣,吸著老公的血而生活,最後還變成「全民公敵」,有些餐廳甚至拒絕她們來用餐,對韓國婦女造成莫大的傷害。

對家庭主婦而言,「家庭」就是24小時的職場,多數人認為家庭主婦不用上班,不需面對主管、客戶及業務的壓力,然而繁重的家務、養兒育女、婆媳關係、封閉的社交圈等問題,都會讓家庭主婦身心俱疲。所以,至今韓國社會還以「媽蟲」貶義詞來形容一般家庭主婦時,令外界感到不可思議。

2016年時,韓國作家趙南柱目睹社會對女性歧視的暴力視線,出版了《82年生的金智英》這本書。

在他的筆下,金智英過著這樣的生活:她難得忙完家事,帶孩子到有促銷活動的店買了咖啡到公園休息。一旁長椅上坐著幾名年約30出頭的男性上班族,同樣也喝著那間店的咖啡。就在那時,一名男子發現金智英在看他們,便向友人竊竊私語。雖然金智英聽得不是很清楚,仍隱約聽見他們說:「我也好想用先生賺來的錢買咖啡喝、整天到處閒晃……媽蟲還真好命……我一點也不想和韓國女人結婚……。」

金智英顧不得熱騰騰的咖啡灑在手上,也沒發現孩子驚醒的哭泣聲,只想衝回家躲起來。那天下午,她茫然失措,不小心把一碗忘記加熱的冷湯餵給孩子喝,也忘記幫孩子穿尿布,尿得她一身溼,還忘記有洗衣服這件事,直到孩子睡著後才發現……。


金智英的誕生,敲出韓國女性地位的警鐘

趙南柱真實呈現韓國女性長期處於不公平的社會中求生,揭露韓國大男人「仇女」(仇視女人)的社會現象,讓這本小說甫推出便熱賣50萬本,晉升為年度暢銷書。

這本書堪稱為「禁書」,但貼上禁書標籤的,不是韓國政府,而是父權氣息濃厚的韓國男性,舉凡與「女權意識抬頭」相關的人事物,都難逃被追殺或言語霸凌的命運。

2018年4月,韓國女團Red Velvet成員Irene在粉絲見面會現場,回答粉絲提問「最近看過什麼書」時,他僅表示,「休假會看很多書,像82年生⋯⋯,」台下大批粉絲竟以「喔」作為回應,顯然大家都知道這本書,但反應卻出奇冷淡。

但Irene閱讀《82年生的金智英》所帶來的餘波,並未隨著見面會落幕而劃下句點,反倒持續在網路發酵。有不少男性網友針對Irene的言論,留下激烈且不堪的字眼,甚至有極端粉絲揚言損毀、焚燒Irene的照片。

圖/韓國女團Red Velvet成員Irene,因閱讀《82年生的金智英》遭受網路霸凌。取自Red velvet irene -아이린臉書

當韓星孔劉聽聞此事時,感到相當遺憾。他不敢相信有人因為看這本書而遭到網友攻擊。他也是接演《82年生的金智英》後,才知道「媽蟲」這個詞,並難以置信地頻頻對外詢問:這是誰造的詞?真的有人會使用媽蟲這二個字嗎?

韓國作為亞洲先進國家之一,金智英的誕生,反映出韓國極度保守的民風,根深蒂固的重男輕女觀念,現在藉助網路的便利性,「仇女」情緒更為高張。

或許大部分人會認為韓國的「仇女」情緒不會出現在台灣,但妳應該常聽到「女生那麼能幹做什麼!找個有錢老公嫁了就好了!」「每天沒事幹,只會吃大餐、喝下午茶的都是貴婦吧!」「女生讀理工科很吃香,再醜都有人追!」這種言語上的潛意識,與「媽蟲」的本質很相似。日常的歧視言詞,仍不斷出現在台灣社會。

圖/僅為情境配圖。shutterstock

台灣女性同樣擺脫不了外界的刻板印象

一名育有兩名子女、38歲的台灣家庭主婦安娜貝爾(化名)透露,對於「媽蟲」二字相當不以為然。她婚前曾是外商公司主管,結婚懷孕後,先生及公婆不忍她為家庭事業兩頭燒,勸她離職、顧好家庭,但她萬萬沒想到:這是自己惡運的開始。

「誰想當黃臉婆,難道我不能讓自己過得更好,讓先生賞心悅目嗎?」安娜貝爾無奈表示,平時與小孩穿的漂漂亮亮出門,常常有人語帶酸味地說「穿得水水,又不用工作,嫁到這麼好的人家,真的是前世燒好香啦。」

每當聽到這種話,她簡直怒火中燒,卻不能指著當事人回嘴。安娜貝爾強調,其實,我的衣服都穿了好幾年了,並不是揮霍無度愛逛街採購的人,「為何我當個全職媽媽,就要受到這樣的評價,況且『媽蟲』這兩字是代表我沒能力賺錢嗎?我好歹也曾是外商公司主管,僅因為結婚而放棄升遷而已。」

過去習慣利用社群媒體紀錄生活的她,如今也不再大方分享了。安娜貝爾表示,生產後透過Instagram發文分享,純粹因以前看人分享親子互動照片很幸福,卻經常收到網友留下令人「不舒服」的文字,最後決定停止分享,目前僅止於Facebook跟幾個好友分享。

圖/不少女性在步入婚姻時,面臨到工作與家庭的抉擇,甚至遭到言語攻擊(僅為情境配圖)。shutterstock

撕開物化女性的標籤,打造零媽蟲新世界

台灣雖沒有「媽蟲」這種貶抑女性的詞彙,但物化女性的行為從未消失,尤其政治人物更常用「標籤化」的字眼物化女性。例如台北市長柯文哲就曾說過「年輕漂亮的女性適合做櫃檯」;國民黨主席吳敦義也曾以「母豬」比擬某政治人物;而民進黨議員何文海更曾評論某候選人的看板,大言既然拍泳裝照就把胸部露出來。

縱使政府不斷呼籲男女平權的觀念,但台灣的政治人物卻赤裸裸用貶義詞物化女性,短期內,想達到「兩性平權」談何容易。

誠如孔劉所言,每個人的生活環境不同,價值觀判斷的基準也不一樣,才會發生這樣(媽蟲)的事。在他的認知中,單方面去批評某一方,是絕對毫無價值的。

或許,台灣民眾可以從韓國的「仇女」現象,進一步關心已婚婦女所遭遇的問題,如同韓版電影的標語「你和我的故事(당신과 나의 이야기)」、台版電影標語「女人價值」一樣。讓「媽蟲」不再是全世界女人最沈重的貶義詞,共同來面對兩性平權的課題。

關鍵字: 韓國電影孔劉性別平等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