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深耕社福   讓部落自立運轉

台中和平達觀部落
文 / 張愛玲    
2019-11-08
瀏覽數 18,500+
深耕社福   讓部落自立運轉
攝影/史丹利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台中市和平區為山地原住民區,921大地震後,由於大安溪沿線地基滑動、房舍倒塌毀損,當地部落居民面臨遷村或重建的兩難抉擇。二十多年前,原在台北工作的林建治,決定回到家鄉,與族人重建家鄉之路。

林建治最初隨著「至善社會福利基金會」深入台中大安溪部落救災,他觀察到災難重新凝聚了人心與力量,大家不分彼此的一起動手搭建竹帳棚,彷彿又回到了傳統泰雅族互助的部落精神。

「重建家園最艱難的,不是物資或硬體設備,而是在人口凋零與老化的現況下,部落居民要如何重新找回對土地的認同,及對生存的信心。」林建治堅信,如果地方創生需要一直依賴外部機構的協助,那麼族人永遠都無法培養真正的自立能力。於是他決定自組在地團隊來凝聚部落的自主力量,希望藉此帶動居民對土地的熱情與認同。

凝聚內部力量   自助後而人助

2006年,林建治在達觀部落成立「深耕德瑪汶協會」,串聯大安溪沿線15個部落,推動友善耕種,提供老人送餐服務與兒少陪伴照顧,期望能落實「老有所終,壯有所用,幼有所長」的永續經營理念。

原本是務農門外漢的他,重新歸零,回到部落學習種菜、養雞。在進入在地生活脈絡的過程中,他發現當地村民很會種菜、種水果,但在主流市場機制下,部落勢必要創造屬於自己的生存規則,才能脫離小農被剝削的命運。

在沒有人力、經驗與資源的協助下,林建治提出市民農園的認養機制,透過對外小額募款的方式,協會終於有了第一筆營運的啟動資金。

友善耕種   發展部落農會機制

林建治沿著大安溪進行小農盤點,發現族人大多集中栽種高經濟價值的甜柿、高接梨或高冷蔬菜,但卻忽略了如此單一耕種的方式,會讓土壤肥力迅速消耗,而密集的使用化肥,更會汙染地下水源。

他開始鼓勵小農耕種多樣性農作物,並採用不使用農藥化肥的友善環境耕種方式,種出來的這些蔬菜,除可提供部落居民的食物需求外,更可對外販售、創造營收。

但是林建治也意識到,「我們必須繞開既有的蔬果產銷結構,才能有生存的可能。」於是,建立類似地方農會地產地銷的「部落菜市場」機制。

小農們可定期將栽種的蔬果,統一送來部落共同廚房做集中處理。籃子上佩掛自己的名字、所在區域、農作物名稱的標籤後,協會工作同仁月嬌姐會進行計價,理菜好後按照大小秤重包裝與配菜,每份蔬菜配送包中,會有5到6種當季蔬菜,每週三固定交由協會其他同仁進行配送,僅兩道關卡就可讓消費者定期收到無毒健康的蔬菜,小農也可獲得合理利潤。

「在部落做事,要想盡辦法創造更多可能。」除了在共同廚房的部落菜市場銷售外,林建治固定每月與同仁一起載著部落的農產品,前往台北大稻埕市集擺攤販售,藉此增加知名度與回頭客。

而為了讓部落老人家在汛期時,依然有麵包、糕點可食,協會同仁還專程到外地去學習專業的烘焙技術,並巧妙運用在地食材「樹豆」,加入五葉松、火龍果、刺蔥與紅豆等,製作出特殊風味的「部落廚房月餅」。此外還研發了「小米醃豬肉」,對外販售,為部落創造更多經濟來源。

林建治驕傲的說,「二十多年前,我們幾乎99%靠政府勞動部多元就業方案來提供長期的人事費用支出。但現在協會的經濟來源呈現三股力量,六成靠我們自力更生賺取營收,三成持續來自市民認養的募款支持,僅一成是政府資源的協助。這足以證明了我們的理念與作法,是能支持我們繼續運轉下去。」

成立部落共同廚房  提供老人送餐服務

協會透過集體耕作來創造部落自立,盈餘則用來支持大安溪沿岸部落的老人送餐、獎助學金和兒童課輔方案等。落實了泰雅族中「共食共作」的傳統文化,減少對外界資源或市場機制的過度依賴。

早在2002年開始,林建治便已創立部落共同廚房,他期待「照顧」這件事情,族人可以一起參與,並且有著各自的角色位置。譬如長輩們既是被照顧者,同時也是肩負著文化傳遞的參與者,在相互陪伴的日常中,讓部落智慧得以延續給下一代。

來到達觀部落工作已7年的協會專案經理蘇文仙表示,「千萬別小看這群在廚房忙進忙出的部落媽媽們,她們可是平均考有3張證照的專業人士。」

當初這群婦女並無一技之長,在外地無太多就業機會,協會透過招募對她們進行培訓,蘇文仙回憶:「她們從對未來毫無信心,到現在擁有烘焙西點與中餐丙級證照,不僅創造了就業機會,更讓她們找回對生命的自信光采。」

協會婦女工作人員比例很高,正職與時薪約聘人員加起來有17名,她們一人身兼數職,不僅要輪班煮菜、老人送餐外,還要進行長照居家服務。

隨著2017年《長期照顧服務法》三讀通過後,協會成功取得機構立案許可,可繼續合法地提供鄰近5個部落的老人送餐服務,在2019年長照居家服務評鑑時,更獲選為優等單位。

蘇文仙說:「我們只是用自己的步調,去做重要與對的事情。」未來協會還要帶領這群部落媽媽,前往日本長照單位進行參訪,以更寬廣的眼界去精進她們的專業。

培力青年   讓文化傳承

林建治坦言當初若不是因921地震重創家園,他也不會選擇在35歲時重回部落。他認為在探討地方創生議題時,不應把焦點放在短期如何創造把人留住、增加地方收入與工作機會等方法論上,而是去探索原鄉部落青年外移的真正原因。

蘇文仙發現,部落年輕人寧可畢業後去平地的便利商店打工,也不願回到部落裡生活,更遑論加入在地協會共同為家鄉打拼。

「平地的確擁有更多的工作機會,但離開的原因,在於青年對原鄉的生活記憶很糢糊、不具認同感。」蘇文仙感慨。

針對此一問題,協會每年提供國高中、大學生於暑假期間,返回部落工讀的機會,協助部落農產品行銷推廣、參與老人送餐或陪伴兒少課輔等,協會還為這群返鄉工讀的青年們,舉辦藤編、編織與文化營等課程,青年們直接與部落婦女、耆老學習技藝,用手、腳、耳朵體驗祖先流傳的智慧與文化,力圖重新找回共同生活的感動。

拒絕「葉克膜式」地方發展

綜觀台灣很多原鄉,選擇以部落旅行為發展主軸,林建治始終相信,部落發展絕對離不開土地,他希望可以帶領族人找回人與土地的連結,而以觀光發展帶動地方收入的這帖特效藥,並非適用各個部落地區,林建治想以推動社區服務為主軸,讓地方發展。

林建治直言,「曾有旅遊業者與我們洽談部落旅行合作案,業者保證每週會帶進多少台遊覽車、創造多少旅遊收益,聽完後,我們拒絕了。」

他認為部落真正迷人之處,在人與人關係的親密尺度、寧靜純樸的緩慢生活節奏,以及祖先流傳下來與大自然融合共存的生活智慧,這些美好,才是吸引外地人再三來訪的原因。「我們有責任去拿捏好尺度,原鄉發展的同時,仍不丟失部落特色與文化,不讓『地方創生』變調成為『地方創傷』,好好維護達觀部落的生態環境,避免因過度觀光發展帶來不能承受的傷害。」林建治說。

從過往部落發展推動的歷史中發現,政府的確主動提供許多立意良好的方案或政策。但林建治分析,他覺得可惜的是,硬體持續發展,但人卻沒有跟著成長,一旦計畫提供的資源結束了,部落發展的火苗也隨之熄滅,林建治沉重的稱此為「葉克膜式」地方發展─短暫性的點起火苗,隨著資源的有無而生滅。他期待讓部落長出自己擅長的方式去發展產業,深耕成為一個自立自強的有機體。

「德瑪汶」在泰雅語是「深耕」的意思,林建治深信「土地是生命,深耕才發芽」他花了整整20餘年的時間,照顧土地、照顧人,「我們希望長期培養部落居民的自信心,相信自己是可靠著雙手的力量去精彩的活著,讓未來子孫得以仿效,那麼青年返鄉發展的路,就不再遙遠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生活經濟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