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青年外交官:政府的賀電文化到底是支持體育,還是體育冠軍?

「通靈少女」劉柏君、「世界球后」曾雅妮、女網好手謝淑薇
文 / 一流人    
2019-10-29
瀏覽數 57,000+
青年外交官:政府的賀電文化到底是支持體育,還是體育冠軍?
左起劉柏君、曾雅妮、謝淑薇。(來源:賴永祥、維基百科)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體育外交是駐外人員的重要業務之一,我熱愛各種運動,頂著棒球校隊的陽光形象,長官也樂於將各種與體育相關的業務交辦給我。

派駐洛杉磯辦事處時,陽光充足的南加州是各項國際體育賽事的大本營,眾所皆知的有小馬聯盟野馬級少棒錦標賽、LPGA女子高爾夫球賽事(包括近裙擺搖搖LPGA錦標賽)、印地安泉網球公開賽等,我經常樂此不疲地趕赴各項賽事現場。

平心而論,辦理這些業務時,還真不覺得自己是在工作,反而因為樂在其中,結交了許多好朋友。

「通靈少女」劉柏君

青年外交官:政府的賀電文化到底是支持體育,還是體育冠軍?圖/遠見資料照。賴永祥攝

與柏君(索非亞)相識約莫是2014年間,那時我在駐洛杉磯辦事處服務,她是中華少棒隊的翻譯。中華隊來南加州比賽,負責體育業務的我在中華隊抵達之前就開始和柏君聯絡。我們的緣分,就從那時候開始。

一開始我不知道柏君的豐功偉業(當然,經過這幾年,她的事蹟又增加了好幾頁)。出於單純對棒球的熱愛,我們兩個人共事得非常愉快。那次比賽之餘,我透過朋友安排小球員們參訪洛杉磯道奇隊球場。這批中華小將到了道奇球場興奮極了(棒球迷如我完全可以想像,自己第一次造訪道奇球場時也是開心不已),最後還在球場內買了一堆道奇隊球帽等官方紀念品。

離開洛杉磯前,柏君才慢慢告訴我她的人生故事。

她是首位獲得中華民國棒球協會認證的女性棒球裁判,也是首位在臺灣全國性棒球賽事執法的女性主審。

她在宮廟長大,青少年時期每天在廟裡擔任仙姑供人問事。後來,「通靈少女」的故事全臺爆紅,被HBO拍成影集,而那是近期的事了。

她是回教徒,會說阿拉伯文,政大宗教研究所碩士,目前計畫繼續攻讀博士班。她是臺北先鋒女子棒球隊成員,也曾經是臺北市松山高中青棒隊總教練。她右投左打,守備位置為二壘。

她是超級棒球迷。

我喜歡和柏君聊棒球。她的多重身分很容易得到媒體關注的目光,特別是HBO影集《通靈少女》全臺火紅之後,許多人都對她充滿好奇,採訪或電視節目通告不斷。我最佩服柏君的地方是她沒有選擇朝通告藝人或電視節目主持人的方向發展,而是投身公益。柏君目前的正職是勵馨基金會新北市分事務所及物資中心社工。

和柏君聊起擔任中華隊翻譯的過往,最令她感慨的是,中華民國棒球協會(即「棒協」)在中華小將們出國比賽時的官僚態度。這一點特別引起我的共鳴,因為派駐洛杉磯時,我的工作之一就是協助中華少棒隊到美國參加小馬聯盟比賽。

「為什麼不能讓中華隊提前一、兩天到國外適應時差、天氣和場地?」柏君講起這段往事仍然義憤填膺。對棒協的失望,也是她後來決定離開,不再擔任中華隊翻譯的主因之一。我腦子裡的畫面無比清晰。當年在洛杉磯,小球員們看起來精神不濟,甚至睡眼惺忪,剛下飛機就直奔球場,再加上日間和夜間比賽的調適、飲食的不習慣、語言的陌生等可能影響比賽的因素。我當時也曾有類似的疑問,為什麼不讓他們提早兩天來美國熟悉一下環境呢?

「規定啊!旅館及餐費的支出,這些都有規定。」這是最常得到的答案。

從台灣搭飛機到美國,馬上面臨12個小時的時差。棒球比賽是講究速度的運動,零點一秒的差異,就決定了是揮棒落空還是全壘打,一個眨眼,球已經飛到身後。讓這些十來歲的孩子們,或說「中華健兒」,拖著疲憊身軀為國爭光,到底是勉勵、是強求,還是為難?

規定不能改嗎?當然可以改。憲法都可以修憲了,棒協規定怎麼會不能改?事在人為,簡單四個字,一語道破官僚體系的冷感,或是無感。講到「為國爭光」,柏君更是難掩激動。有一次中華隊輸掉準決賽,沒能打進決賽,剛好多出來一天,在當地熱心僑胞的幫忙下,安排小球員們去加州有名的迪士尼樂園一日遊(當然,昂貴的門票是想辦法找贊助,不是用公款)。事實上,前一晚輸掉球賽讓小球員們非常難過,去一趟迪士尼,感受南加州溫暖的陽光,總算讓他們臉上出現了一點笑容。

此時,棒協有意見了。

「說中華隊球員為了有時間去迪士尼玩,才故意輸掉準決賽?這種說法太無情,也太惡毒。」柏君難過的口氣中充滿了對球員們的不捨,痛心於「陰謀論」的謠言無情地打擊這些小球員的心靈。

另一件讓柏君感到無力的工作則是宣讀賀電。身為中華隊翻譯,她的工作之一是當中華隊勇奪冠軍時,宣讀總統、行政院長或駐美代表等官員的賀電。

柏君說,政府或棒協真的有好好給這些球員無後顧之憂的協助嗎?連提早一天抵達美國調時差都不願意,打得好說是為國爭光,打輸了還要背負是不是故意輸掉球賽的懷疑。宣讀賀電時,教練與球員們聽了,真的有感嗎?還是只有心頭的嘆息?

「世界球后」曾雅妮

青年外交官:政府的賀電文化到底是支持體育,還是體育冠軍?圖/「世界球后」曾雅妮。取自維基百科

2011年到2015年在洛杉磯服務時,正是世界高爾夫球后曾雅妮的巔峰時期,從2011年2月到2013年3月,盤據世界球后寶座達109週的雅妮幾乎所向無敵。那幾年,每一場巡迴賽的週日,全美各個駐館負責體育業務的同仁都是提早把賀電放在手邊,準備第一時間向雅妮致賀,親切的她也總是和善回應。

美國女子職業高爾夫協會(Ladies Professional Golf Association,LPGA)比賽多數在美國舉行,其中加州也有重要賽事,例如3月分位於洛杉磯及聖地牙哥之間Carlsbad的「起亞經典杯」(KIA Classic)、3月分位於 Rancho Mirage 沙漠境內的「全日空錦標賽」(ANA Inspiration)、位於北加州的「裙擺搖搖錦標賽」(SwingSkirts Tournament ,該賽事現改在台灣舉行)等。

LPGA比賽都是週四到週日,每天一輪賽事,總共四輪。比賽前一天的週三則是所謂的ProAm,也就是職業選手(professional)與業餘球員(amateur)的混合友誼賽,ProAm的目的除了讓職業選手熟悉場地,另一個附加價值就是公關,因為一組四人,扣掉職業選手一位,可以搭配三位金主或貴賓,讓他們有機會和職業球員同場較勁。

雅妮是一位很有親和力且完全沒架子的球員,我因工作關係有機會與她接觸,她對於我們的工作屬性很了解,基本上都非常願意配合,只不過我也會擔心影響到她的出賽。對我而言,最困難的部分就是代表政府轉致賀電。雅妮拿到冠軍的當下通常很忙,要接受許多媒體的採訪,而我多半沒有證件能進入管制區。雖然好心的雅妮總是盡量配合我們,但有時候我真的很怕為了賀電影響到她身為職業選手應該要做的事情。

我在洛杉磯服務的後半段時間,雅妮的成績起起伏伏,不但跌出球后寶座,有些比賽甚至因為手感不佳,前兩輪結束後就慘遭淘汰。我很佩服雅妮,因為她總是笑臉迎人,即便狀況不佳,也不願讓支持她的球迷們感到壓力。身為辦事處祕書,我感到有點自責,是否因為我們的賀電業務干擾了她,導致影響她的比賽成績。

(本書寫作時,雅妮的成績仍然尚未恢復到全盛時期的水準。但老虎伍茲能夠歷經超過十年的低潮,並於相隔14年後再度於名人賽封王,我相信雅妮有天也能夠東山再起。請大家一起幫雅妮加油!)

女網好手謝淑薇

青年外交官:政府的賀電文化到底是支持體育,還是體育冠軍?圖/女網好手謝淑薇。取自維基百科

很多人或許不知道,美國職業網球比賽的門票十分昂貴,而且預賽、複賽、準決賽到決賽的票價不同,決賽的票價往往要好幾百美元,甚至更貴。即便如此,決賽門票仍然一票難求,要即早訂票,以免向隅。

身為有任務在身的駐外人員,問題來了。

沒買票,人進不去,就沒辦法和球員互動或送賀電。若決賽當天才到現場,肯定買不到票。有人或許好奇:那一個月前先買票不就好了?!

但球是圓的,你怎麼知道台灣選手能夠一路過關斬將打到決賽?萬一事先買了一張五百美元的決賽門票,結果選手在複賽被淘汰,就沒有送賀電的任務需要,門票的核銷怎麼辦?在這種情形之下,外交部(其實公務機關皆然)主計處是沒有辦法核銷的。

有一次女子網球好手謝淑薇來南加州參加比賽,我風塵僕僕地開大老遠的車去幫她加油——說是加油,其實還有一個目的,就是「送賀電」——但果不其然,門票早已售罄。此時,謝淑薇即將開始比賽,情急之下,我在停車場附近等其他準備離場的球迷,並解釋我的身分與目的。有位好心人決定將他的票送給我,我和他握手致謝。

沒想到,警衛跑來了,說「看到我們在握手,一定是在買黃牛票」。我一聽傻眼,想說該不會惹了麻煩。好在經過詳細解釋與出示證件後,警衛總算相信我的說法,最後讓我順利進場。

比賽結果,淑薇拿下冠軍,我趕忙於賽後找機會向她恭賀。她笑笑地說:「我沒拿冠軍你們就不會來看我了喔?」我當下有點尷尬,事後想想,其實也能理解她的想法。

親切的淑薇是我很喜歡的網球選手,她的球風靈活多變,本人也非常客氣和善。我相信她說上面那句話並沒有惡意,毋寧較像是一個自嘲嘲人的玩笑。但那句話在我心中留下深深的烙記,也讓我深深反省,政府高層的賀電文化到底是支持體育,還是支持體育冠軍?

青年外交官:政府的賀電文化到底是支持體育,還是體育冠軍?本文節錄自:《我在外交部工作》一書,劉仕傑著,時報出版 。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職場生涯閱讀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