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府主動找上Pip、小肆 為國家的生日妝點設計

2019雙十國慶主視覺設計,出自一家僅兩人的O.OO工作室

文 / 蔣濬浩   攝影 / 池孟諭   2019-10-10
2019雙十國慶主視覺設計,出自一家僅兩人的O.OO工作室

圖/今年雙十國慶的主視覺設計師「小肆」的劉昱賢(左)、「Pip」的盧奕樺(右)。



2019雙十國慶的主視覺設計,總統府主動找上「O.OO工作室」兩位年輕人Pip、小肆操刀。這對創業伙伴不僅是第一個將「孔版印刷術」引進台灣的設計師;設計專書還被知名設計媒體評選為全球25大的平面設計作品。

今年雙十國慶的主視覺大膽採用綠紫色彩,讓外界眼睛為之一亮。但令人料想不到的是,此次擔綱主視覺設計的,竟是兩位僅30歲的年輕人外號Pip、小肆。其實,不只外界感到詫異,連他們也很驚喜能為國家的生日妝點設計。

有別於公務機關對外招標的作法,今年,國慶籌備委員會的視覺統籌以主動邀約方式,找上盧奕樺和劉昱賢所創辦的「O.OO工作室」合作。直到今日,兩人還是感到不可思議,全國那麼多設計師竟然找上他們,「我也會想,咦,為什麼是我們?」盧奕樺說。

圖/今年雙十國慶的主視覺大膽採用綠紫色彩。O.OO工作室提供

全台第一個結合孔版印刷術與設計的「O.OO工作室」

來到台北市臥龍街的巷弄間,夾雜在舊式公寓大樓間,有一間別具設計感的落地窗工作室,約莫15坪的空間就是O.OO與另一家公司合租的辦公室。一進門,兩旁的作品架上,放滿各種大色塊設計感的印刷物;木架上,則排滿一筒筒繽紛的大豆油墨滾筒。

O.OO僅有兩位員工,就是外號「Pip」的盧奕樺、「小肆」的劉昱賢,他們既是設計師,也是公司的老闆。當初將工作室取名為O.OO,含有「不斷歸零」以及精神、生理上「Out Of Office」(不在辦公室)的意思。

圖/O.OO工作室由兩位年輕人Pip(左)、小肆(右)創辦。

O.OO的誕生,要從一場海外旅行說起。Pip和小肆是長達10年的大學與碩士的同班同學,兩人就在一次香港行,意外開啟共同創業的契機。

當時兩人造訪香港美術館,不經意發現一疊鳥類插畫明信片中,竟有印刷錯位的情況,每一張明信片中,小鳥臉上的紅點與字體都與其他張不同。細看明信片的印刷方式才知道,這是一種過往沒聽過的「Risograph」(孔版印刷術)。

圖/Pip和小肆第一個將「孔版印刷術」引進台灣的設計師。O.OO Design & Risograph ROOM臉書

Risograph起源於八零年代的日本,是一種「有瑕疵的」印刷術,只要多色印刷時,便很容易出現錯位情況。不過,直到近10年,才被應用在設計上,從歐洲各地開始蔚為風潮。

令人意外的是,於2014年創立的O.OO工作室,竟是台灣第一個結合孔版印刷術與設計的工作室。「因為沒有前鑒,所以全部都得自己學。」Pip回憶創業前半年,除上網自學,還得不斷寫信請教國外設計師,「但當時英文超破爛,就是硬著頭皮上。」

苦熬三年終於站上國際舞台

直到創業第三年,工作室終於闖出一點名號。兩人合出的設計專書《Imperfection booklets》(不完美的小冊子),在上千個設計作品中脫穎而出,被國際知名設計媒體《It’s nice that 》評選為2016年前25大的平面設計作品。

自那時起,O.OO開始有機會被外界認識,海外合作案也逐漸增多。回憶當時,小肆直言:「自己的作品能被大家看見,真的很感動。」

圖/Pip和小肆兩人合出的第二本設計專書《NO MAGIC IN RISO》。O.OO工作室提供

憑著一股衝勁與努力,如今,年僅5歲的O.OO團隊,不僅在台灣設計界擁有一席之地,還將在台灣累積的設計能量,輸出到世界各地。演講、專訪、布展的足跡遍及荷蘭、泰國、中國大陸等地,甚至還於2018年受邀前往日本,一同協助參與「駐村再造交流計畫」。

其實,O.OO工作室與其他的青創大同小異,都面臨業績不穩定、財務吃緊等困境,很多人走到一半就放棄了,但Pip卻說,「我完全不會」,因為每一次與跨領域的客戶接洽時,都讓自己大開眼見,「那是在大公司所學不到的。」

保持彈性讓作品增添個性

就在理想與現實間,Pip與小肆調整出一套經營模式,花50%的心力在處理業務設計案,其餘時間,則專注在創作作品上。這兩年終於達到損益兩平,不用過於擔心柴米油鹽的問題。

他們不僅將設計作品出版成冊,也專注在創作作品,包括月曆、筆記本、皮夾,「我們一直保持各種彈性,也正因為這樣的彈性,O.OO的設計總能充滿變化與個性。」Pip選擇了不隨波逐流的營運方式。

圖/O.OO工作室的創作作品──皮夾。O.OO Design & Risograph ROOM臉書

擁有大把青春的兩人,不去思考太久遠的將來,反而更專注當下、多到各地旅行,「不要捨不得把時間放在自己身上,多出去看看。」Pip指向窗外的圍牆說:「我每天看對面的山水畫已經很習慣了,但我可能一到德國街道,馬上就有全新的文化衝擊。」

兩位年輕人選擇走不一樣的設計路,畢業後不是擠進大公司,寧可委身狹小工作室,就為了開拓未知的設計疆界。五年過去了,儘管業務仍不夠穩定,Pip與小肆卻窮的有質感,甚至還在2019年的10月,為台灣的國慶大典設計出一片「獨一無二」的風景。

關鍵字: 時事生活設計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