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大選倒數100天,全民必修的一堂課

借鏡澳洲 喚起共好台灣

文 / 陳育晟   攝影 / 張智傑   2019-09-30
借鏡澳洲 喚起共好台灣


黃金海岸、袋鼠、無尾熊、打工度假及豐富自然生態……,一提到澳洲總是浮現宜居樂活的印象。除了這些軟實力,你知道嗎?澳洲經濟已榮登全球典範!

過去30年來全球景氣起伏不斷,澳洲經濟卻連續28年穩定成長、GDP成長4.38倍,人均GDP漲了近三倍,造就富有共好的社會。

此外,澳洲制定超級年金制度,保障世代公平;採全民強制投票制,九成二投票率讓澳洲抵禦民粹浪潮;開放各國移民、長年推動多元文化;且澳洲堪稱是全球最開放的經濟體之一,在G20國家中平均關稅最低,只有2.5%。

財富共好、世代共好、價值共好、族裔共好、區域共好,這五大價值成功推升澳洲全民共榮共贏的氛圍。

反思台灣,近年經濟疲軟、薪資低迷、勞保年金又有破產疑慮,加上2020總統大選將至,社會氣氛對立。《遠見》400期願景三部曲的第一站,特別前進澳洲取經,希望透過他山之石,喚起台灣,讓全民攜手向上提升,邁向共好未來。

這是一個條件優越、天然資源充沛,卻曾經失落的國家,如何在國際變局中找回自身優勢的故事。

8月下旬,《遠見》記者遠赴澳洲採訪。當飛機緩緩接近雪梨機場時,從空中望下,冬日和煦陽光灑在市郊牧場裡,綠色草皮上一個個小黑點,是澳洲153萬頭乳牛大軍。

抵達機場後,各種不同膚色的旅客把出境大廳擠得水洩不通。

「貨(農、礦產品)賣得出去」,「人(移民、旅遊、留學)進得來」,正是澳洲經濟的兩大支柱。

距離明年1月11日台灣總統大選僅100天,適逢本期是《遠見》創刊第400期,特別前進澳洲採訪這個當下最值得台灣借鏡的國家。

這個20年前人口比台灣少近500萬的國家,目前人口已比台灣多100多萬,被世界權威雜誌《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視為「這可能是全球已開發國家最成功的發展模式」。

《經濟學人》近年曾以澳洲為封面故事,標題是〈澳洲人一馬當先〉(Aussie Rules),副標是,「全世界可以跟澳洲學什麼?」

《經濟學人》特別指出,澳洲發展模式堪稱是已開發國家的典範。過去20年來,多數已開發國家經濟停滯、薪資成長遲緩、政府債務高築、退休年金頻傳破產,但澳洲卻幾乎沒有這些大毛病。

連28年經濟成長奇蹟  財政赤字占GDP24.2%

先看看以下這些數字:

澳洲經濟已連續28年正成長。不管是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2000年網路泡沫危機、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澳洲均維持經濟正成長。

28年來澳洲GDP(國內產生總值)已成長4.38倍,幅度超過其他已開發國家。

澳洲人薪資也持續調漲,人均GDP在過去28年漲近三倍 。

而澳洲人財富中位數也在全球排第一,代表收入是最平均分配的。

此外,澳洲政府債務過去28年平均僅占GDP的24.2%,比例較其他已開發國家低。這顯示澳洲政府財政健全,有更多預算投入基礎建設。

而在各國政府相繼擔憂年金破產、祭出鐵腕改革之際,《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曾以〈澳洲頂級退休年金正在全球大舉投資〉(Australia's Top Pension Fund Plans Global Spree)為題,說明超級年金制度的成功與高報酬率。

圖/澳洲年金體系的高報酬率,使年輕世代得以更有自信面對未來。

澳洲政府強制雇主提撥薪資進入員工年金帳戶,員工自提意願也很高,使帳戶總額不斷攀升,已達1.87兆美元(約台幣59.55兆),名列全球前四大年金體系。

財富共好〉訂勞權保障、基本薪資

從「白色垃圾」 變已開發國家典範

但其實30年以前,澳洲各方面的狀況並不好。1985年從台灣申請技術移民澳洲的奧捷企業董事長黃煥南感受深刻。

黃煥南畢業於嘉義農專,曾服過空軍志願役,也曾當過獸醫,移民澳洲後改從事童裝進口生意,自台灣進口至澳洲。

「當時襯衫進口關稅,我講了你嚇一跳,要120%!」他解釋,當地工廠沒生產的商品,進口稅多半10~20%,若當地工廠有生產,稅率則常超過100%。當時他身為一個黃種人,也處處感受到被澳洲白人歧視的壓力。

1980年代時任新加坡總理的李光耀曾拜訪澳洲,對當時澳洲高關稅、市場封閉有感而發建言,澳洲應該成為開放的經濟體,否則會變成「亞洲的貧窮白色垃圾」(poor white trash of Asia)。

許多澳洲人至今都記得李光耀的警告,時常會聽到不同時代的澳洲總理,稱讚當年李光耀所言,「一點也不誇張」,並感謝他「刺激澳洲成為一個更好的國家」。

1986年,當時的財政部長保羅.基廷(Paul Keating)更曾說過一句名言,直到今日仍時常被引用。他指出,如果澳洲政府不能進行合理的經濟改革,「我們會變成一個三流的經濟體,一個香蕉共和國。」

1986年正式澳洲經濟遇到很大的困難。政府深陷財政赤字、通膨達9%、貨幣貶值、出口大幅衰退。1987年10月,受到日本、西德推升利率影響,美國也推高利率,引起美股大規模拋售,全球股市平均下跌25%,澳洲則下跌40%。

澳洲景氣真正衰退就發生在之後幾年。1990年代初期,澳洲才開啟一連串開放政策。調降關稅,停止保護國內競爭力低落的產業,並推動降低公司稅、取消匯率管制等。

到了1993年,全澳洲仍有100萬人失業,失業率高達11%。自由黨領袖約翰.休森(John Hewson)喊出「回擊!」(Fightback!)口號。

「當時經濟學課堂上,幾乎全班都支持這個(開放)政策,」1988年移民至澳洲的布里斯本現任市議員黃文毅,1993年正在該市排名第一的私校—布里斯本文法學校(Brisbane Grammar School)讀高中,儘管當年年紀輕,但仍感受到當時社會思變的氛圍。

許多歐美國家訂定嚴苛保護勞工法令,影響企業競爭力。但澳洲為了提振企業彈性與競爭力,也於1993年通過「企業談判制度」(Enterprise Bargain System),讓薪資不被法令綁死,而由勞雇雙方協商。

洛伊國際政策研究所(Lowy Institute)資深經濟學家約翰.愛德華茲(John Edwards)解釋,該制度問世後,澳洲勞工工時、薪資不再僵化,不讓經濟蒙受衝擊。

此外,澳洲央行還把每年通膨目標訂在2.5%,並透過變動利率來維持該目標,讓經濟平穩。

到了2000年中期,正逢中國對原物料的需求狂潮爆發,從2003年到2011年間,占澳洲出口總值17%的鐵礦砂價格,就狂飆13.57倍。出口排第二的煤礦也同步受惠。

而中國中產階級激增,大量赴澳洲留學、旅遊,或購買澳洲農產品,也拉抬經濟。

近兩年全球與中國成長趨緩,使得澳洲今年第二季經濟成長創27年新低,2019年上半年,澳洲經濟成長率僅1.4%,創十年新低。但預估今年仍會有2%左右的成長率。

但澳洲之所以成為其他國家的借鏡,經濟成長只是原因之一。

世代共好〉超級年金制度 

彈性透明高報酬率 降低世代對立

一般被外界認為不會破產的澳洲「超級年金」(Superannuation)制度,也是澳洲典範之一。《經濟學人》指出,澳洲在退休年金支出上,僅占GDP的4%,美國是7%,法國是14%,最不會破產。

來到布里斯本河畔一家理財顧問公司,迎面而來的台灣人程心慧,今年35歲。政大廣告系畢業後,她先在台灣廣告公司工作,但無法適應,於是到澳洲打工度假,並考取當地理財規劃師執照,從此留在澳洲,提供客戶年金理財建議。

像這樣教人如何打理退休金的公司,在澳洲可是興盛行業。《遠見》記者遇到的每個澳洲人,只要一聊起年金,每個人就會拿出手機,打開App,頭頭是道說明自己的投資規劃。

超級年金的起源,可追溯到1980年代。澳洲當時仍採取高度集中化的薪資制度。很難想像,那個年代許多行業的薪資都由政府規定,但通貨膨脹壓力使勞工愈來愈覺得薪資不夠用。

那時澳洲並沒有任何社會保險制度,僅有30%的勞工受到其他年金制度保障。經過逾十年討論,超級年金制度終於在1992年問世。政府立法強制雇主提撥3%薪水進入勞工退休帳戶,終極目標是要在2019年提升至12%,但後來又把時程延到2025年,目前提撥率9.5%。

除了強制雇主提撥,政府也祭出稅率優惠15%,勞工存入年金的薪資,稅率只有15%,比最低稅率19%更低。目前涵蓋率超過85%勞工。

但超級年金平台內的投資理財商品太少。政府1999年成立「自主管理式超級基金」,提供勞工操盤自己退休基金的權利。2005年再拖出「基金自選」,讓勞工可以選擇其他超級年金的方案。

不過仍有60~70%的澳洲勞工未自選方案,系統就自動將他們納入預設基金。

政府為了保障這群人的權利,2014年再推出My Super改革,規定服務費率必須透明化,並發布《庫柏報告》(Cooper Review),點出報酬率低落的基金,透過市場競爭提升績效。

2018至2019財政年度,澳洲超級年金的平均報酬率就達7%,是同期台灣勞退新制報酬率3.25%兩倍多。

儘管澳洲年金目前只能保障退休族三成到四成的所得替代率,但基金龐大、投資具彈性、不會破產,仍成為其他國家爭相研究的對象。

價值共好〉全球唯二全民強制投票制

92%投票率 抵禦民粹浪潮來襲

澳洲第三個特色,是「強制投票」(Compulsory Voting)。

澳洲是全世界唯二實施強迫投票制的國家(另一個是比利時)。澳洲國立大學(ANU)名譽教授伊恩.麥卡利斯特(Ian McAllister)指出,自從1923年,澳洲聯邦政府推行強制投票,再到各省,「現在活著的每一個澳洲人都是在這個制度下投票,」他說。

麥卡利斯特指出,他碰到過很多歐美學者不相信這個制度可以落實,當發現平均投票率有92%、75%澳洲國民支持這個制度後,無不嚇一大跳。

台灣移民澳洲、在中央政府教育部服務的公務員鄭淑如形容,澳洲的選舉和台灣很不一樣,少見劍拔弩張。投票時,走進投票所,一片和樂融融,附近還會有人賣烤香腸,為學校募款,「像是園遊會一樣。」

按規定,符合投票資格的澳洲公民都必須投票,若錯過聯邦選舉,罰款從20澳元(約台幣425元)起跳,若錯過州選舉,最高罰款達79澳元(約台幣1680元)。

儘管這樣的罰款對平均年收入8萬澳元(約台幣170萬元)的澳洲人而言並不算多,且錯過選舉可用各種理由申訴免除罰款,但澳洲選舉投票率仍超過九成。

昆士蘭大學講師克里斯.薩里斯貝利(Chris Salisbury)認為,政治人物無需以辛辣言詞攻擊對手、動員選民,因為每個人都必須投票。這使澳洲政治更趨向中道,不走偏鋒。

圖/澳洲實施全民強制投票,每個人都得投票,使政治人物無須以辛辣言論刺激基本盤。(達志影像 提供)

同時,為了要得到大多數選民支持,政治人物也更重視少數族群、低社經地位的聲音。麥卡利斯特指出,這也使政黨更願意花心力培養政治精英,潛心研究政策吸引多數選民,不是只靠喊口號。

麥卡利斯特因此對澳洲民主深具信心,認為這是澳洲能抵抗川普民粹主義、各種價值兼容並蓄,維持價值共好的主因之一。

美國前總統歐巴馬就曾表示,如果美國能學習澳洲,大家都投票,可以改變美國的政治地圖,也可以抵銷金錢的影響。

族裔共好〉近三成人口非澳洲出生

龐大的移民 貢獻澳洲蓬勃經濟

澳洲第四個值得借鏡之處,是對各國移民的開放態度,並長年推動多元文化。

澳洲兩大政黨始終支持移民。唯一反移民政黨—單一民族黨(One Nation),即便在1990年代鼎盛時期,也從未在全國贏得9%以上選票。

過去30年來,澳洲採取開放的移民政策。1990年代,每年接受10萬移民,而2001年至今,共接納逾277萬移民。儘管今年移民人數下降,仍有16萬名。

統計顯示,有29. 4%的澳洲居民在其他國家出生,比例是美國兩倍。若加上父母非澳洲出生的人口,比例約一半。顯示澳洲是移民社會。

早在1979年,第一大行政區新南威爾斯州(New South Wales)就率全澳洲之先,成立多元文化部,「這讓我們很驕傲,」新南威爾斯州多元文化部執行長喬瑟夫.拉波斯達(Joseph La Posta)強調。

該部除了不斷和州內少數族群、宗教領袖保持暢通管道,也提供州內146種語言的翻譯服務。

今年3月,喊著「白人至上」的殺手在紐西蘭犯下50人死亡的大屠殺時,該部也動員所有同仁安撫少數族群不安。

目前,從聯邦政府到地方,都有部門負責維繫澳洲多元文化。來自台灣的澳洲移民蘇毓敏,原本只是想找其他亞洲各國移民練習國樂,卻發現當地政府還提供經費補助多元文化發展,讓她決定成立昆士蘭國樂團。

此外,澳洲也持續接納各國難民。《遠見》記者特別造訪雪梨市郊的難民庇護中心(Asylum Seekers Centre),一進門就被要求禁止拍攝,理由是擔心被拍到的難民,其家人可能會在原先的國家遭到清算。

執行長法蘭西斯.瑞許(Frances Rush)表示,該中心目前共有32名員工及435名志工,負責為逾4000位難民提供食物、租屋、就業等協助,經費大多靠募款。

根據2016年澳洲洛伊國際政策研究所(Lowy Institute)調查,70%的澳洲人相信,移民都很努力且具天賦,能強化澳洲國力。只有35%認為,移民會搶走澳洲人的工作。

圖/澳洲主流民意仍認為,多元文化、開放移民有助維繫經濟體質強健。

看來,澳洲主流社會肯定移民,族裔共好的氛圍較美國、歐洲要濃厚。

區域共好〉關稅稅率G20最低

中美左右逢源 當自由貿易燈塔

最後一個澳洲特色是,30年前曾是保守封閉的澳洲,今天在全球保護主義興起下,卻努力成為自由貿易的燈塔。

目前,澳洲堪稱是全球最開放的經濟體之一,在G20國家中平均關稅最低,只有2.5%,更比台灣平均關稅6%低不少。

澳洲投資貿易委員會(Austrade)執行長史蒂芬妮.法赫(Stephanie Fahey)認為,在中美貿易戰籠罩下,澳洲更努力擴展市場,更積極與其他開放的經濟體合作,維繫自由貿易。

她表示,澳洲人堅信,保持開放,不僅是澳洲過去28年、也是未來成功的關鍵!

澳大利亞研究所(The Australian Institute)資深研究員麥特•格魯諾夫(Matt Grudnoff)則深入分析,澳洲經濟依賴中國,但安全則仰賴與美國的同盟,「被迫選邊站,會是澳洲的危機。」維持中美左右逢源,並且持續參與區域整合,才能創造區域共好。

2020總統大選倒數中台灣的共好價值在哪?

五個「共好」特色,讓澳洲發展模式成為焦點。

包含財富共好,經濟持續正成長;世代共好,不會破產的超級年金制度保障世代公平;價值共好,全球唯二全民強制投票制,九成二投票率讓澳洲走向中道民主;族裔共好,近三成人口非澳洲生,龐大的移民貢獻澳洲蓬勃經濟;區域共好,關稅稅率G20最低,堅持當自由開放的燈塔。

以上這些不正是即將舉辦2020總統大選的台灣,多數選民心中所追求的願景嗎?

台灣該如何借鏡澳洲?

關鍵字: 國際財經政治金融經濟社會關懷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