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台逾1/3研究生休退學 如期畢業「登出」有祕訣?

錄取後才是嚴峻挑戰,隊友、後援缺一不可
文 / 白育綸    攝影 / 陳之俊
2019-09-25
瀏覽數 55,700+
全台逾1/3研究生休退學 如期畢業「登出」有祕訣?
研究生休退學比率高,開始就讀後,能不能順利畢業才是關鍵。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十年來,每天我都想是不是乾脆放棄了!我是全場最老的畢業生,但是我做到了。」汪慧瑜穿著博士袍,牽著讀小學的兒子幸福合照。三年前的6月,她的頭銜,除了高中老師、孩子的媽,還多了一個教育博士。

十年前,汪慧瑜讀博一時,兒子出生,想到家裡還有房貸,在職進修成了唯一選項,但壓力大到讓她一度休學。其實她的處境並不特殊,五位同班同學中,只有一人是全職讀書。

費時至少三年、五年起跳,研究生要完成學業像是一場障礙賽。教育部統計,國內碩士生休學比例達17%,約有2萬名碩士生休學中,光是107學年第一學期就有9812人新辦休學。 

博士生的中輟率更高,達27%,加上一學期5%的退學率,讓懷抱著學位夢卻以暫離或永別研究所收場的案例,占據了就學人口的1/3。

調查箇中原因,以「工作需求」中斷學業最為普遍,其次是無法順利完成論文,以及懷孕與育嬰等家庭因素。工作與家庭兩個因素,都指向了讀研究所很需要親人與社會支持的事實,否則難以為繼。

汪慧瑜笑說:「我先生不反對,也沒有抱怨我總是請保母,已經是最好的祝福。」而她能熬過照顧家庭、工作與寫論文的分身乏術,同學的加油打氣、吐苦水也是重要的心理支持。

祕訣1:善用各種支持團體的力量

開設《研究生青紅燈》專欄的政治大學台文所副教授紀大偉提醒,讀研究所,指導老師固然重要,但老師很難取代「閨密」,相較之下同學一起抒發情緒、互相叮嚀研究進度,才是其他人際網絡難以取代的珍貴情誼。

同學的功能還不止於情感慰藉。清華大學榮譽教授彭明輝退休後出版《研究生完全求生手冊》,多年指導學生的他,摸索出一套訓練研究生的理想制度,透過五至六人一組的讀書小組,從升碩一的暑假開始,每週一人輪流報告最新的期刊論文,如此學到的新知,往往比上課還多。

此外,認識學長姐也是讓研究之路更順利的要素。台灣科技大學資工系副教授劉一宇在〈給研究新鮮人的經驗談〉一文中,建議理工科學生勤走實驗室,熟悉環境外,也讓團隊的前輩認識自己,當指導教授忙碌時,憑著他們豐富的經驗,就能解決學弟妹的各種疑難雜症。

祕訣2:

搞懂畢業門檻,謹記莫忘初衷

邊工作邊讀書的汪慧瑜,讀的是普通班,而非在職專班,無法利用假日上課,從想題目、寫文章拚發表、趕在畢業年限前,得用寒暑假,閉關寫論文,時間緊迫性可想而知。

除了上課與論文,研究生還要先搞懂各系所畢業門檻。例如不少系所要求研究生發表文章,不僅要獲得刊登,文章有沒有經過外部審查、掛名順序,都影響發表點數的多寡,進一步也影響畢業時程。

以師大教育資訊所為例,學生投稿TSSCI、SSCI分別能獲得3至5點,國內研討會只有0.5點。博士生想畢業,論文要登上SSCI,資格考時還必須累積超過4點。師大台史所則規定學生至少要參加6次研討會,在學期間還需累積滿24場演講。

政大企研所把國內外的企業實習當作畢業門檻,參與國際志工也有助於提早達標。

研究生都希望能早日「登出」研究所,理工系所多半能在兩年內完成,但文科讀三年以上是家常便飯,稍有拖延就會超過碩士班的四年大限,一旦逾期畢業被退學,更是功虧一簣。

汪慧瑜指出,自《大學法》修正後,懷孕婦女或生養3歲以下小孩的新手父母,都有「育嬰」休業時間,為研究所的學習計畫增添彈性。

「探索研究所,從大一開始都不嫌早,」紀大偉認為,在研究所密集、高壓的學習情境裡,有人覺得心甘情願,有人則感到一事無成而想要離開,差異在於興趣和能力,這兩樣東西騙得了別人,但說服不了自己。

彭明輝直言,不少研究生雖在學術圈打滾多年,但對於研究是什麼、為什麼要做研究,仍舊不明所以。如果沒有弄清楚讀研究所的動機,為學習定向,找老師、找領域都是枉然。

無論學習目標是為了一技之長,或是想點燃心中的學術魂,老師們誠心苦勸,研究生活的孤獨與苦悶外人難以理解,唯有透過不斷地與自己對話,回到初衷,能撐到最後的關鍵,還是在於學習熱忱。

【2020研究所指南】帶您找方向!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高等教育技職職場生涯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