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經》:女人,有兩個家

文 / 一流人      2019-08-02
《詩經》:女人,有兩個家

僅為情境配圖。圖片來源:pexels



《衛風.竹竿》講的是一個女子出嫁後對娘家的思念。想家,是一種獨特的情懷。古代男子結婚不離家,而女子通常有兩個家:夫家和娘家。在這邊想那邊,在那邊牽掛這邊。

全詩共四章,第一章是這樣的:

籊(ㄊˋㄧ)籊竹竿,以釣于淇。豈不爾思?遠莫致之。

籊籊,指竹竿細長光滑。這一章翻譯過來就是:再細長的竹竿,也難甩到淇水。不是我不思念家鄉,是回家鄉的路途太漫長。寫的是一個姑娘在水邊思念家鄉,她的家鄉在淇水那邊。那姑娘站在哪裡的水邊呢?下一章就會告訴你。

第二章是這樣的:

泉源在左,淇水在右。女子有行,遠兄弟父母。

「泉源」是衛國的一條河流,流向東南,與淇水匯合。所以,這女子是在衛國的泉源河邊思念家鄉的淇水。「女子有行」的「行」指出嫁。這段翻譯過來就是:泉源長流在左,洋洋淇水在右。女子注定遠嫁,離開父母弟兄。

若說人生苦,那女子的一生更苦。男子若苦,只是心裡苦,女子的一生是實實在在的苦。這實實在在的苦就表現在女子一生的兩次重大轉折中:一是為人妻,二是為人母。為人妻,是從嬌憨任性的女孩變成端莊明理、勤勞能幹的女人;為人母,先不提生育之苦,就說上有老、下有小這事兒,哪怕生活不艱辛,心裡也會覺得很艱辛。所以說,古人嫁女兒都是哭嫁,因為古人明白,女兒一出嫁就要受苦了。而今人的不明白在於:女兒出嫁就是奔幸福而去的。這念頭本來就不理性,如若女兒在夫家受了苦,娘家再吵著要為女兒撐腰,就更不理性了。我就曾見過這樣的女孩子,嫁人後依舊不改做女兒時的任性,動不動就翻看丈夫的手機,每天要給丈夫打十來個電話,探問行蹤,男人一煩說了兩句,女孩就叫來老娘撐腰,最後把男人逼得離家出走。也就是說,你若不明理,哪怕對方再富有,那福分你也擔不起。

在夫家,女人有苦無處說。若跟婆婆說生育之苦,婆婆會說:「誰沒生過啊?」若跟丈夫說養兒育女、伺候公婆太辛苦,男人會說:「女人不就應該如此嗎?」之後,女人漸漸就沉默寡言了,這時,回憶起在娘家時的自己,曾經那麼快樂、天真。

我們看下一章:

淇水在右,泉源在左。巧笑之瑳(ㄘㄨㄛ),佩玉之儺(ㄋㄨˊㄛ)。

瑳,指玉色潔白,在此形容女子開口說笑露出潔白牙齒的樣子;儺,指婀娜,形容女孩子在娘家遊玩喜樂時佩玉叮噹的美好樣子。這一段翻譯過來就是:洋洋淇水在右,泉源長流在左。皓齒巧笑燦燦,佩玉叮噹婀娜。這是在回憶在娘家時的生活。在娘家時,我是個皓齒巧笑、佩玉叮噹的快樂姑娘,那時的生活真是讓人終生難忘。一旦嫁人,如果繼續皓齒巧笑、佩玉叮噹,夫家就會認為你不莊重,因此,只好皓齒深藏,布衣裙釵,辛苦且端莊。

所以,本詩的最後一章寫的是這女子淡淡的憂愁:

淇水滺(ㄧㄡ)滺,檜(ㄍㄨˋㄟ)楫松舟。 駕言出遊,以寫我憂。

這一章說的是:淇水嘩嘩如訴,檜木做槳啊松木做舟。總說駕船回娘家啊,好好訴說我的憂愁。

在夫家的女人,即使有諸多苦,也無人可訴說。那究竟有哪些苦呢?

其實,為了不讓女兒在夫家受太多的苦,娘家在嫁女兒時會反覆叮囑女兒四件事:一是上孝公婆,二是中敬丈夫,三是下撫子女,四是灑掃庭除。這四件事,都是苦,只有做好了,才能轉苦為樂。

所謂「上孝公婆」,此為第一難。如果女孩子不懂得上孝公婆,她就有可能遭丈夫的厭棄。因為中國古代男人結婚並不離家,新婚夫婦常跟公婆一起生活,男人以畏懼父母為孝。若媳婦與公婆建立良好關係,那男人就活得沒有壓力,否則就會被迫二選一。通常,男人會在母親的壓力下選擇拋棄妻子,比如那首著名的《孔雀東南飛》。即便女子再溫良賢淑,也未必能得公婆的歡喜,所以婆媳關係難處,一直是中國的一大特色。這裡邊最重要的是男子的態度,如果男子隱忍懦弱,婆婆強悍而又嫉妒兒子與媳婦的恩愛,哪怕媳婦再好,也會有悲劇發生。其實,公公之所以叫公公,就該主持公道;婆婆之所以叫婆婆,就該有一片慈悲婆心。公婆能以公道慈悲心對兒媳,兒媳能以孝順寬容心對公婆,就能合兩方之好,而一切不都是為了那個男人好嗎?好呢,就多聚聚;不好呢,就主動迴避一下,但兒媳一定不能缺了禮數,總之,不讓丈夫為難就好。

所謂「中敬丈夫」,是第二難。人有了肌膚之親後,容易產生「輕慢心」,而快嘴不走心的女人更容易「輕慢丈夫」。女人尤其不能說「你瞧瞧人家隔壁老王怎麼怎麼」、「你再瞧瞧隔壁老李」……

這樣會讓丈夫嗔恨,因為男人不見得比女人心大。其實,學會正確而溫婉地表達,是人生重要的一課。同樣的話,好著說,人就顯得溫柔敦厚;狠著說,就會剜人心窩。良言一句暖三冬,能對外人彬彬有禮,也不要對親人甩狠話。能跟丈夫「相敬如賓」也是一種境界。給足丈夫面子,自己沒虧了什麼,反而能得丈夫的敬重。人生苦短,非得跟親人較勁,弄得自己成天不自在,就是愚蠢。女人一定要記住:有一種幸福,來源於讚美,來源於臣服。

第三條「下撫子女」,這是現如今女人的一大痛。愈缺愛的女人愈焦灼,抓不住丈夫就折磨孩子,愈死盯著孩子,孩子就愈緊張,愈緊張就愈容易得病。如此惡性循環,母親抓狂,孩子也愈來愈虛弱。所以,古人教育女子,為人父母要先有一顆悠然的心,悠然了,孩子才能快樂成長。我們現在太講究讓孩子「成才」,而不講究讓孩子「成人」,其實,成人比成才更重要,培養出一個對社會、對家庭有責任心、有擔當的孩子,才最重要。《小雅.小弁》中對父母的要求是:「靡瞻匪父,靡依匪母。」說的是,不讓你高看的不是父親,不讓你依戀的不是母親。父親要以他的意志和德行來提高兒女對世界的遠瞻,母親要以她的溫柔和智慧來供給兒女悠遊世界的寬度。

第四點是「灑掃庭除」。一個女人如果成天邋邋遢遢的,丈夫便不願看你;成天怨東怨西,孩子便也怕你。這家,就沒個好了。勤勉,也是一種美德。庭院潔淨、衣著整齊,心情也會美好。幹活這事兒,你若總想著是為別人幹的,就不會快樂。怕就怕家務活你全做了,還擺臉色,那就萬般不落好了。你若一邊幹活一邊讚嘆自己有結實的身體、靈活的四肢,在潔淨之餘犒勞自己一杯熱茶,「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如此這般,該多麼美好!

既然女子有兩個家,在娘家,就做個快樂的姑娘;在夫家,就做個快樂的女主人,照顧好、管好那些老人、大人和孩子。你本領高強、慈悲端莊,既像高大潔淨的棟樑,又似無處不在的芬芳。因為你的存在,這個家族「小王國」會永遠幸福、安康……

《衛風.竹竿》籊籊竹竿,以釣于淇。(1)豈不爾思?遠莫致之。(2) 泉源在左,淇水在右。(3)女子有行,遠兄弟父母。(4)淇水在右,泉源在左。巧笑之瑳,佩玉之儺。(5) 淇水滺滺,檜楫松舟。(6) 駕言出遊,以寫我憂。

【語譯】再細長的竹竿,也難甩到淇水。不是不念家鄉,是路途太漫長。泉源長流在左,洋洋淇水在右。女子注定遠嫁,離開父母弟兄。洋洋淇水在右,泉源長流在左。皓齒巧笑燦燦,佩玉叮噹婀娜。淇水嘩嘩如訴,松檜做槳做舟。幾度駕船欲行,以解我之鄉愁。

【注釋】 1. 籊:細長的樣子,一說光滑貌。2. 豈不爾思:怎能不思念你。致:通﹁至﹂,到達。3. 泉源:衛國水名,流向東南與淇水匯合。4. 行:出嫁。5. 瑳:玉色潔白,形容開口露齒貌,一說笑的樣子。儺:通「娜」,婀娜,一說有節奏地擺動。6. 滺:河水蕩漾的樣子。檜:常綠喬木,又名刺柏。楫:船槳。松舟:松木的船。

本文節錄自:《詩經:三千春秋的深情(上)曲黎敏品100首詩經名篇》一書,曲黎敏著,高寶出版。

關鍵字: 生活心靈成長閱讀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