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還原上海金錢本色

文 / 蕭維文    
2001-04-01
瀏覽數 14,750+
還原上海金錢本色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上海南證大樓17樓賓室?,五台行情揭示的顯示器,不斷跳動著最新的股市行情。陳文進頂著前晚應酬的醉意,開始了一天操盤的工作。

南證大樓樓高二十二層,一樓營業廳擺滿了上百台的電腦,這?是提供散戶交易的場所,一樓隔間還有一個中戶室,每人有一台專用電腦,而中戶的實力大概在數百萬元人民幣;要登堂入室進入貴賓室,則至少要有上千萬的身價,而且樓層愈高,身價愈高。陳文進躋身的十七樓有四個隔間,每個房間都至少有一個億的操盤實力。

曾經幫翁大銘、豐銀吳代工的陳文進,在臺灣也曾經有過一段輝煌的歲月。從合作金庫的證券課員,到主力操盤手、超級營業員,看盡了台股七○年代風華與隕落,更在這場金錢遊戲中嘗到了苦果。他回憶說,臺灣黑道只准賺錢、不准賠錢的委託操作原則,在行情好時還能相安無事,一旦行情逆轉,就只有吃不了、兜著走。他說,「我就這樣頭頂著手槍,被黑道帶著環島一周。」

在臺北股市市況低迷、資本結構丕變的情況下,他決心到大陸另闢天地,並且擺脫證券市場的本業,投入實業,於是大江南北跑,開過餐廳、也從事製造業,但幾年的奔波,終究一事無成。

這時候他開始嗅到大陸股市蠢蠢欲動,於是幾百萬、幾百萬元的在市場上小試身手。1996年鄧小平的身體狀況,一直打壓著大陸股市。過去操盤的經驗告訴他,該是搶進股票的時機了。就在鄧小平死訊將大陸股價指數打落至最低點時,陳文進大舉集資買進股票,隨著利空出盡股價回升,陳文進這一波狠狠地撈進一、兩千萬人民幣。

這次賺錢經驗,讓他重回老本行,他開始認真鑽研當地證券法令、研究當地市場生態。他發現了一個猶如臺灣七○年代的股市叢林:投機氣氛彌漫、內線交易橫行;莊家(主力)、公司派套殺散戶的戲碼如出一轍。

陳文進把當年在臺灣主力操盤的手法移植大陸,和公司派聯手,藉題材炒高股價,再藉利好(利多)消息出脫股票。陳文進打開電腦軟體上的股價歷史走勢圖,細述他的輝煌戰績:他曾經將ST昆機這只股票,透過紅塔集團介入的題材,從三元的股價,硬是拉到十二元;龍騰科技的線形也看得到他炒作的功力;具有台資背景的宏盛科技也看得到他拉抬股價的身影。

不過股票市場爾虞我詐,這樣的模式也並非無往不利,碰到莊家對做、或者公司派伺機倒貨,常常就功虧一匱。

可以投機、不可違法

目前陳文進的客戶主要以本地的大戶金主,金額由數百萬到數千萬都有。由當地券商做保證,雙方簽定資產管理協定,協定採保底制,也就是每年保證還本給客戶。另外再給付客戶15%的利潤,至於操盤手的操盤盈虧由操盤手自負。由於大陸的利率低,貸放利率約在6%左右,有本事能從銀行借得到錢的人,自然願意委託他操作,每年可以坐享一倍多的利差。

去年兩岸股市表現殊途,大陸股市更是在全球股市皆墨的情況下,一枝獨秀。大陸開放投資B股,更引爆了台資的大陸熱。臺灣許多中實戶開始向大陸市場投石問路,並且間接找上了陳文進,但他並不是來者不拒。他說,臺灣的客戶對於拆帳斤斤計較,反而沒有阿拉(上海人)來得「阿殺力」。過去在臺灣被黑道追殺的餘悸猶存,陳文進對客戶的選擇更加謹慎。

「股票市場雖然充滿投機色彩,但在大陸股市闖蕩,千萬不可違法。」陳文進除了頂著安提瓜和巴布達國駐中國商務代表的外交官護身符外,多年闖蕩中國的經驗,讓他悟出「可以投機、不可違法」的明哲保身之道。

上海證券報上「台商買空賣空 判處無期徒刑」斗大的標題,不時提醒著他。他說,台商把過去臺灣空中交易那套搬到大陸來,「跟大陸政府搶稅、一定沒好下場」。

面對B股開放掀起的大陸股市狂潮,以及大陸證券市場加速法制化。陳文進意識到單打獨鬥的游擊戰已經不能應付局勢的變化。於是他依照當地法規,取得六張當地的證券分析師的牌照,與朋友集資三千萬人民幣,成立了一家證券投資顧問公司,除了從臺灣招兵買馬找來一些基金經理人,並延攬上海財經大學校長出任榮譽董事長。陳文進亮出上海財大的招牌,想開始打一場正規戰。

二月二十九日下午,中國證監會宣布B股市場停牌交易五天,並開放存有外幣存款的民眾買賣B股。連跌數天的A股,在消息面的刺激下,急拉尾盤收紅。陳文進坐在電腦螢幕前扼腕,「早有內線就好了。」下午三點半股市收盤,陳文進離開南證大樓的貴賓室,但生意才真正開始。

華燈初上,上海仙霞路上夜總會霓虹燈閃熾,某卡拉OK店內,台語歌曲盈耳,台商川流不息,陳文進正招呼著來自臺灣的金主,在座的還有本地銀行的貸放主管。一場金錢遊戲才正開始。

金上海的資本市場彙集了各路資本家,流連在歌舞升平,而紙醉金迷的夜上海正逐步還原資本主義的本色。(蕭維文)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兩岸要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