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趁早儲存腦本以防老年痴呆症來襲

文 / 林季蓉    
2000-09-01
瀏覽數 10,600+
趁早儲存腦本以防老年痴呆症來襲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二十世紀初,阿茲海默氏症——或是俗稱的老年癡呆症——原本只是一種罕見的神經學診斷名詞,現在卻已經成為家喻戶曉的用語。我們經常會因為一時的健忘或是混淆而取笑自己或別人得了老年癡呆症。

但是,如果有一天我們身邊最親近的人不幸墜落老年癡呆症的深淵,恐怕再也開不起這樣的玩笑了。

《難以忘懷:一個阿茲海默氏症的故事》(Hard to Forget: An Alzheimer’s Story)一書的作者皮爾斯(C. P. Pierce)形容阿茲海默氏症是「在一個人失蹤的那一刻才開始的故事」, 短短的一句話,道盡了患者本身和親人所經歷的磨難。現年四十四歲的皮爾斯的父親和四位近親皆死於阿茲海默氏症。

原本作者的母親對父親的病情採取逃避的態度,直到有一天出門散步的父親竟然在三天以後竟出現在兩州以外的城市,母親才不得不面對現實。

即使在科技如此先進的今天,阿茲海默氏症仍然無法治癒,也無法預防;專家甚至無法確定此一疾病形成的原因。

目前全球約有一千兩百萬名阿茲海默氏症患者;根據專家的預估,這個數字將隨著全球人口成長與人類平均壽命延長於二○五○年暴增為目前的三倍以上。

美國的「阿茲海默氏症協會」(The Alzheimer’s Association, U.S.A.)將此疾病喻為二十一世紀最嚴重的傳染病。美國的情況尤其迫切,原因在於所謂的「戰後嬰兒潮」占據美國人口結構中相當重大的比例。

這群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出生的人口將在二○二○年進入高危險期,也就是六十五歲上下;其中最年長的一批則將邁入七十五歲大關。

目前美國約有四百萬名患者;他們每年消耗一千億美元的醫療費用,而平均一位患者的終身醫療費用約為十七萬四千美元。

阿茲海默氏症的魔咒可望解除

也許就是因為牽涉到的醫療費用和社會成本非同小可,近年來大量的研究經費和關注不斷擁入,使得政府,企業和學界的研究腳步急速加快,研究的範疇也更寬廣。

名人患者的相繼曝光亦不無幫助;例如,美國前總統雷根和四○年代的著名艷星麗泰海華絲相當程度地提高了阿茲海默氏症的知名度。現年八十九歲的雷根已經不記得自己曾經是世界上最有權利的政治領袖之一。

美國總統柯林頓於今年七月宣布美國政府將提撥五千萬美元的經費做為未來五年的阿茲海默氏症研究之用。消息一出,當時正在華盛頓舉行的二○○○年世界阿茲海默氏症會議馬上揚起一片歡呼之聲;

雖然幾個主要學派對於阿茲海默氏症的形成原因仍然爭論不已。比較理性和樂觀的學者則希望此次會議能夠將既有的研究成果和醫療資訊整合起來,真正改善阿茲海默氏症患者的生活。科學家同時也在此次會議中公布了阿茲海默氏症疫苗的初步臨床試驗報告,結果令人相當滿意。

二○○○年世界阿茲海默氏症會議所傳達出來的種種訊息激起了各界高度的想望,科學家們首度意識到阿茲海默氏症無法被打敗的魔咒可能即將破解。也許「戰後嬰兒潮」的父母輩可能等不到這一刻,至少他們自己總等得到吧!

無法逆轉的危險因子:年齡與家族病史

老年癡呆症的兩大危險因子分別為年齡和家族病史。一個人的得病率會隨著年齡增長而變大;如果直系親屬當中有人罹患此病,其得病率為一般人的三至五倍。如此看來,這根本是一場沒有勝算的戰。我們不可能愈變愈年輕,偏偏人類的平均壽命又愈來愈長(民國八十七年的台灣男性平均壽命為七十二歲,女性為七十七歲);家族病史也不是我們有能力可以改寫的。

至於眾所矚目的生化科技能否提供準確的基因測試,幫助我們找出高危險群呢?根據《時代》雜誌的報導,答案既是肯定,也是否定。科學家已經發現三種基因突變會導致發生在三十歲至五十歲之間的早發性阿茲海默氏症,但是目前僅能提供其中一種的基因測試。早發性患者約占所有患者的六%;不過這些人很可能早就知道自己的命運,因為他們多半已經目睹父母或近親在中年時期落入阿茲海默氏症的魔掌。

另外,科學家也已經發現六五%的阿茲海默氏症患者擁有一種名為APOE4的基因變化,但是很多遺傳到此一基因的人即使到了九十歲也沒有發病。科學家相信還有超過十個,甚至數十個基因可能會增加得病的機率。這也就是為什麼有些人會得病,卻有更多人終其一生也不會得病的原因。就像心臟病和糖尿病一樣,阿茲海默氏症的形成原因很可能不只一種。

操之在人的危險因子:環境因素

正因為科學家發現基因本身並不足以導致阿茲海默氏症,所以他們正在積極尋找其它可能的危險因子——特別是環境因素,希望能夠幫助那些所謂的高危險群降低得病的機率。

換句話說, 生活方式的選擇很可能和年齡及家族病史一樣,也是危險因子之一。

科學家希望,一旦我們瞭解基因和環境之間複雜的交互作用,就可以提早做出診斷, 讓患者在腦細胞開始萎縮和惡化之前接受適當的治療與照顧。

多年來科學家一直相信一個人年輕時期的生活經驗很可能影響日後阿茲海默氏症的發展過程。

二○○○年世界阿茲海默氏症會議中所發表的許多研究報告正好呼應了這項說法。

例如,克利福蘭大學醫院發現,高脂肪飲食與阿茲海默氏症的發病率具有聯帶關係。

自一九九一年起,科學家持續追蹤平均年齡為七十歲的三百餘名研究對象的飲食習慣。他們發現同樣帶有APOE4基因的個案當中,攝取高脂肪食物者得到阿茲海默氏症的機率比攝取低脂肪食物者多出七倍。

頭好壯壯 ,拒絕痴呆

此外,一份來自南加大的研究報告再次肯定了教育程度與阿茲海默氏症得病率之間的關聯性。科學家將六年或是少於六年的小學教育定義為低教育程度;他們發現在一百五十一名阿茲海默氏症個案當中有一百四十一人屬於低教育程度,比率高達九○‧四% 。

另一所大學醫學院的研究更進一步指出,所謂教育不應該局限於正式的學校教育;任何可以刺激腦力的活動,都屬於教育的範疇,例如閱讀,外語學習,橋牌和運動等等。

根據這份研究,中年時期鮮少從事心智和體能活動者的得病率為一般人的三倍,而六歲至十八歲之間的大量閱讀活動尤其有助於日後腦細胞退化速度的減緩。

不過專家並未把看電視歸為此類,因為看電視時我們的大腦處於靜止狀態。換句話說,我們的大腦就像肌肉一樣,一不用就會消失。我們必須及早鍛鍊腦力和儲存腦本,將來才有本錢支付心智能力的折損 。真可謂「少壯不努力,老大徒傷悲。」

值得注意的是,專家也強調教育程度只能做為間接指標,因為一個人所接受的教育還牽涉到其它的生活因素,例如醫療資源的取得,職業和休閒活動的選擇、飲食的習慣、煙酒的攝取、收入的多寡等等。教育本身是一個相當複雜的概念,不宜被過度單純化。

在我們期待科技突破的同時,或許我們應該學習如何勇敢面對現實,並且趁早選擇具有保護作用的生活方式。

當然,如果有人試圖以預防老年癡呆症為由說服你加入一個牌局或是一場球賽,可別指控對方胡扯,因為這套說詞可是具有科學根據的。

老年癡呆症的警訊

美國阿茲海默氏症協會特別製做了一份警訊清單,其中包括常見的阿茲海默氏症以及其他類型癡呆症的症狀。

阿茲海默氏症是腦細胞組織發生變化而造成的記憶力衰退和心智功能惡化的疾病;不過,並非所有的類似症狀都是由阿茲海默氏症所引起的。

專家表示,像是憂鬱症、藥物過量、脫水、貧血、梅毒、病毒感染,和缺乏維他命等等十餘種情況,都有可能產生類似癡呆症的症狀。

因此,一旦出現嚴重的智力退化, 就應該立即尋求專業的診斷。

一、影響工作技能的記憶力喪失:偶而忘記處理一、兩件公事,或是一時之間叫不出同事的名字,並不足以為奇;但是經常性的健忘或是在家裡和辦公室造成無法解釋的混淆情況,就可能有問題了。

二、無法操作熟悉的事務:人們會因為過度忙碌而分神,以至於忘了把煮好的菜端上桌;但是老年痴呆症患者不但忘了把煮好的菜端上桌,而且根本不記得自己煮了這道菜。

三、語言障礙:有時候我們會突然找不到適當的用詞;但是老年癡呆症患者連最基本和最簡單的字也想不起來,甚至自創十分離譜的替代字,讓旁人完全無法理解。

四、失去空間和時間的概念:我們偶而會記不清楚今天是星期幾或是幾月幾號;但是老年癡呆症患者會忘記自己住在哪裡,而且不記得自己是怎麼離開家裡的。

五、判斷力欠佳或退化:有時候我們明明知道天氣已經轉涼,卻還是選擇不多帶一件衣服出門;但是老年癡呆症患者會身著睡袍出現在正式的公開場合,或是在大熱天裡一口氣穿上很多件襯衫。

六、無法進行抽象性思考:很多人學不會如何做加減帳;但是老年癡呆症患者連最簡易的數字辨識和基本計算都做不到。

七、錯置物品:我們常常會忘記皮夾或是鑰匙擺在哪裡;但是老年癡呆症患者會把很多東西擺在完全不合邏輯的地方,例如把電熨斗放在冰箱裡或是把手表放在糖果罐裡,然後不記得為什麼這些東西會跑到這些地方。

八、情緒和行為的改變:每個人都會有情緒起伏的時候;但是老年癡呆症患會毫無來由地出現激烈的情緒擺盪。

九、個性的改變:人老了個性多少會有些改變;但是老年癡呆症患者的改變則相當具戲劇性,例如一個本來很好相處的人會突然變得暴躁、多疑、或是恐慌。

十、失去動力:有時候我們會對家事,工作或是社交活動感到倦怠 ,不過一般來說這種情況不會持續太久;然而老年癡呆症患者對平常最熱中的活動也完全失去興趣。

本文出自 2000 / 09 月號

第171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