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陳丕宏:不成功是很disgusting的事 1

文 / 方雅惠    
2000-03-01
瀏覽數 17,200+
陳丕宏:不成功是很disgusting的事 1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一月二十四日早上六點寒冬的清晨,天才濛濛亮,桃園中正國際機場入境出口接機的人冷冷清清、三兩成群,持續幾天的灰濛天色依舊濃得化不開,空氣中盡是潮溼及冰冷。從美國舊金山出發,美商宏道資訊(BroadVision)總裁兼執行長陳丕宏身穿深藍運動背心、黑色牛仔褲,腳下踩著球鞋抵台。

甫從舊金山半夜起飛、台灣早上六點降落的長榮飛機下來,陳丕宏眼眶下的黑眼圈讓他看起來似乎有點疲憊。

在台灣過一個夜、停留兩天,陳丕宏又必須在一月二十五日晚上八點五十分行色匆匆地趕往下個驛站:香港、日本、新加坡。「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眼角帶著一絲長途飛行疲倦的陳丕宏,仍輕鬆地談笑。

這一天比陳丕宏早一步走出機場的宏?集團總財務長黃少華,過兩天也馬上要再出境。目前擔任宏?進軍網際網路大將的黃少華也說:「Internet不能休息。」

不休息的陳丕宏搭乘租來的賓士專車抵達下榻飯店梳洗一番後,八點整,換上簡單的白襯衫、花領帶,他又神采奕奕地走到同一家飯店的會場,站在來自全球各地宏道分公司的主管面前演講、開會,這一講就兩個半小時。

十點四十分,會議結束,陳丕宏啟程拜訪客戶。下午二點,他得對金融界人士發表演說,接下來則是三點半的記者會及六點在圓山的晚宴。羿日當然也是馬不停蹄的行程。

甫從美商甲骨文(Oracle)轉戰宏道,並任亞太日本區總裁的何經華就形容陳丕宏每天睡不到四個小時的拚勁是:「做到掛為止。」

網際網路的建築師

早在一九九三年,網際網路仍混沌未開,台灣土生土長、現年四十三歲的陳丕宏便於美國加州紅木市(Redwood City)創立宏道,並一頭栽進電子商務領域。而今電子商務蔚為風潮,宏道的價值也跟著水漲船高。

自九六年上市,宏道每年營收成長率平均超過百分之百,九八年首度獲利四百萬美元,是電子商務領域中少數賺錢的公司;九九年營收則超過一億,獲利超過一千八百萬,今年營收更預期突破兩億五千萬。目前市值達七十五億,相較九六年成長近十九倍。

相較於同樣位於紅木市的資料庫軟體領導廠商甲骨文,年營業額約七十五億美元,宏道顯然仍微不足道;相較於微軟的市值五千億,宏道更是遠遠不及;但九九年九月二十七日出刊的美國《Business Week》,卻評選陳丕宏為「全球電子商務領域最具影響力二十五人」之一,和日本軟體銀行總裁孫正義為榜上僅有的兩位亞洲人。

宏道提供的「One To One」(一對一)系列套裝產品,可協助企業在一百天的時間內建構電子商務,快速轉型為「.COM」公司,有如速食軟體般簡單。

使用者並可藉由簡單的介面制訂個人化的產品、價格及促銷方案,企業內部也可運用於管理產品、價格、合約及客戶資料等,亦有針對金融界的個人化金融交易服務。可以說從編寫網頁、網站維護、更新等基本動作,到針對客戶進行一對一的服務及促銷,宏道的產品均可滿足客戶的需求,因此陳丕宏被譽為「網際網路的建築師」。

宏道的客戶涵蓋金融服務業、零售業、物流業及高科技產業等各行各業,包括美國航空、摩托羅拉、北電網路、三星電子及Wal-Mart(美國最大零售百貨),台灣則有台灣中小企業銀行、上海商業銀行、台證綜合證券及怡富證券。若以商業形態區分,「企業對客戶」業務占宏道總營收五六%、「企業對企業」占三六%、「企業對員工」(如知識管理)則占八%。

宏道每年以超過百分之百的成長率快速茁壯,去年更以三五%至三六%達到同業之間最大的市場占有率,並接下知名客戶Wal-Mart、Xerox,已被認定是電子商務領域的贏家。

菲利浦伊凡斯及湯馬斯渥爾斯特在九九年底的《哈佛企管評論》中指出:「第二代的電子商務已經浮出檯面。它對經營管理上策略運用的仰賴更重於技術上的創新發明,其競爭優勢的戰場將在接觸的廣度(Reach)、與消費者的親密度(Affiliation),以及資訊的豐富度(Richness)這三個面向展開。」

宏道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給電子商務經營者往三個面向拓展的工具軟體,強調一對一的個人化服務機制,尤其能幫助經營者建立與消費者的親密關係。陳丕宏以「波斯灣戰爭」來比喻電子商務戰場,而宏道就是軍火供應商,不論那一方勝利,宏道都是贏家。

《哈佛企管評論》也指出:「在第一代的網路商業世界裡,電子商務網站的經營重點在於搶占地盤。沒有一家實體業者可以在網路零售業市場中獨占鰲頭,就算是最擅長資訊科技運用的Wal-Mart,到目前為止,對進軍網際網路市場也顯得一籌莫展。」

而Wal-Mart目前已成為宏道的客戶,更證明新一代的電子商務來臨,宏道將從實體業者紛紛涉足電子商務的風潮中大有斬獲。不過台灣一家積極進入電子商務領域的美商電腦公司總經理,對宏道能否在台灣施展開來,仍持懷疑態度。

美國《Business Week》預期:「如果陳丕宏夠幸運並真正努力去做,他有機會在電子商務裡扮演和克羅克(R. Kroc,麥當勞的創始人)在漢堡業同樣重要的角色。」

陳丕宏的魅力究竟何在?

創業成功之道在於專精

看起來斯文有禮、同時極具美式領導人風采的陳丕宏,對於成敗有非常強烈的好惡。被問及對「失敗」的看法,他會毫不遲疑地說:「不在我的字典內。」

不喜歡失敗是陳丕宏的天性。他自承,因為不喜歡輸,打球時輸了他也會很火大。但長大之後,他對成敗體會更深,知道不是每件事都可以贏,要贏也必須贏得光采,而非不擇手段。即使如此,至今陳丕宏如果碰到輸掉交易的情況,仍會吃不下飯,「非常非常倒胃口,我對輸贏很在乎,」陳丕宏說。

宏道台灣分公司亞太業務關係發展協理吳大任說,陳丕宏曾以「disgusting」(倒胃口)來形容他對失敗的感覺。他認為陳丕宏對成功有非常強的堅持,「不會因為股價漲到一百美元,就鬆懈下來。」

努力避免失敗、追求成功的陳丕宏三十二歲就嘗到成功的果實。陳丕宏三十歲創立Gain Technology(贏家),資金來自極賞識陳丕宏的松下電器水野博士的一千五百萬美元。九二年,資料庫知名廠商賽貝斯(Sybase)以一億美元收購「贏家」,讓陳丕宏頓時成為矽谷華人創業成功的傳奇人物。

這則傳奇深深吸引了當時人在賽貝斯的何經華。之前任甲骨文台灣分公司總經理的何經華,去年並獲選甲骨文「年度最佳總經理」,也曾經亟欲自行創業,最後選擇宏道為下一個舞台,他自喻這猶如企業內部創業,「風險較小,機會成本也小很多,」他認為創業成功有三個不同的境界,最高境界是名留青史,上市上櫃次之,再次之則是被購併,而陳丕宏第一次創業即屬於第一個成功的境界。

何經華表示,被購併的公司通常掌握關鍵技術,技術不是很成熟,但要等技術成熟再把市場打下來,接著再上市上櫃,路是滿遠的。「有大公司認為你能彌補它產品的不足,公司才兩年、三年就被買下來,這算是最簡短的成功,許多『.COM』公司(網路經營者)皆是,很多人決定脫手,也是很不錯的財富,」何經華說。

何經華分析陳丕宏的創業成功之道在於:「非常focus(專精),寫出一個非常sharp(形象鮮明)的產品,而且是全新產品,」他估計,首次創業至少為陳丕宏帶來三、四千萬美元的財富,「那次創業成功後,其實他就可以退休了。」

但不斷追求成功的陳丕宏卻再次締造何經華口中「簡直不可同日而語,相差數百倍」的二度成功,並不斷往創業的最高境界挺進。

企業能夠永垂不朽,在創始人身後仍為眾人所知,如科技產業的微軟、IBM、甲骨文及英特爾等,或是麥當勞、迪士奈及可口可樂,「應當是所有創業者的夢,」何經華說。

發現自己的特質

一九五七年生的陳丕宏並不是管教出來的小孩,或許因而更懂得自我要求。出身自公務員家庭,在家中排行老么,上有一個哥哥、三個姊姊,當陳丕宏長成青少年,兄姊均已離家在外,而父母親在教養過四個小孩後也無力再管他,於是對他採放牛吃草的態度。

念弘道國中時,陳丕宏下課後最愛往西門町的同學家到處串門子,陳丕宏打趣說:「我媽媽常常不知道我人在哪裡。」

雖然家風開明,陳丕宏仍很懂得上進。沒考上建國中學,對陳丕宏是個不小的打擊,所以念師大附中時,他非常專注於學業。「那大概是我這輩子最認真的時候,」陳丕宏說。

陳丕宏口中的兄姊都很優秀,位於台北市貴陽街的陳家隔壁及對門也各出了一位台大狀元,而陳丕宏顯然也耳濡目染了這種氣質。大學同學、現為凌陽科技副總經理陳陽成形容對他大學時的印象:「一看就是『優秀型』,」來自南投的陳陽成認為,陳丕宏一看就是在台北長大的小孩,感覺上英語及數學的基礎比較好。

高中時期拚命地努力,陳丕宏大學聯考如願考上第一志願台灣大學,先就讀化工系,大二時再轉系到第一志願電機系。陳陽成回憶當年的台大電機系已將近十年都是第一志願,「我們這一屆大一入學時一百一十人左右,畢業時卻將近一百四十個,有二十幾個人是轉系生,」陳陽成說。

宏三科技總經理歐陽為賢也是轉系生,談起大學時代的陳丕宏,歐陽為賢第一個印象是:「沒什麼特別的地方,只覺得他長得帥帥的、高高的。」

歐陽為賢說,電機系是很多念理組學生的夢。他自己先是考上交大控工系,後來重考考上台大機械系,再轉學到台大電機,「我就是看不開,」當時電機系的熱門程度可見一斑。

追逐第一的陳丕宏,卻自認大學四年是混過去的。陳丕宏說,愈到高等學府愈發現高手雲集,其實是很正面的經驗,他並不至於因此自暴自棄,「最重要是如何發現自己的特質,」陳丕宏說。

在大學時期,陳丕宏發現自己的特質不是把書念得很好,然後往學術界走。他表示,在台大要很傑出並不容易,在那樣的環境要更瞭解自己的擅長,「同學裡有些人always拿書卷獎,很用功,我在台大時卻不太用功;此外就是很smart,然後我也發覺和別人比起來,我不是真的那麼smart,」陳丕宏說。

大學時比較鬆散,也是因為高中過了很緊張的三年,上大學後自然放鬆,「而學習這東西一旦放鬆,沒有保持在高度水準,就很難再追上,」陳丕宏說。

陳丕宏對學習的瞭解也來自學音樂的經驗。自小唯一被要求的事就是拉小提琴,陳丕宏認為學音樂是一件要長久磨練的事,「凡需長時間磨練的事,都可以培養不怕困難的精神,而且音樂不能錯掉一個音符,有一點錯誤,就輸掉了,」陳丕宏並說,即使很嫻熟,仍要每天不斷地練習,否則兩個星期不拉就忘了。不過據說陳爸爸每次聽他拉小提琴,都覺得像殺雞一樣。

陳丕宏自認大學時並不是感到無法與他人競爭而放棄,而是感受到太多好玩的事情。他參加中國工程師協會台大分會,並擔任會長一職,也參加交響樂團拉小提琴、合唱團唱男低音,還會作詞作曲、自彈自唱。大學同學、新鼎系統副總經理徐鴻森說,大學時期的陳丕宏頗有女人緣,跑八百公尺,還有女生當啦啦隊為他加油。

雄心+動作快 = 贏家

一九八一年,二十四歲的陳丕宏負笈美國印第安那大學念碩士學位,也首次接觸到網路。陳丕宏描述當時的新鮮感覺:「在學校裡,每個人都有一部電腦及數據機,每個人都可以上網,柏克萊又是Unix(作業系統)的發明地,是全世界最領先的地方,當別人都還沒聽過時,我們已開始用C語言寫程式。」

接觸到美國先進的環境,陳丕宏在學習時又加足了馬力。「因為在台大沒有好好念,而美國又是那麼advance(先進),所以有點像在師大附中一樣認真,尤其是在念博士時,」陳丕宏說。

陳丕宏在美國曾當過「家庭主夫」。八一年到八三年,陳丕宏和妻子同樣在印第安那大學念碩士,後來陳丕宏繼續到美國加州柏克萊大學念電腦科學博士,而妻子就開始工作,擔負家中生活大計,過了一段「她負責賺錢,我負責燒飯」的日子。

八八年拿到博士學位後,陳丕宏起初進入Olivetti研發中心擔任專案經理,負責多媒體與使用者界面的研發工作,這時已有許多朋友找他創業。

矽谷當時已興起一陣創業的風氣,而陳丕宏也早已認知自己的特質不在學術性工作,從學校畢業六個月後,陳丕宏決定創業。「那個時點很好,因為才剛開始工作,沒有事業基礎,也沒有什麼損失、包袱,」陳丕宏回憶。

創業是每個矽谷華人的夢。陳丕宏大學同學歐陽為賢曾在美國南加州待了近十年,後來也回台創立宏三科技。歐陽為賢說:「幾乎在美國的中國人都曾聊過要創業,」他表示,除了張忠謀那樣的少數例子,在美國的中國人發展有限,如果要走出另外的格局,只有創業。

陳陽成說,大學時代還看不出來陳丕宏會有今日的成就,但十年前同學聚會時知道陳丕宏已投入網際網路,由於進入市場的時間相當早,他已預見陳丕宏若持續下去,一定會有不錯的成績,陳陽成說:「陳丕宏創業成功最主要是因為有雄心。」

而陳丕宏的動作也很快速。八八年十二月陳丕宏決定創業,籌備了六個月時間,就於八九年六月成立第一家公司Gain Technology(贏家),專注開發多媒體軟體工具。

陳丕宏今日回想剛開始創業的自己是:「什麼都不懂,只有一股傻勁,」由於當時周遭有許多創業成功的例子,陳丕宏耳濡目染之下也被激發一股創業的雄心。當時曾有一家公司Teknikron專門召幕剛畢業的博士創業,也找上陳丕宏,他們開出員工拿三○%、Teknikron拿七○%股權的條件,陳丕宏忖度:如果他真的具備創業條件,為什麼不是他拿七○%、Teknikron拿三○%?但當時的他沒有背景、沒有經驗,也沒有與Teknikron討價還價的能力,「不如自己來,我可以拿百分之百,」最後陳丕宏這麼決定。

良駒遇伯樂

這時陳丕宏遇到一個很大的機緣,他結識了日本大阪松下電器的水野博士。

六十歲的水野是位具遠見並且愛護年輕人的長者,他和陳丕宏一見面就很投緣,陳丕宏提出開發一套多媒體軟體的想法,水野非常支持。

陳丕宏的概念主要來自當時的使用者界面都是深綠色的螢幕、淺綠色的字,對使用者一點都不友善,而陳丕宏的興趣就是把多媒體技術引進商業軟體裡。陳丕宏說:「如果資料是一張照片,那就應該呈現一張照片,」譬如現在的保險公司為汽車保險,直接在電腦上看車子的照片是很平常的事,但十多年前卻只能以文字描述,陳丕宏認為如果呈現真正的面目,使用者將更方便。

陳丕宏說:「我一直認為軟體主要的價值是提供人方便,而不是提供機器方便,而改進的方法就是多媒體,另外還有網路。」

不曾在大企業待過一天的陳丕宏對做生意可說是一竅不通,他甚至借來朋友的提案報告,熬了幾個晚上趕工,這才產生一個需要一千五百萬美元及三十個工程師的提案。吳大任記得九四年陳丕宏在美國軟體協會的一場演講還曾提及此事,「他第一次創業時,做生意的頭腦只有小學生的程度,」吳大任說。

「運氣比什麼都重要,」陳丕宏說。松下電器一向不做持股少於五○%的投資,而陳丕宏也不願意釋出一半的股權給松下,但水野博士實在又很賞識陳丕宏,以至於最後水野仍拿出一千五百萬美元,但為了不打破松下的慣例,他一股也沒有拿,松下也成為當時「贏家」在日本的代理商。

九二年,資料庫領導廠商賽貝斯(Sybase)以一億美元收購「贏家」,當時「贏家」的營收已達兩千萬美元、人數規模達一百二十人左右。其產品是一套多媒體的應用軟體,以ITV(互動電視)為使用平台,功能包括多媒體前端、處理影像等,當時在賽貝斯負責銷售這套產品的何經華說:「在當時而言是非常先進的產品。」

第一層次的成功

賣家成功地賣了好價錢,買家卻沒能成功打入市場。何經華曾跟陳丕宏開玩笑說:「你的產品對你是good sale(賣得好價錢),對賽貝斯而言是horrible buy(得不償失)。」

何經華解釋,大部分的人當時還習慣單一顏色及純文字的螢幕,「Gain的產品太fancy(花俏),而且需搭配好的硬體才能秀出它的功能,所以使用成本變得很昂貴,」具有多年業務經驗的何經華分析,「客戶很難自己去合理化為什麼要買這麼眩目的產品。」

賽貝斯買下「贏家」的產品之後,一直滯銷。何經華說,客戶多半的評價是:「Oh! It’s a nice toy, but too expensive.(它是個很好的『玩具』,但太昂貴了。)」或者是:「I can live without it.(沒有它我也能活。)」

何經華認為,「贏家」市場失利的最主要原因是:「它不是must have(必須的),美觀有餘,實用稍微過頭了一點。」之後一些同質性的工具軟體如Powersoft (賽貝斯購併的另一家廠商)問世,「贏家」也就失去地位,而且互動電視一直沒有如預期地起飛。什麼產品才是必須的?何經華認為資料庫就是必需品,不管是買甲骨文或是賽貝斯的產品。

雖然如此,總結陳丕宏第一次創業,何經華認為,「對他而言仍是個成功的創業,也是個很好的結局。」

「贏家」被收購後,陳丕宏在賽貝斯擔任多媒體技術部門副總裁,主導互動系統的開發。九三年,陳丕宏看好互動式軟體的前景,又跳出來成立宏道,據他說,取其名的部分靈感來自母校弘道國中。

宏道一開始先設定以寬頻電視為發展平台,並和香港電訊合作開發互動電視,也就是將隨選視訊技術應用在商業用途上。

但基於在賽貝斯的經驗,陳丕宏察覺互動電視所憑藉的寬頻基礎建設非常昂貴,這時他的慧眼相中了網際網路。陳丕宏預期,寬頻服務的發展速度緩慢,絕對比不上網際網路的未來性,於是九四年他決定轉型以網際網路為平台。

歐特斯科技公司總經理黃啟瑞印證陳丕宏的觀察是正確的。黃啟瑞說,寬頻只是過渡產品,因為其需求的基礎建設花費龐大且耗時,現在寬頻會造成熱潮,是因為ADSL(非對稱數位用戶迴路)的技術尚未成熟的原因。

不過在九四年,陳丕宏的決定其實帶有很大的風險。至今他仍說:「『互動』以Web的方式呈現,讓很多人跌破眼鏡;而Web商業化的速度如此之快,也跌跛專家眼鏡。」

陳丕宏認為,網路應用第一階段由學術界開始,雅虎等大型入口網站(Portal Site)則將網路帶入第二階段,再下一個階段則是如亞馬遜(Amazon.com)等電子商務網站的天下,至於現階段,「B2B(企業對企業)將變成主流。」

陳丕宏認為,以現在的後見之明來看,當時的創業當然非常清楚,但其實當時是看不清楚的。

由於不相信網路會商業化,當時與陳丕宏一起創業的三位副總裁反對陳丕宏的決定,造成宏道很大的危機。陳丕宏試圖說動這些創業伙伴放棄寬頻定位,希望他們相信「Internet是會商業化的」。在努力幾個月之後,陳丕宏堅定自己的意志,不得不裁掉三個副總裁,「合不來就像離婚一樣,而我必須當機立斷,」陳丕宏說。

當時的宏道規模才二、三十人,同時還在募集資金,陣前換將是大忌,以至於陳丕宏回憶起那段時間,仍心有餘悸地說:「那是宏道最艱難的時刻,」經過一番走馬換將,陳丕宏分別找來新財務長、行銷副總經理及技術副總經理,並改用較資深者。

陳丕宏表示,初創時期主要著力在產品開發及市場推展,而後延攬進來這一批較資深的經理人組成的團隊,正巧讓宏道「upgrade」(升級)至另一個境界。

事後證明,宏道轉這個彎,才能夠開上了網際網路這條高速公路,而香港電訊至今是宏道唯一的互動電視客戶。

哈佛商學院教授約翰奎曲(John Quelch)曾說:「風平浪靜時需要的是管理,當變化很大、壓力逼迫、競爭激烈時,就需要領導。」

陣前換將靠的是快速決策的領導力。九五年宏道又發生研發團隊重要幹才出走的失血危機,吳大任觀察,陳丕宏雖然會慰留員工,一旦發現人心已異,他也會很快地尋找遞補人選,做法果決明快。

陳丕宏則認為,用人是很大的學問,而炒人家魷魚是更大的學問,因為不見得每個人都適合公司的環境,發現不適合的員工,雖然不至於一天就叫人走路,最多也只能留三個月。

陳丕宏能夠堅持意念,果決明快地排除掉理念不合的伙伴,據何經華說:「有時會有點殘忍,」但正是因為他的強勢而自我,才能帶領宏道度過一次又一次的危機。

讓宏道在軟體界留名

九五年陣前換將之後,年底宏道第一套產品即問世。緊接著九六年,在第一套產品才賣了六個月時,宏道在那斯達克上市。陳丕宏說,當時不但網景上市了,許多競爭者也都上市了,「宏道不上市感覺有點吃憋,」但上市並非市場生存的護身符,「如今比宏道早上市的競爭者已經一個個消聲匿跡。」

吳大任回憶,兩、三年前,市場仍然充滿不確定性,在所有客戶服務的價值觀中,一對一行銷的概念雖然有不錯的反映,但網路安全性的問題更受重視,這可以從宏道九六年IPO(初次公開發行上市)股價七美元,而且維持了將近一年的時間反映出來。「但當時Pehong(陳丕宏的英文名字)設定的目標就是在電子商務領域中成為要角,他並不是很在乎別人的看法,」在這個時期,宏道可以說尚未開始真槍實彈地打仗。

雖然苦H,但宏道是陳丕宏另一種境界的實現,已不同於把「贏家」賣掉時的心情。「他想創造一個legacy(傳奇),而不是公司沒了,就什麼都沒了,」吳大任說。

陳丕宏要寫下的傳奇是成為一隻「八百磅大猩猩」。何經華九九年第一次和陳丕宏見面時,曾經問他:「什麼時候才覺得enough(足夠)?你可以退休了,要做到什麼時候?」陳丕宏的回答是,「等宏道變成一隻『八百磅重的大猩猩』(指居於舉足輕重的地位)。」

所謂的八百磅重大猩猩,指的就是微軟、甲骨文及賽貝斯等世界一流的軟體公司,「宏道成為電子商務軟體界的八百磅大猩猩是Pehong的dream(夢想),他想在軟體界留名,也想讓宏道留名,」何經華說。

而陳丕宏的許多想法及做法讓何經華相信宏道很有機會圓夢。何經華說,雖然陳丕宏是中國人,但他底下的一級管理階層都是美國人,而且是非常資深的美國人,「宏道是很年輕的公司,網路也是很年輕的產業,但陳丕宏用的是非常資深的人,具有全球性的視野及經驗。」

畢竟在業務及行銷的全球運籌上,還是美國人較在行,從微軟、甲骨文到英特爾、IBM都是如此,「不是中國人IQ差,而是沒有機會,當然沒有這種經驗,所以變成一種惡性循環,」何經華說。

而正如「BroadVision」其名,宏道一開始即要成為全球性的企業。吳大任說,宏道一開始營運即以全球為版圖,比如日本分公司便幾乎是創始即開始運作。目前宏道在全球二十七個城市設有分公司。

此外,何經華觀察,微軟、甲骨文、賽貝斯一開始都有它們獨特的產品,而宏道的產品正是「非常sharp、非常focus、市場一定要的」,只要企業想上網際網路,宏道的產品就是必需品,「宏道已經是『Internet的Microsoft』,」只是電子商務這塊領域還很年輕,所以還沒有培養出所謂的「八百磅的大猩猩」。

人人喜歡和贏家在一起

在大猩猩傳奇裡,時機與人才是不可或缺的兩個要角。陳丕宏認為,「時勢造英雄,時代要剛好,就像二次世界大戰有很多五星上將,其他時代並非沒有軍事天才,但沒有戰爭,也就沒有這些將軍出頭的機會,」宏道成立時,網際網路還不成熟,後來網路發達之後,就一馬當先闖出來,「時機比什麼都重要,」陳丕宏說。

對的時間用對的人。陳丕宏最愛說:「上等人才能吸引上等人才,」第一次創業時,找人最困難,但宏道創立時,陳丕宏已小有名氣,找人容易許多。「多半的人都比較喜歡和贏家在一起,」陳丕宏認為,因為宏道被認為是贏家,找人就很容易。

陳丕宏相信領導者吸引領導者,而他追求成功的那份執著,也的確吸引了許許多多成功的領導者。

當選甲骨文九九年「年度最佳總經理」的何經華,飽滿而自信的臉一看就像個成功的領導人,可是只不過一趟從加州飛到紐約的距離,便使何經華決定花下極大的機會成本加入陳丕宏的團隊。

何經華進入甲骨文之前即任職於賽貝斯(Sybase),並負責陳丕宏被買下的產品銷售業務,此時陳丕宏已是他心中的傳奇人物,但始終緣慳一面。後來他到甲骨文並擔任台灣區分公司總經理,去年至美國參訪,輾轉透過朋友介紹,他和陳丕宏終於見面。

九九年底的一個星期六,原本只純粹想見面的何經華,看了陳丕宏的經營團隊,聽了他的想法,離開陳丕宏的辦公室時,陳丕宏就邀請何經華管理大中華區,何經華訝異之餘,只給了兩個字:「再說。」

在陳丕宏之前,何經華在早上七點先見了宏道的執行副總裁及前任的亞太日本區總裁,開車到陳丕宏處大概需二十分鐘的時間。沒看過何經華的履歷表,也不要求何經華提供推薦人,兩個鐘頭不到的談話,陳丕宏已經屬意讓何經華掌管大中華區,決定可說非常快速。

離開矽谷,何經華繼續前往華盛頓及紐約。在去紐約的路上,陳丕宏又打何經華的手機,這次他給的是亞太日本區總裁的位置,何經華心意仍未動搖,他謝謝陳丕宏那麼看得起他,這時陳丕宏說了一句令他思索良久的話:「千里馬難尋。」

當時是星期三,何經華承諾陳丕宏星期六回到台北和妻子商量後答覆,不過他也告訴陳丕宏,「我離開甲骨文非常、非常困難。」

即使非常困難,何經華最後還是被陳丕宏「吸」到宏道,並於今年一月正式上任,成為宏道亞太日本區總裁,負責宏道在亞太、日本及大中國區的營運規劃。

「他是個非常unique(獨特)及special(別出心裁)的人,非常了不起,尤其以華人在矽谷來講,」何經華對陳丕宏語多推崇。他認為矽谷華人較具代表性的一個是楊致遠(雅虎創始人),另一個就是陳丕宏,「依照我個人的觀點來看,Pehong的成就遠大於楊致遠,」何經華說。

何經華認為,雅虎是一個入口網站、一個搜尋引擎,時間點抓得好,就會一直擴張,「但是看不到楊致遠的一些個人特色和dream;Pehong有夢,而且有產品,而軟體最值錢的就是想法。」

本文出自 2000 / 03 月號

第165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