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看台灣:最怕習慣台灣人的溫柔和體貼

文 / 一流人      2019-04-19
香港人看台灣:最怕習慣台灣人的溫柔和體貼

圖片來源:flickr



臺灣人是溫柔和體貼的。無論是賣書的抑或賣魯肉飯的,甚至是站在開篷車上跟選民拉票打招呼的不同政黨候選人,他們的語氣和聲線,永遠都是真誠的溫柔,跟出名面口俱黑、永遠效率先於感情的香港人是兩個極端。

所以當我每次去那一檔在師大附近的街邊魯肉飯店,老闆娘跟我說「帥哥,今天吃什麼」的時候,那種感覺跟我在香港的茶餐廳聽到「靚仔今日食乜」是兩碼子的事。魯肉飯店的老闆娘是認真望著我叫我「帥哥」,而茶餐廳的大嬸是望著餐廳的電視叫我「靚仔」。

如果香港人賣的是效率,那麼臺灣人賣的就是體貼了。所以臺灣有誠品有鼎泰豐,品牌形象都一樣非常鮮明:就是要每個顧客都感覺得到受重視受尊重。可能每個打開門做生意的人都知道服務態度之重要。要如何做到,而且做得好,才是關鍵所在,才是成功之道。要體驗鼎泰豐的體貼,不在於服務員如何幫你調配醋和醬油的比例,而是在於取票等位的時候。

在鼎泰豐食小籠包通常都要排隊等位(題外話,聞說倫敦分店快要開幕,這是天大喜訊)、取票之後等待叫號,等了大半小時終於輪到,而可怕的事就在這個時候發生了。明明身在臺北,但那個「叫號」的機器卻用廣東話來叫號(而且是只用廣東話),然後在叫下一張票的號碼時,又忽然轉為用日文叫號。如此神奇,全因為站在門外幫你登記取票的知客,會在你登記時說「幾多位」的電光火石之間,判斷你來自什麼地方,然後在輪到你入座的時候,就會用你的語言去叫號,給你一個回家的感覺。來了臺灣之後,我的目標就是在離開臺北之前,練好一腔標準臺式國語,令鼎泰豐的知客小姐不必再為我選擇廣東話服務……

臺灣有網民說,鼎泰豐就像飛機一樣,全店的服務員懂得幾十種語言可以隨時大派用場,就算你跟他們講哈利波特才懂得的「爬說語」,也照樣可以點到小籠包和酸辣湯。

臺灣人的溫柔是真誠的。去到臺北,第一件事要到我所附屬的中央研究院社會所報到。第一次去到老遠的中研院,拿著一張「報到表」,要向所內的不同老師職員打聲招呼、介紹自己,幾乎每個老師都說:「剛來習慣嗎」、「慢慢來,不要急,先安頓好最重要」等等。然後開始收到所內的電郵:每月都有「X月壽星」的電郵,壽星們有小盆栽做禮物;早前氣溫稍冷,又會有電郵提醒今天「空調轉為暖氣」;又或者「男廁裝設感應燈」,提醒我們不用關燈……

來到臺北生活之後,除了間中感覺到微微的地震有點嚇人之外,最最不習慣的,就是臺灣人的溫柔。而我最怕習慣的也是這裡的人的溫柔,因為習慣之後再回到香港,一切都會回不去了。

(首圖:flickr

本文摘自:《孤獨課》,亞然著,時報出版。

關鍵字: 服務業生活閱讀旅遊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