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有一分證據說一分話

文 / 黃達夫    
1999-10-01
瀏覽數 17,800+
有一分證據說一分話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蔣夢麟先生曾在追憶孫中山先生的文章中提到一則小故事。「孫中山先生在北平協和醫院臥病時,有中醫陸仲安曾以『黃芰』醫好胡適先生的病,有人推薦他為孫先生醫治。先生說他是學西醫的,他知道中醫靠著經驗也能把病醫好。西醫根據科學,有時也會醫不好。但西醫之於科學,如船之於羅盤。中醫根據經驗如船之不用羅盤。用羅盤的,有時會到不了岸,不用羅盤的有時也會到岸,但他還是相信羅盤。」這就是理性思考的一個範例。

但是在戊戌政變一百年、賽先生旅居中國八十年後的今天,國人儘管在食衣住行等物質享受已全盤接受西方的文明,然而西方的科學精神卻不易融入國人日常生活的思維模式中。如今,西方醫學已經逐漸脫離傳承的「經驗醫學」,進化至客觀的「驗證醫學」。近年來更因分子生物學和電腦資訊科技的突飛猛進,科學家正緊鑼密鼓破解人類基因之謎。在跨入二十一世紀的同時,藉著基因資訊的擁有,必將使醫療技術在不久的將來大幅改觀。

然而,此刻國人卻仍迷信無從分辨真假的傳統醫學。例如,在國人的觀念中「癌症」一直是絕症,意指傳統醫學對癌症並無良方或對策。但近年來不斷有中醫宣稱中藥、氣功具有抗癌、治癌的功效。卻因沒有客觀的科學證據檢視,無法否定它的功效。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