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在這城市有誰願意愛我?

文 / 蕭富元    
1999-02-01
瀏覽數 12,100+
在這城市有誰願意愛我?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大城高樓遮天蔽日,叢林裡的小市民喪失了影子。城市呼吸嗡然鼎沸,小市民啞然失聲。大城市用寂寞吞噬了小市民,小市民以沈默過活對抗水泥叢林。人群住在城市,城市活在人群,城市與人彼此共生也相互剝削。

在巴黎,有這麼一個人悠然走在路上,用心注意每個過客,貼心照到每個人的需要(人需要被看)。對他而言,地下鐵不是交通工具,而是見識人間百態的場域,尤其是晚上的地鐵特別有人味。他搭地鐵不是為了要去哪裡,而是為了哪兒也不去。

總是一個人吃飯的他,不論如何匆忙,一定會擺好整套餐具,行禮如儀地用餐,顯示對自己的尊重。

命運分配給他一個沒有台詞的角色,他渾然不以為意,甚且慶幸這樣的「幸福」。

「這裡有沒有誰願意來愛我?」法國作家菲立普德朗在《一直下雨的星期天》這本書裡,劈頭就代這個大城市小人物諸葛阿諾無力地詢問。像是一句吶喊投入幽深的枯井,阿諾的期待墜死在城市寂寞的黑洞裡。

住在巴黎,就是處在一切事物的中心

阿諾這輩子只做了一個選擇——住在巴黎。

不管過得有多卑微,凡人一定要住在巴黎,這是阿諾的結論。自從考上郵局的工作後,阿諾就定居在巴黎十八區一間兩房的小公寓裡,三十年如一日,未曾動過遷居的念頭。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本文出自 1999 / 02 月號

第152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生活健康醫療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