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9年1月號

青春,生命中必要的喪失

文 / 夏傳位        1999-01-01
青春,生命中必要的喪失


想像未來某天,台灣街頭一半以上的人都超過五十歲,會是什麼樣的光景?

這並非脫離現實的奇想,這一天離我們也不遠。在二○二○年之前,所有開發國家人口中的四○%都將超過五十歲,全球化的高齡社會即將來臨。

一再謳歌青春、新奇的社會,其中的半數成員卻逐漸走向老邁,這是什麼樣的情景?會有什麼樣的後果?

後果之一是,我們更加崇拜青春及美貌,用盡一切科學方法來防止衰老,老年的狀態與經驗彷彿成了不可承受之重,一個不可理解的黑洞。

或者我們開始學習與老年狀態和平相處,甚至尊敬身體的自然老化過程?

不論選擇何者,我們面對身體不可避免的變化,產生一個為自己哀傷的過程。美國女作家兼心理學家維爾斯特(J. Viorst)戲謔地描述哀傷的場景:

我將如何面對中年危機,

今晨我芳齡十七。

才剛要婆娑起舞,賓客就一個接一個告別分離?

我還不識青春的滋味,

粉刺就已不見,皮膚逐漸鬆弛。

我心裡還有澎湃的詩情啊,

這實在太不公平。

在芳齡十七之時憂慮年華老去,或許有些誇大;但許多人在四、五十歲面臨中年危機之時,內心深處卻仍只有十七歲。

恐懼衰老的痛苦猶如閹割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登入/ 註冊

關鍵字: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