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科技新貴補生活學分

文 / 張蕙菁    
1998-10-05
瀏覽數 16,250+
科技新貴補生活學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夏天的新竹科學園區,筆直寬敞的柏油路冒起懊熱的蒸氣。一幢幢大樓的玻璃帷幕,反照著亞熱帶台灣的紫外線。由於是上班時間,大樓以外幾乎看不到行人。

在這些大樓的內部,是台灣局科技產業的重鎮,全世界最大的半導體製造業大本營。平靜的外表看不出亞洲金融風暴對園區公司的衝擊。但是上半年外銷訂單衰退的情況,從幾家大廠調降財務預測的動作可以看出端倪。

正當高科技產業走入景氣循環的谷底之際,在園區也有一場生活革命正悄悄展開。

拚命不是問題,休閒才需要學習

由於訂單減少,產能不再滿載,工程師們的工作量也隨之削減。一家半導體大廠的製程工程師,過去幾乎每天晚上留在公司加班,最高紀錄甚至通宵到第二天下午兩點。今年六月中旬以來,經常下午六、七點就可以離開辦公室了。有些公司則強制實行隔週休三日。過去動輒熬夜加班的工程師們,從開始工作以來第一次享有「正常」上下班的待遇。經濟不景氣,為這群科技工作狂們帶來了意外的假期。

受景氣波動影響最大的,大抵以剛進公司、年資尚淺的工程師為主。他們不比在民國八十三、四年、景氣高峰之前進公司的前輩,已經在園區產業起飛的過程當中獲得豐厚的股票利潤。身在產業的第一線,他們縮減工時的情況也最多。

這些離開學校才兩、三年的工程師,在校時就習慣長時間待在實驗室裡,出了社會後仍是不折不拉的工作狂。研究所畢業後進台積電工作了一年的葛重祐,說起過去長期加班的生涯,無所謂地聳著肩說:「反正不會比當兵辛苦。」

也有工程師習慣性地下班還留在公司,新婚的陳益民就屬於這一類型。在華邦電子從事研發的他說,同事們都喜歡留在公司:「看看專利案啦、打打電腦啦、念念書啦‥‥。反正大家一起留下來,總有許多事可做。」

對這些年輕工程師而言,拚命工作是常態,休閒反而成為需要學習的功課。

他們對被迫休假難以調適。一位工程師描述,實施週休三日後,有時明知休假日沒有錢領,還是忍不住去了公司。到公司一看,幾乎所有人都到了,原來大家都一樣不習慣,放假也沒地方去,寧願到公司做白工。

聯測科技的工程師陳立人開玩笑地表示,剛開始的時候,減少工時對他而言,簡直就是「頓失生活重心」。有時他問同事:提早下班或者休假要做什麼?得到的答案往往是「回家睡覺」。

將觸角伸往工作之外

陳立人自認不能接受這樣的生活。向來喜歡動態活動的他,決定好好經營多出來的時間。過去陳立人一直想參加社交舞課,卻苦於下班時間難以掌握。現在他不但如願學了舞,還在園區當義工,舉辦一些未婚聯誼的活動,讓園區其他人也有機會打開寬廣的生活空間。「我現在已經是社交舞課的助教了,」陳立人說。

就像陳立人一樣,許多園區工程師正趁著工作量稍減,開始將自己的觸角伸往工作以外的領域。

在智原科技工作了三年,二十七歲的湯慶華已有半年時間維持正常上下班。一個禮拜七天,她一天打羽球、一天溜直排輪、一天學裁縫、一天回清大上課,偶爾還和同事打打桌球,相約週末爬山或游泳。這些過去一直想做、卻苦無時間的嗜好,現在終於可以一償風願。

這還不算什麼。湯慶華才剛結束新竹文化中心V8拍紀錄片的課程,拍了一支以女孩們在化妝間的談話為主題的紀錄片。「因為在園區女孩子是少數,女孩間的話題有時候很自然地會在化妝間裡聊起來,」談起當初的構想,她有感而發地說。

個子嬌小、留著一頭及腰長髮的田梅子,剛進聯測科技半年。過去曾向朋友學做衣服的她,在公司實施隔週休三日後,已經獨力完成兩件衣服。穿著親手製的洋裝,田梅子非常得意。被問起為什麼學機械的她會對做衣服感興趣時,她笑著回答:「做衣服要打樣,和機械有異曲同工之妙。」

自稱有「學習狂熱」的田梅子,第一次花兩、三天做成一件洋裝,學會了這項新技能時,興奮莫名。現在她外出逛街,都會忍不住把百貨公司的衣服翻過來研究車線;用起縫紉機已經頗有職業架式,經常應室友要求幫忙修改衣服。她甚至開玩笑:「經濟不景氣?沒關係,我可以經營修改衣服的副業!」

一群橋藝社的同好也受惠於工時縮短。新竹體育會每週二、四主辦的橋藝賽,向來是七點開始,在過去根本不可能趕得上,現在就比較有機會去參加了。一位牌友說:「橋牌是我十年的興趣了,因此只要有多的時間,都是以打橋牌為優先。」這天下班後,他和老同學們相約在清大門口,先去游泳,再買了鍋貼、啤酒回家,準備開始一輪牌戰。

自從工時縮短後,這些工程師開始注意到生活其實有其他的可能性,生活態度也起了微妙的變化。過去把工作當成生活全部的田梅子,現在規定自己每天七點一定準時下班,輪休的假日也善加利用。

為了能夠準時下班,他們在上班時間把效率發揮到最高。下班後的時間用來充實自己領域內的知識,彌補過去沒時間讀書的遺憾。「最近同事都說我在專業上的表現進步神速!」在品保部門工作的田梅子自豪的說。

一有空閒,田梅子還喜歡去和生產線上的女作業員聊天,她的說法是「連絡感情」。品保部門是公司裡負責挑產品毛病的單位,本來是很「顧人怨」的。近來經常「連絡感情」的結果,她和製程部門的人熟絡起來、現在她在工作上的要求,產線往往都願意配合。工作的步調雖然減慢,品質卻變好了。

打破迷思,生涯巨變

更大的轉變則發生在工程師們的生涯規劃上。

景氣直接影響了工程師的收入。在實施週休三日的公司,薪水大約減少了一三%,更不用提因為股市重挫而損失的配股市值了。雖然現職工程師所具備的專業知識使其少有失業的憂慮,但一位研發工程師分析,半導體產業歷經過去幾年的發展,人才過度投入、競爭激烈的結果,發展進入高原期,初期的暴利不會再有。

聽多了前輩「科技金童」的致富傳奇,這些剛進入產業的工程師們,普遍有今不如昔的感受。一位工程師慨嘆,過去只要拚個五、六年,就可以存夠退休的本錢,現在則不同。新進工程師們也不再像前輩,以短期內存夠退休本錢為生涯規劃的目標。

一位在園區工作剛滿三年的工程師表示,那些老喊著要提早退休的前輩們,真正付諸行動的沒幾個。尤其最近股票跌了,自然又是繼續待下去,他說,「人心是無止境的,錢愈賺,就會要得更多。」

打破了即早賺飽、即早退休的迷思後,他們反而能夠把握眼前的生活。他們力圖兼顧工作與休閒,對生活品質比前輩工程師來得重視。

經濟不景氣對工程師造成的這場生活態度的無聲革命,正是股災之外,另一項在園區悄悄蔓延的活動。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