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印度》宇宙觀,一條河就是一個人生

keyword:永恆
文 / 口述/黃誌群 整理/王維玲    攝影 / 黃誌群
2015-06-01
瀏覽數 1,850+
印度》宇宙觀,一條河就是一個人生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說起印度,人們便有許多想像與嚮往。心中迷惘徬徨的人,總想著去印度流浪,尋找生命的答案;印度也是一個適合修行的國家,佛陀悟道之地菩提迦耶、達賴喇嘛駐錫的達蘭薩拉、世界瑜伽之都瑞詩凱詩、恆河所在地瓦拉納西,都是能夠澄澈心靈的聖地。

但是印度卻也是許多人心中的黑色大陸,從電影《貧民百萬富翁》就可看到懸殊的貧富差距。根據聯合國統計,全球極度貧窮人口每3 個就有1 個在印度,有3.2 億人每天生活費不到1美元;同時間,印度首富穆凱什‧阿姆巴尼卻因為風水禁忌,不願搬入耗費300 億台幣建造的豪宅居住。

矛盾又衝突的樣貌,令人們難以揭開印度神祕的面紗。優人神鼓音樂總監黃誌群20 年來不斷造訪印度,他看見印度的髒亂、失序、擾攘、貧窮,卻也深深著迷於印度精緻的藝術、高度的精神思維。

為何會有一個國家,如此熱中追求生命之超越?黃誌群說,或許是印度人生而為苦,愈是在苦難之地,愈是能清楚看見生命的限制,所以印度人才如此熱中於修行。

雖然在1947年印度獨立後,政府已明文廢除種姓制度,但是在社會上,種姓歧視卻仍無所不在,令許多印度人民無法透過後天努力改變社會地位或獲取財富,也讓人們不願追求現世生活之改善,轉而將希望寄託於來世,渴望透過修行,從世俗世界解脫,進如「梵我合一」的涅盤境界。

「印度,是一個讓人對世界、生命、生活反思的地方。你難以常理和文明度量;不管喜歡與否,你改變不了它,但印度會改變你對世界、生命、生活的價值觀和看法。」黃誌群說,「在印度,你可能才第一次認識自己。」

以下是黃誌群的精彩分享:

從一條河,看完人的一生

第一次去印度,一定要去聖城瓦拉納西,也就是印度聖河恆河的所在之地。印度教徒在有生之年,都渴望來此聖地朝聖、沐浴淨身、祈福和祈禱,印度人相信,死後在恆河邊焚化,死者就能超升到另一個更好的世界。

世界上沒有一條河,從上游走到下游,就能看到人一生的生老病死。恆河的上游是洗衣場;中游是進行印度教祭祀儀式和舉行婚禮祈福的地方;下游則是焚屍場,一天24小時不停焚燒,甚至有許多病重或垂死的老人會從印度各地千里迢迢地來到這裡等待死亡,以便在恆河邊焚化。

第一次完整觀看焚屍的過程,我簡直無法理解,非常殘酷,一具具以彩布裹住的屍體被抬入恆河邊浸潤,在祭司念了經文和咒語之後,就放在層層架好的木柴堆上,引火焚燒,當彩布燒掉後,你會看到亡者的一截手或腿露了出來,肚子燒完了之後露出腸子,再燒下去,腸子不見了,頭骨也不見了,什麼都不見了,在2個小時之內,一具完整的肉體就化於無形。

一種難以言喻的沉默與悲痛,讓我感受到生命的無常,也讓我開始思索,生命的意義是什麼?

奇妙的是,在旁邊的家屬,沒有人哭泣,只有沉默,因為他們相信親人能夠進入更好的世界,所以不捨大於悲傷,其實還是充滿希望的。就像恆河的日出擁有一種奇特的魅力,我一直說不上來是為什麼,後來我才發現,原來那個魔力來自於「希望」,太陽升起時,就像生命誕生初始的感覺,是一種寧靜而和諧的音樂。

印度,是矛盾的。就像印度教的濕婆神,祂是宇宙的創造者,卻也是宇宙的毀滅者,印度人認為,如果沒有毀滅,怎麼會有新生?曾經有個門徒問佛陀:「生命是什麼?」佛陀說:「在呼吸之間。」看似令人捉摸不透,但是這種矛盾並不是對立的,而是一種和諧的矛盾。

和諧的矛盾,不可思議的國度

印度人的矛盾,來自於他們的宗教信仰。

在印度教的種姓制度中,最高層的是婆羅門(修行者),其次是剎帝利(戰士),第3個階級是吠舍(農人、牧人),第4則是首陀羅(奴隸),在4個階層之外,最底層的則是由罪犯、戰俘或是跨種姓婚姻者及其後裔組成的賤民。你生在哪個階層,便世世代代屬於此階層,不可改變。

許多印度人因此覺得,現實永遠不可能改變,為什麼還要努力?佛陀正是看到種姓制度的不平等,他才會提出革命性的思想,講求人人具有佛性,人人平等,人的地位與出身無關,而是與品性有關。

但是根深蒂固的種姓制度就像恆河之流,沒有人能夠改變河水的流向。即使近幾年印度經濟快速成長,許多首陀羅或賤民階層接受教育與現代科技洗禮而變得愈來愈富裕,但是他們在社會上的地位,卻一直很難改變。

正因為生而為苦,所以印度人的所作所為,都是為了來世能夠生到比較好的地方,過著有福報的生活。我們很難理解這種想法,明明生活過得那麼辛苦,只要付出一點努力就能改善生活,卻有很多人選擇用行騙的方式賺取一點蠅頭小利,寧願將所有希望寄託在來世。

如果說禪宗是從一花一木的世界中看到真相,與實際世界緊緊扣連,印度人的思考方式正恰好完全相反,因為希望逃離現實世界,所以他們的思考方式是冥想式的,將「小我」融入「大我」梵天(印度3 大神祇之一)中,正是印度人成道的方式。

修行,是為了看到生命的局限

從前在印度坐火車時,車廂中的賣茶人一手提著茶壺,另一手拿著一落陶製茶杯,陶杯看起來有種不加修飾的樸拙美感,我手拿茶杯,想著喝完可以將杯子珍藏起來時,鄰座的男子卻把喝完的茶杯隨手扔到窗外去了。

當下我非常震撼,好像被當頭棒喝,我們可以不經思索將醜陋的事物隨手丟棄,但是對於美麗的事物,是否也可以像印度人一樣隨手丟擲,毫不猶豫?我覺得在印度會碰到很多衝擊,即是佛法中所說「打破成見」,打破你的執著,也打破你看世界的慣性。印度處處是玄機,所以印度是一個專門出產聖人的國度,從佛陀,耆那教大雄Mahavira,阿底峽尊者,或是菩提達摩,到近代的甘地、奧修、克里希那穆提等。

前往印度,一定要帶著開放的心情,你才能學習接受許多印度文化帶給你的衝擊,一顆開放的心,才能讓你在被騙、不適應食物和水、拉肚子、身體不適、被乞丐包圍等形形色色的狀況中,接受印度文化的洗禮。

別因為印度人看似懶散,就小看了印度人聰明而繁複的思考方式,全球許多數學競賽都由印度人奪冠,他們的聰明,也展現在冥想不可思議的事情上。「不可思議」其實是印度外來語,指的是難以用常理想像判斷的事物。

例如佛經所說的「大千世界」,大約等於10 億個銀河界,這是多麼難以想像的空間概念?印度的時間也是極端的,就像電光石火間的「剎那」,或是代表8 萬4 千歲的「劫」,所以印度人的時間觀和我們非常不同,他們總是抱持著「差不多」的精神,說好3點碰面,3點半、4點半,對他們來說都相差不遠,所以在印度要入境隨俗,就要忘掉精準的時間觀念。

正因為看到生命的局限,看到生命不可逾越的天塹,一個人才會去修行,就像我看到焚屍,看到生命必然一死,就想去修行,尋找生命的意義。一個人要修行,想得到生命奇特的體驗,不管你有沒有信仰,我都建議他去印度。

因為在印度這麼艱苦的環境,才有可能鍛鍊你的身體與心靈。如果生長在非常富裕的環境,生活已經這麼平順,為什麼還要修行?每隔幾年,我就會給自己一段時間去印度沉靜自己,重新打破自己在日常生活中產生的慣性,你會發現自己的心變得更加寧靜開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新趨勢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