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台灣青年氣候聯盟:拒當氣候難民

Social Design 13》挑戰2℃
文 / 高嘉鎂    攝影 / 蕭如君
2015-05-21
瀏覽數 1,150+
台灣青年氣候聯盟:拒當氣候難民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2015 年,是暖化的關鍵年。

全球暖化愈演愈烈,2014 年是有紀錄以來最熱的一年,2015 年3月全球二氧化碳濃度也突破了400PPM 大關;研究顯示,如果情況繼續惡化,將導致1/6 生物滅絕。取代2020 年到期的《京都議定書》、將於2015 年年底簽署的《巴黎協議》(Paris Agreement),能產生效果嗎?

假如現在你有1 分鐘機會,上台代表地球人發言,來挽救暖化頹勢,你要如何有效運用這1 分鐘?你要如何讓大家聽見你的聲音?

參與氣候變遷議題多年的張良伊,選擇的是親自到氣候變遷發生地,用雙腳走過南極、南太平洋,用雙耳傾聽氣候難民心聲,以雙眼看見人們團結合作,最後舉起雙手,大聲呼喊:「昨天氣候變遷跟我無關,但我願意從現在改變,那你們呢?」

2013 年3 月,張良伊登上南極大陸。腳踩凍土、遠眺皚皚冰山的他,不是去觀光,而是代表台灣參加「2041青年出極計畫」(2041 Antarctica Expeditions)。這個計畫由首位步行踏遍南北極的探險家羅伯特‧史旺(Robert Swan)發起,從2003 年開始,每年公開招募擁有想法的年輕人前往極地,試圖在南極失去國際法案的保護之前,透過「未來大人」的雙手拯救可能造成國際情勢搶攻的瘋狂未來。

自1940 年代以來,因暖化使冰棚持續崩解,平均35 天就崩掉台灣面積1/10;台灣,同樣深受氣候變遷影響,面積只有南極的1/388,人均碳排量卻居亞洲第一,如果海平面上升1 公尺,嘉南平原沿海不保,50 萬人口恐成為氣候難民。

「當我知道愈多,我沒有辦法蒙蔽自己,不去捍衛未來。」身為地球村一員,張良伊這麼告訴史旺,這份責任讓他決心加入2041。不過計畫非誠勿擾,除自費新台幣80 萬元支付旅費並資助國際組織,還必須許下承諾:回台積極投入環境教育。他因此到處演講募款,差點拿家裡房子貸款,最後靠贊助籌到錢;這份堅持,成為他最終錄取的理由。

站上國際:青年出擊,跟世界溝通

時間推回到2008 年,就讀清華大學生命科學系3 年級的張良伊,申請前往瑞典當1 年交換學生。熱愛擁抱自然的瑞典人,非常重視環保,不僅焚化爐燃燒氣體能導引成暖氣,更讓食衣住行處處與綠色相關,打造綠能城市,這讓張良伊嘆為觀止。

回到台灣,他開始關注台灣環境議題,在教授與學長建議下,以加拿大綠色文化俱樂部(Green Club)會員身分,前往2009 年在哥本哈根舉辦的第15 屆聯合國氣候變遷綱要公約締約國大會(COP15)。

COP(Conference of Parties)為聯合國氣候綱要公約(UNFCCC)底下的締約國大會,由各國官方代表參與,全球各地的NGO 也以觀察員的身分參與,是全世界唯一的氣候談判場所,也是唯一有權規範締約國家實行減碳責任、調適行動的公約。為期2 週的議程,兩幕景象深深地震撼了他。當各國在為自身利益盤算,使會議龜速進行時,吐瓦魯居民在會場外呼喊「吐瓦魯,要生存!」抗議暖化使海平面上升,國家面臨海水淹沒。這幕景象讓張良伊落淚,他想起:「台灣也是小島,再不改變,下一個就是我們。」當平均20 歲的各國青年,以匹敵專家的知識、起身號召的勇氣,站在台上堅持改變時,張良伊看呆了,他問自己:「我能做到嗎?被排擠在聯合國外的台灣,該如何穿透高牆縫隙,把重要經驗帶回去?」

回台以後,當其他大學生正享受青春,張良伊的青春則全給了氣候變遷,連畢業旅行都選擇加入由游琁如、王品文2 個女生發起的「環浪計畫」,到南亞大海嘯的受災地、南太平洋島國薩摩亞,見證暖化真相。

他立下目標,成為「台灣氣候變遷的不後悔青年」,要拉台灣青年一起跳出溫水,用超過《航海王》魯夫的百倍熱血打破冷感。他說,人人都要找到說服自己的理由去改變;青年,就是改變的開始,就是暖化的解方。

在地行動:推客,改變從我開始

2010 年墨西哥坎昆COP16,張良伊選上亞洲區青年會議主席。他積極分享台灣經驗,希望世界知道台灣的聲音,並與國際青年共同策畫行動,向各國談判代表遊說。此外,也扮演公民記者,把現場所見所聞記錄下來,讓台灣民眾即時得知各國青年在關心什麼。

「國外青年能做到,台灣青年為什麼不能?」張良伊心想,對抗暖化,要團結、要有策略,於是在2011 年,他和一同參加哥本哈根COP15 的張恩典,成立了「台灣青年氣候聯盟」(TWYCC),成為台灣第一個青年環境NGO。近5 年來,這群氣候聯盟的「推客(TWYCCer)」,以青年培力青年,將國際COP 青年會議帶進台灣,首創氣候變遷工作坊,舉辦講座、讀書會,串聯環保團體、學者,翻譯國際環境資訊,還進行田野調查,培訓青年具備知識與發聲力。

他們參加2012 年卡達杜哈的COP18、2013 年波蘭華沙的COP19、2014 年祕魯利馬的COP20,經過多年努力,如今他們都有能力改變世界,向國際喊出「世代衡平(Intergenerational equity)」新價值,要改變從已開發、開發中國家,以橫向平面分配碳排責任的思考模式,喚醒縱向、歷史的碳排責任,呼籲別將下一代拖下水,希望跨世代間的權益維護能成為2015 年新氣候協議的指導原則。

同時在台灣,為呼應國際水資源年,TWYCC 以「水水一百」計畫,邀請青年蒐集100 個台灣水故事,希望透過周遭環境的水資源故事,建立相關議題資料庫,並串聯水利相關科系師生及專家學者,討論可行技術方案,甚至發展出環境教育及深度旅遊。

曾有人質疑,為什麼要花錢、花時間,出國學習氣候議題,回台後卻未必帶來改變?張良伊回應,正因為台灣處於國際弱勢、缺乏危機意識,出國正是機會來自省、充實,透過群聚力量,成為能影響政策的大氣旋,向上改變社會。

暖化解方:創意,創造生活點點綠

張良伊說,台灣人的環保知識,遠比他國來得豐富,卻很少真正「做到環保」。環保不只是帶環保杯、隨手關燈,範圍還可以更大,如果能結合專業,比如創造電動救護車、可分解手術器具……,其實只要加點創意,工作也能更友善環境。

就像2041 團隊裡,有英國畫家用環保顏料創作氣候變遷畫作,籌錢來參加;還有化妝品業主管,提到回國後,要全面採用再生紙包裝、標示碳足跡。張良伊說,當各國都從源頭著手,讓改變與個人緊密連結時,我們是否應該讓環保脫離高空、降落地面,找到著力點,開始改變?

張良伊點燃火花,讓年輕力量盛放,迸成煙火,這股動力仍在燃燒。他獲得國際環境組織350.org 工作職位,合夥創「一坪工作室」,思考如何用「碳足跡」創業,標示產品從製造到廢棄的碳排放量,打造從搖籃到搖籃的消費場域。

一路走來,張良伊如何找到這份堅持自我、捍衛未來的理由?見到史旺時他曾問:「活動辦了10 年了,為什麼還要繼續?」史旺握著他的手說:「10 年了,才有像你這樣的年輕人來參加,那我們還要努力多久,才能讓更多人知道?」

「No more delay. Action now. Now you can bethe one, and you´re the change.」不再拖延、立刻行動,你就能改變世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輕生活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