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時間流動的「湍流」

旅英服裝設計師詹朴》
文 / 王維玲    攝影 / 蕭如君
2014-04-01
瀏覽數 750+
時間流動的「湍流」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2月16日,旅英服裝設計師詹朴在倫敦時裝週呈現第3季作品。秀一開場,波浪狀針織帽、彷彿水波紋路的印花圖騰搭配立體針織技法織出的短版毛衣,模特兒隨著揚動的節奏行雲流水地走動,裙尾擺動的幅度就像湍流般波動觀者的心弦。

這是詹朴第3度登上倫敦時裝週,創作主題是充滿時間流動感的「湍流」,原指氣體或是海洋不穩定的流動狀態,在詹朴的詮釋下,巧妙轉換成資訊時代下人心的躁動,身在湍流之中的人們往往只能看見毫無規律的混亂與迷惘,但是拉遠來看,再劇烈的湍流也只是大歷史與大時代更迭中必然的潮起潮落。

時間回到一個月前,抽空回來趕工的詹朴坐在台北的咖啡館中說:「一個月後秀就要上場了,一切都處在來不及的狀態。」明明應該是陷在湍流的混亂之中,但詹朴說話時的神態卻很安然,絲毫看不出慌亂,「因為時尚產業就是這麼快速,你幾乎沒有時間停下來想會不會成功,只能一直往前跑。」

像個哲學家般思辨生命的本質,他的設計主題故事其實都不是來自一件事、一個物體、一個畫面或一部戲, 而是自己想像出來的世界觀,甚至是一種情感的沉澱。

這就是詹朴,一個年僅27 歲卻已在國際大放異彩的服裝設計師,氣質像個斯文的學生, 不論是在步調急促的台北或是運轉快速的倫敦,詹朴總是一件T 恤、一條寬黑褲、一雙簡單的布鞋緩步行走,彷彿胸中自有一座秀美的南山。

自2013 年在倫敦時裝週初試啼聲,一開始大家觀注的焦點不可免地集中在詹朴的家世--父親是PChome 集團董事長詹宏志,母親是知名作家王宣一,詹朴承受了來自各方的期待與壓力,但是連續3 季躍上國際時裝週,透過充滿詩意的作品、精湛多元的針織技巧,詹朴獲得世界各國的時尚編輯與買家的一致讚揚。

而現在,是時候將焦點挪到詹朴以及作品本身了。

一根線 織出立體而奇幻的想像世界

從輔仁大學織品系織品設計組畢業後,因為想看看世界上其他人都在做些什麼,自稱英文不好的詹朴勇敢走出台灣,前往英國皇家藝術學院攻讀女裝設計,在大學接觸到針織、梭織及印染的技法,詹朴卻始終對針織感到著迷,「只要一根線,不需要外力或支架就可以用織法和垂性把線變成面、再將面變成3D 的立體架構,好像織出另一個平行世界。」

不論是傳統工業用高腳針織機、花式手搖針織機、手打棒針、毛衣自動編織機,以及最新一季加入的一體成型針織技術等,都在他的巧手下編織成一件件立體的作品,彷彿雕塑一樣,放大人體的力與美。

詹朴從小成長的過程,和你我沒什麼不同,一路以來都念普通學校,沒有受到繪畫訓練,成績也只是普通,除了畫畫,他最喜歡做的事情就是閱讀,從推理、科幻、神話到古典文學都來者不拒,即使現在從事設計,詹朴花在小說的時間,還是遠遠多於時尚設計雜誌。

或許是習慣文學世界的廣袤與自由,詹朴的作品總是先有一個完整的宇宙觀,觀察詹朴3季下來的作品,可以清楚看見他對時間與人類生存本質的思索,將看似與服裝無直接關聯的抽象主題,轉變成具體的作品。

第一季的作品「石油的一生」,海底古生物經過千百萬年的沉澱、堆積、地層擠壓而生成石油,卻在人類短短數10年開採中快速消失,以旁觀寧靜的敘述宇宙生命演化的過程;第二季則從「訊號」的意象出發,不論是透過信鴿、信件以及各種科技產品,人們彼此溝通的欲望從未消失,而錯失訊號的誤解也從未改變;第三季的作品「湍流」講述的仍是個人與大時代之間歷史軸線的交織,邀請人們用不見的高度看待生命的浪起浪落。

但是充滿詩意的故事,並不能說服國際買家與消費者,「學校老師常說,設計的故事有趣固然很好,那你的系列是不是完整,具有獨特風格和時尚感,才是最重要的。」

詹朴設計的另一個特殊之處,就是完全使用自己開發的布料,輔大織品系扎實的訓練,以及台灣高水準的紡織產業讓詹朴可以從源頭開始就確保作品的完整性,透過多樣豐富的針織手法,吸引消費者忍不住走入他的異想世界。

星星都已經到齊了 共同閃耀

比列時時尚教母 Anne Chapelle曾說,每個年輕的設計師都像一顆星星,大部分的人在短短1年就像彗星一樣消逝了,只有極少數人能夠成為永恆閃爍的恆星。

在殘酷現實的時尚舞台上,誰不想當那一顆恆星?對於新秀設計師而言,最期待的就是躍上國際時尚週,迅速吸引全球買家及時尚有力人士的目光,所以儘管每半年就必須交出新作品,背負龐大的時間與資金壓力,詹朴獨自走在自己的品牌之路,卻從未感到孤獨。

一場國際級的走秀和展覽,需要有人負責追貨、驗貨、委託廠商,有人拍攝、接待,有人穿梭全場協調庶務,絕非詹朴只憑一己之力就能完成,雖然現在是1人公司,但是詹朴對設計的熱情與執著,很自然地吸引一群來自世界各地,同樣具有熱情與冒險的年輕人一起加入這場冒險。

例如詹朴每次服裝秀的音樂,都由台灣DJ 應奇軒親自創作最符合主題氛圍的音樂,為了盡善盡美,應奇軒除了找來歌手吳南穎、閻韋伶跨刀相助,還有吉他手、小提琴手、鼓手,這群人自己找了朋友的錄音室完成原創意樂,而應奇軒與樂手甚至還親自飛到倫敦掌控局面,別出心裁的Live 演出形式讓詹朴的秀被譽為當季最好看的秀之一。

除了音樂,許多在英國的年輕藝術家、皇家藝術學院及輔大的學弟妹都自願前來幫忙,學服裝設計的就在後台擔任dresser,學攝影的人幫忙拍照,學行銷的人則在場外擔任公關,這群年輕人就像一個臨時卻井然有序的劇組,大部分人來自不同的國家與背景,互不相識,卻在短短幾小時的短暫交會中,為了同一個目標充滿熱情地貢獻自己的心力。

秀一結束的幾個小時內,這個臨時劇組就各奔東西, 連慶功宴都還來不及舉辦,而詹朴獨自回到了只有自已一人全職的工作室,看著一捲捲紗線、散亂的衣套、空蕩的衣架,好像做了一場太過短暫的夢。

儘管又是獨自一人在面對世界,詹朴卻從其他人身上獲得太多力量,「因為大部分來幫忙的人彼此並不認識,但大家卻為了同樣一件事而彼此學習成長。很開心有機會體驗這樣的旅途,不管最後可以走到哪、走得多遠,它是那樣地難得,也那樣地溫暖。」

每個前來參與的人,都是一顆新星,各自在不同的國家裡堅持自己的理想,在短暫的交會過程中,盡力綻放光芒,也從他人身上汲取能量,年輕世代的合作與團結,是創作、秀場外,最美麗的人生風景。

做自己喜歡做的事 沒有害怕的時間

自皇家藝術學院畢業後,詹朴有同學進入國際大品牌擔任設計師,有人將目光轉向街頭潮流服飾,也有人自己在家做手工訂製服,而詹朴則獲選參與倫敦時裝週,同時也決定成立自創品牌「ApuJan」。

或許是因為英國時尚產業規模非常龐大,讓詹朴對未來的想像更加多元,「路本來就有很多種,你無法去定義哪個比較成功」,詹朴很清楚自己喜歡獨立創作,渴望透過服裝完整展現自己想說的故事,儘管創業維艱,害羞的他必須學會如何找贊助、合作資源、聯繫廠商,甚至要處理銷售報表、成本控管等瑣碎的行政作業,甚至壓縮到自己的創作時間。

「但這是自己選擇的路,要做的事太多了,根本沒有時間去想萬一失敗怎麼辦?」詹朴目前跟著時裝週的節奏,每年都要推出兩季的作品,而每場秀平均會有500-600位觀眾,獲得再多掌聲,若沒有買家實際下訂單,也不能算成功。

有一些友善的買家曾坦白告訴詹朴,他們看過太多年輕有才華的設計師,但是除了創作的水準,至少要連續觀察5-6季,才能看出設計師是否能夠持續穩定創作而有所突破,在這段期間,許多年輕設計師往往因為團隊組成與品牌營運因素而黯然消失。

「我離真正的品牌之路,還好遠、好遠。」路長且阻,但是詹朴卻仍在這個過程中感到快樂,即使有時付完大筆材料訂單後戶頭只剩幾百英鎊,面對時間與資金壓力,他卻始終用一種豁達的幽默態度自嘲,「反正本來就沒人看好,不如專心做自己想做的事。」

在詹朴心中,沒有什麼是失敗的旅程。每個人心中當然都會想要達到的某種成績,在這過程中,你會有期待,也難免會有落空的時刻。「但對於追尋喜歡的某件事物,看看會走向哪裡,那沿途的風景,沒有什麼會是不有趣的。」不管是沙漠還是荒野,只要走在自己的夢想之上,就是最難得的人生風景。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輕生活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