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溫芳玲:遇上狐獴,我學會了愛

在南非喀拉哈里沙漠》
文 / 溫芳玲    攝影 / 蕭如君、天下文化
2014-04-01
瀏覽數 9,000+
溫芳玲:遇上狐獴,我學會了愛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在電影《獅子王》中,落難的辛巴被狐獴丁滿和疣豬彭彭搭救,帶來全新的生活理念——「Hakuna Matata」,忘記一切煩惱,無憂無慮地生活。在電影《少年Pi 的奇幻漂流》中,原本生存於南非沙漠的狐獴,卻成千上萬地出現在太平洋的小島上,變成一種李安式的隱喻。

這個充滿魔力的角色,在真實世界裡,牠們生長在南非的喀拉哈里沙漠中。身高不到 30 公分的狐獴,萬萬想不到,居然讓一個幾乎失明的女子,因為想要見牠,堅持求生的意志,半年後,奇蹟式的視力恢復,3 年後,她踏上了非洲大陸。

女子叫溫芳玲。她,曾經是韓國三星來台第一任廣告執行,營業額年賺1 億,風光時,家有3 台進口車,她曾經驕傲地以為錢才是世上唯一存在的價值;因為家窮,曾經親眼看著父親被房東逼著下跪道歉, 立志不再讓人瞧不起;曾經,跟母親的關係惡劣到只剩下傷害,且一次大過一次;曾經年少輕狂,賭氣結婚,婚姻失敗,甚至大膽訂做一個女兒,沒想到小生命出了問題,必須心臟停止才能動刀。

這個曾經偏執不願認錯、不肯放手、賴在原地哭、不肯爬起來的任性女孩,在2011年出發了,在喀拉哈里沙漠的清晨微光中,她真的親眼見到了心中的小天使。

她開始勇敢面對以前不願面對的事,也挖掘了以前沒有好好善待的傷口再次裹傷,和自己和解,和原生家庭和解,和這個世界和解。

溫芳玲說,當她遇見了狐獴,人生才開始學會了愛。以下是她精彩自述:

原生家庭問題怎麼解? 完全饒恕,快樂自來

我很平凡,有一次失敗又荒唐的婚姻,現在身分是單親媽媽。我跟一般人一樣,有房貸、車貸、例行生活費要負擔,有父母和一個女兒需要我撫養,我沒有比別人多擁有什麼,只是願意為自己停滯的生命找出口。這兩年,我4 度前往狐獴棲息地,每次都超過兩星期,這證明了有意志就有機會突破生命和身體的限制,面對才能戰勝恐懼。

狐獴生長在南非貧瘠沙漠,成年狐獴身高約25 到30 公分,體重只有600 到700 公克。渺小如狐獴,要面對沙漠氣候變遷挑戰、畜牧業大舉入侵, 及天空猛禽或地上毒蛇的威脅,處處都是危機。

狐獴不只團結過人,也是我眼中最相愛的動物。每天清晨起床或傍晚入睡前,家族一定會聚在一起,彼此擁抱,互相理毛,我叫牠們「抱抱獴」。

我的出生,一開始並不被祝福,我有強烈被嫌棄的孤獨感。認識狐獴前,我不太明白無條件的愛是什麼,因為在我的經驗愛是交換來的。

說來可笑,卻是真實,過去很長一段時間我和母親幾乎沒有任何心靈和情感的交流,有的只是法律上的權利與金錢奉養義務。媽媽,這個在一般人生命中本該是最親密的角色,卻是最難解的問題,傷害一次累積大過一次。

這一切轉變,狐獴給我很大的勇氣,牠們沒有隔日仇,不管當下的衝突和傷害有多大,都能放下自尊顧全大局。從牠們身上我找到寬容的力量。這也讓我感受到只有溫柔的心,才能看見別人的脆弱,體諒別人的處境,自己才能得到救贖。

愛, 從付出中開始獲得

 吉兒幫是我到沙漠後愛上的一個超迷你家族,因為有一位非常特別的姊姊美洛玲。在我眼裡,她可是大美女,因為家族勢單力薄,美洛玲寧願挨餓也要餵飽弟妹。

我特別鍾愛美洛玲,因為在她身上,投射出許多我內在處境。小學4 年級開始,我就在電子工廠打工, 雙手要泡在藥水裡,將電子零件穿過一個軟管接合起來,一直到大學,打工從未中斷,出了社會更把賺錢擺第一,明明熱愛藝術及唱歌,渴望出國留學,最後卻只能面對現實。

我要求自己一切時間安排都要有目標價值和效率。30 歲左右,我已經有歐洲進口轎車可開,有小別墅可住,名牌成為我出身不佳的掩飾,財富則是自我價值的展現,錢是我最真實的盾牌,看誰還敢瞧不起我!

我在最成功收入最高時,最孤獨。我常夜裡一個人開車,卻不知開到哪裡,望著天上的星星,卻茫茫然。忘了從什麼時候開始,覺得大家靠近我都對我有所求, 都想利用我,非常不快樂。在充滿比較和沒有終點的物質追逐中,我痛苦極了,這個遊戲卻無法停下來。

美洛玲在物質和資源最缺乏的環境,卻不求回報, 竭力付出,總是為大家補位,別人不做的,她統統攬在身上。曾經以為錢才是唯一價值的我,到此刻才知道自己多麼愚蠢。

不以對價關係為出發點

他們在夕陽底下,一家人忙著互相理毛、挑蟲、抓癢,時而露出兩顆虎牙。清理的工作,狐獴天天都做,不只清掃家族洞穴,還要定時清理身上的寄生蟲。

狐獴的家庭教育,不管是理毛或是取暖,都是別人優先,但因懂得付出,自己也會得到回饋。

出社會工作幾年後,收入漸漸穩定,我決定從電腦系統銷售人員轉入我熱愛的廣告業。當時配合的文案人員,因工作緊急,常要加班,但又要帶孩子、又要侍奉公婆,我主動釋出協助的善意。反過頭來,她指導了我如何用文字表達更深層的意涵,怎樣讓思考有邏輯,卻又能感性找出切中人心的話。

表面看來是我分擔了她的工作,但是1 年後我創業,這些文案訓練,也讓我一舉拿下韓國三星初進台灣長達5 年的廣告執行。最近這幾年和後輩一起工作,有人過度強調自我,把自私當成有個性,總先放大自己需要,遇到需要犧牲權益的事,寧願離職也不妥協,在我看來非常可惜。

狐獴充滿智慧與遠見。不短視,才能獲得更長遠的實質利益;不計較願意先付出,所以獲得更多。因為幫別人清理乾淨,自己也得到乾淨;因為先溫暖了別人,進而溫暖了自己。如果我們可以做到處世不以對價關係為出發點,也不會有人生停滯不前的危機。

下台時留下美麗身影

艾拉是我在喀拉哈里沙漠見過最溫柔最盡責的母親,她把一切最好的都交給孩子。然而即使偉大如艾拉,到中老年之後,還是要面對讓位及傳承的考驗。

世代交替是狐獴的生存法則之一,交替過程通常伴隨激烈的打鬥。這一年,當我來到鬍鬚幫, 艾拉正面臨這樣尷尬的階段。將近7 歲的她,領導家族將近4 年,生產和能力都不如前,我以為要進入家族世代交替爭戰了,沒想到她態度平和地將大權交給最強悍的女兒瑞尼,之後便和歐莉兒幾個女兒另覓新棲地。

像艾拉這樣輕輕放下費心打下的江山,即使在狐獴世界也是例外。

當年我因三星台灣分公司總經理異動,失去一個大客戶,我消沉了很久。說不難過是騙人的,失勢當下一定充滿不捨與不甘,然而看似失去,我也有了更多的選擇,我可以開發其他客戶,可以開拓更多元的市場,只要我選擇放下享受過、擁有過、驕傲過的過往榮耀,重新歸零整裝待發。

如何在下台時留下美麗身影,確實是挑戰,但艾拉做到了。

【溫芳玲小檔案】

1969年生,台大經濟系畢業,24歲即創業,現任不累本舖負責人,亦是華人第一位狐獴攝影師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輕生活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