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練習獨立思考

文 / 高嘉鎂    攝影 / 關立衡、蕭如君
2014-01-01
瀏覽數 800+
練習獨立思考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不管工作或生活,發生錯誤就急著怪罪他人,否則就會感到不安,這種事是否也發生在你的身上?如果你能看見事物的全體、獨立思考,這種不安是不是就能消失?讓我們重回手工,找回製作過程透視全體的力量,與素材朝夕相處,屏除私我,憑藉你對材質的了解,創造被人需要的事物,就像玻璃創作者林靖蓉製作玻璃14年來,對玻璃的詮釋:「高熱才能熔化矽石,成品卻是這麼冰冷、透光,讓人愛不釋手。」

水晶高腳杯的完美形態,和眼前高溫40度C、燒灼的紅火爐工坊完全不搭嘎,很難體會,在這熱風吹來的空間裡,居然能誕生愛玉般、清透冰涼的玻璃。林靖蓉說,想體驗冰涼,就必須先抗高熱與汗濕,就像是玻璃經過千度高溫,才能鍛鍊出最純粹的自己。

矽砂:了解自己,回到單純的原點

真實是滾燙的,可是林靖蓉總是面對熱度、面對滾燙的現實,這就是她思考生命的態度,就像和滾燙的玻璃膏跳華爾滋,俐落、有節奏,合著玻璃卻又保有自我。

玻璃之於火焰,像離不開水的魚,只有高溫歷練,才有辦法製出最純粹的澄澈,林靖蓉說,就像是一種考驗,你必須先過了這關,才證明你有資格;必須先挑戰自己,踏出第一步,持之以恆相處下去,才能有單純明快的結晶。

雖然製作玻璃是快者為勝,不容一絲遲疑,但要抓得恰到好處,學習過程可說是漫漫長路,必須花上10多年時間,才能和玻璃磨出感情,才能掌握其中奧祕。林靖蓉說,玻璃世界浩瀚如宇宙,可是單純明快,才是玻璃的性格。製作時盯著熊熊火焰,彷彿時間暫停,全世界只剩玻璃與你,赤裸地看著對方,林靖蓉說,與玻璃相處,能夠呈現最真的自己,貪圖炫技只會讓人迷失,適時放空、留白,簡單純粹就是最好。

高溫:冰與火的反差,讓生命圓滿

生命因反差而美麗,玻璃帶你思考反差、思考生命的美麗。吹玻璃過程充滿火焰與高熱,對玻璃和人來說都是種近似於死亡的體驗,不僅消耗身體能量,同時漫長而孤獨,可是製作過程卻能讓人感受汗水淋漓的暢快,消散掉不愉快的氣,消除無所謂的傲氣,讓人感受到自己的生命、感受活著的真切美好。玻璃有死亡黑暗的一面,也有生命光明的面貌,就像林靖蓉形容玻璃,是冰冷、簡單又帶有好幾種層次,一旦抓對玻璃的本質,就能在短時間內看見成果,合作創作更讓人不覺孤單,只要對玻璃用心都能得到收穫。

迎著太陽,你看見玻璃內在陰影,包覆曾受熱度的記憶,卻追求一種極冰冷,無機中帶著有機。光與影、冰與火,這種從反差而生的透明美學,必須結合對立,才能成就完整玻璃;反差,才讓玻璃與人生完滿。

自己:創作中思考,找到安定的力量

玻璃就是有種能力,當你一進工坊,熱氣蒸向臉來,創作靈感就能浮出腦海,這就是玻璃帶給人獨立思考的力量。林靖蓉說,許多體驗的學員,原本毫無頭緒,當接觸到柔軟的玻璃膏後,就能有想法,漸漸分明內心的想望,最後完成一個自己的作品。

「最好的稱讚,就是說『這個作品很像你』,」林靖蓉說。化繁為簡,看清玻璃本身,也看清自己本質。體驗玻璃創作,彷彿在與自己的對話,透過剖析,醞釀出一件件心靈獨白。

玻璃創作是種修練,伴隨千度高溫和流不盡的汗水,林靖蓉說,將意志貫注在玻璃上,你不會被熱氣擊倒,反而更能以率真,對待灼熱玻璃,從中找到安定的力量。

林靖蓉小檔案

玻璃工藝家,日本東京玻璃工藝研究所研究科畢業,現於坤水晶誠品松菸駐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輕生活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