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陳彥博:夢想不只是勇氣,更要耐得住孤獨

闖出去才能找到自己》
文 / 徐仁全    攝影 / 關立衡
2013-12-27
瀏覽數 3,100+
陳彥博:夢想不只是勇氣,更要耐得住孤獨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 跑步不是為了成績,也不是為了贏過別人,跑步對我來說是享受一種孤獨,孤獨到一無所有,心無雜念,這時腦袋中就會浮現你最掛念的東西,那就是你最在乎的,對我來說是親情、家人。」超跑選手陳彥博從田徑場跑到極地,最後他跑遍了全球7 大洲8 大超馬賽事, 也想透了什麼是他這一輩子最在乎的事。

從小就愛上跑步的陳彥博,高中時拿下全國一萬公尺馬拉松冠軍後,知道自己很能跑,但不知要跑到哪裡去。那時的陳彥博,在房間裡貼了一張世界地圖,白茫茫的北極圈還搞錯了顏色,塗了一大片的綠。「沒想到大學畢業後初次接觸了超級馬拉松,跑到北極圈才知道沒有綠地,都是雪白的一片。」他說。

為了夢想,也為了突破運動員在台灣的發展困境,陳彥博勇敢地踏出舒適圈,選擇了一條不一樣的路。外人看來會覺得他是自討苦吃,但陳彥博有如超馬界的阿甘, 反倒是「甘之如飴」。

「也許是高中在房間貼了世界地圖的巧合,更也許是跑膩了一成不變的圈圈型的田徑賽道,我愛上超跑,」27 歲,仍有孩子般純樸笑容的他說。大學時在野地訓練長跑,陳彥博享受與大自然共處的愉悅,而多變看不膩的地形地貌,更讓他忘卻了跑步的痛苦,反能享受在其中。

22 歲那年,陳彥博幸運地被選中參加第一場超馬賽事,跟著超馬前輩林義傑及遊戲橘子創辦人劉柏園一起參加磁北極超馬,開啟了他5 年多的超馬時光。

追夢,來自內心與外界的碰撞

當他被選上與林義傑及劉柏園一起參加超跑時,他一句英文都不會說,興奮喜悅之情衝昏了腦袋,更憑著自己年輕力盛的優勢而輕忽了超馬的難度,連他分配到的準備工作都沒有做好,就出發了。

沒想到,遇上了北極零下49 度的低溫惡劣氣候的強襲,甚至引來一輩子沒見過的北極熊攻擊,讓他差一點丟了性命,甚至連累了其他同伴。陳彥博感覺自己的夢想一點都不美好,夢想反而是一條與外界不斷的衝撞與摩擦的過程。

這中間經過被劉柏園嚴厲斥責,及自己不小心失溫差點喪了命等過程,讓陳彥博驚覺,沒有做好準備, 沒有認真地當一回事,就去幻想著築夢這件事,一點都不實際,也不浪漫。不僅拿自己生命開玩笑,對一起實踐夢想的夥伴也不公平。

當北極熊的爪子在破壞著他們唯一的保護帳篷之時,陳彥博的腦海中出現的是:「怎麼辦怎麼辦,難道自己就要被北極熊吃了嗎?難道自己就這樣大卸八塊死在北極嗎?早知如此,好好的待在台灣就好,幹嘛跑到北極來找死呢?」

另一次也很衝擊的是隔年,2009 年年底,好不容易有兩家企業贊助他前往喜瑪拉雅山比賽,陳彥博心想必須跑出好成績才有機會募得下一次前往北極參賽經費。但他遇上了天人交戰的時刻。

比賽過程中,屈居第4 位的陳彥博,眼看就要追上第3 名的南韓選手,但這時跟陳彥博並列的墨西哥選手,卻因為高山症倒地。當下陳彥博在猶豫3 秒鐘後,決定留下來照顧他,但也失去了晉級前3 名的機會。後來在頒獎典禮上,墨西哥選手告知眾人陳彥博的行為,讓他在眾人的掌聲中,獲頒特別獎榮譽。

陳彥博感性地說:「在超馬競賽過程中,沒有觀眾掌聲、沒有獎金,有的只是無止境的體悟;沒有任何一個獎項,會重要到要拋下人性!」

追夢,要有專業

磁北極650 公里的超馬賽事完賽後,陳彥博被嚇到了, 他發憤學英文,一個字一個字用網路翻譯去念、去認識。他更上網查當地半年來的氣溫紀錄,以計算跑步時消耗的卡路里,也計算出所需預備的食物熱量。他也上網觀摩別的超馬選手自我訓練課程,從中學習並找到適合他的方式,拉近自己與其他選手間的實力。

「一點一滴去學、去充實,你的能力就會變強變大。」陳彥博說。第二次,第三次參加超馬賽事,他更有把握去應付各種狀況,甚至在第一天就能上手,熟悉當地的氣候與環境,不會被突如其來的狀況而打亂了腳步。

其實,別看陳彥博在雪地裡跑得姿勢好像很優雅,或是在沙漠中跑得很酷炫,其中踏在腳下的雪,可以分為硬雪或軟雪,沙也分為細砂或軟砂,腳踩下去的反應都會不同。以前陳彥博傻傻分不清,就用「蠻力」硬碰硬去拼去跑,也吃了不少虧。如今,他會用網路去查地形與環境,用google 去看實境,會分析地質沙土,把所有資料都搞懂後,才會出發。

極地跑步也不簡單,陳彥博也在學。以前,他用硬拼的方式,為求完賽,為求有好成績,以取得下次贊助的經費,他會犧牲半夜睡眠時間繼續跑,一天只睡2、3 個小時,跑到半夜常是精神不濟,半夢半醒地跑。

但現在,他學習30、40 歲的超馬選手,他們跑得輕鬆自在,他們用智慧及經驗來參賽,懂得拿捏時間及體力, 不像陳彥博用最笨的方法去硬拼。

追夢,要耐得住孤單

跑了7 大洲,陳彥博最大的感觸是跑步是孤獨的,最常的情況是自己與自己對話,有時一天下來,都沒跟別人講半句話,甚至連打招呼都省了。

不像一般的馬拉松有夾道歡迎的人潮,超馬常是跑了半天,不見半個人影。「即使可以看到人影,但你知道下一秒鐘就會分開,所以連招呼都不會打。」陳彥博說。

每次7、8 天的賽事,你唯一可以對話的就是你自己, 「不會享受孤獨,你無法實踐你的夢想」。當半夜你在跑步時,當頭頂著40 度高溫在跑步時,你會想到什麼?什麼都不會想,沉澱下來的只有你自己最眷戀的那個東西, 對他來說就是親情,就是家人。「半夜3、4 點,會很想爸媽,想給他們一個擁抱,沒別的比他們重要。」陳彥博說。

孤獨有時來自周圍的人不認同。當你追求著夢想時, 其實不一定能取得旁人的認同,就連親人也不一定支持你。陳彥博要跑超馬,他父母親也不太贊成,覺得他不務正業,幹嘛跑一個沒有獎金的比賽,還要冒生命危險。

很多人不甘寂寞,也很多人受不了孤獨。唯有忍受得了孤獨的人,他的夢才會被實踐。陳彥博雖有超馬的經驗, 但寫了一百多封的邀約贊助信函,仍被企業誤認是詐騙集團。

「Pain is inevitable, suffering is optional .(痛是難免的,苦卻是甘願的)」。陳彥博認為,愛你所選擇的,選擇你所愛的,勇敢、堅持的去做,夢想就不會遠了。

2 年前發現自己頸部患了咽喉癌,陳彥博一開始無法接受,「Why me?」後來他聽從醫師的建議,切除後也無影響,他也用更寬敞的心情去面對。「人生中發生的每一件事,不管它是好或壞,都是促成我們往前進的小過程而已。」27 歲,完成7 大洲8 大賽事的陳彥博,來自不平凡的冒險人生才要開始。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潮人物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