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李開復:台灣高科技病了,需要下猛藥

藥方7 帖救創新創業
文 / 李開復    攝影 / 林育緯
2013-11-28
瀏覽數 1,050+
李開復:台灣高科技病了,需要下猛藥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創新工場董事長李開復對台灣科技產業丟下震撼警語!

在華人圈中擁有最高知名度及最多粉絲的李開復,絕對稱得上全球最了解數位產業的人士之一,他在10月底出席第11 屆「華人企業領袖遠見高峰會」時做了罹癌後唯一一場公開演說,甘冒得罪人的可能,坦率指出台灣高科技產業跟他一樣生病了,只是他正按醫生的指示接受治療,但台灣高科技產業卻不見有醫生診治,創新創業的能力也逐漸失去。李開復憂心,如不下猛藥,情況恐怕將繼續惡化下去。

忠言或許逆耳,李開復由衷希望大家能面對問題,讓台灣高科技產業不會從此一蹶不振。以下是他的演講內容摘要:

這段時間待在台灣,見了幾位創業界及科技界的朋友,感覺台灣的創新創業充滿了困難和危機。以下我要說的,可能是更多的警鐘,告訴大家,如果大家想恢復過去的ICT(資通訊)時代的輝煌,是該下猛藥了。

首先來看中國大陸的創新創業。我的事業是在中國大陸,我們募了5 億美元的資金,投了7、80 個項目,非常樂觀。雖然大陸面臨很多問題,有很多創新創業的挑戰,但一個個被克服了。

比如說,我們可能認為美國才是高科技的測試場(test bed), 美國有最大的市場,但是大陸今年有6 億台的手機和平板電腦,市場已經大於美國。我們現在投資項目裡,1 年以內很少沒有達到500 萬、甚至1000 萬用戶的,所以市場是巨大的。

有些人說,中國出不了一個賈伯斯。或許真的出不了,但也許中國更適合不同種類的創業家。中國的創業家,成功欲望很大, 勤奮又具狼性。其實大部分的創業家可能更像臉書創辦人佐克柏(Mark Zuckerberg),是迭代性的創業。迭代性的創業家是:先把一個小產品丟到市場去測試,依據反應回饋後再修正,慢慢地把產品愈做愈好。就像臉書的第一個版本,單純是給哈佛的男學生及女學生彼此看看長得好不好看?可不可愛?然後再經過實驗,把產品做得更好。

這種迭代性的創業,非常適合一個勤奮、狼性的創業家,他們帶領一批努力又有效率的工程師,在一個巨大的市場裡去試、去闖,這也就是為什麼中國大陸在網路及軟體上會有不少成功的創業案例。

當前危機:新一代缺乏國際視野

其實台灣3、40年前的情況也一樣,最早的那幾家ICT公司,慢慢地就孵化了新的創業家,為台灣創造高科技榮景。在四小龍之中,台灣在ICT是最領先的。但在硬體之後,台灣錯過了網路的革命,錯過了軟體的革命,錯過了行動的革命。

以美國為例,當大家已不再談惠普(HP)、康柏(Com¬paq)這些公司時,取而代之的是微軟(Microsoft)、甲骨文(Oracle),而台灣卻還在談台積電、鴻海、聯電、聯發科等。它們都是很棒的公司,但是新一代的公司卻沒有出來。當美國開始在談Google、Yahoo,甚至進入臉書、推特時代,台灣談的還是那幾家公司,基本上台灣錯過了這幾個革命。

新加坡、韓國、香港,都看到創業家在網路及行動領域的努力,其實它們的環境跟達到的成功都超越了台灣。在ICT 領域的最新點如網路、行動通訊,台灣不但離中國大陸有相當距離,而且離四小龍都有相當的距離,所以這方面是讓人很擔憂的。

過去台灣的ICT 成就輝煌,也有偉大的創業家,許多美國老ICT公司都已經沒落,甚至不存在了,台灣的公司依然做得很好,這是值得自豪的。但是這些公司的經驗,不見得很容易複製,它們的管理方式,也不見得很適合網路、行動通訊等新的創新創業。

在台灣,過去我們也看到不錯的網路公司,如蕃薯藤、PChome 等,但是都沒有走出去,我想要特別講的是: 小市場是沒有辦法成就偉大公司的。當年台灣的ICT 企業能夠做得好,是因為它們與國際接軌、走向全球。

今天我看到的台灣網路、行動通訊創業家,卻只看台灣市場,只是想把台灣市場做好。他們會說:先做台灣市場,先做繁體字市場,然後再做香港,以後再做簡體字、再做大陸,然後再做英文、再做美國。但1年、2年、3年過去了,他們還是在做台灣市場,所以「小市場是無法成就偉大的公司」。

未來機會:智慧型「軟+硬+雲」

台灣的技術人才不錯,但這些就像是一串0,前面沒有1的話,價值是不存在的。我看了很多台灣ICT創業家,他們做了App,丟到App store 去,如果他們先來找我,我會跟他們說,不用做了,因為他們並沒有這種國際視野與眼光,更沒有最棒的創業家來帶領他們。

而在創新創業問題上,台灣曾經有很棒的VC行業,讓台灣走向創投的頂尖。美國矽谷為什麼成功,就是因為這些創投都很棒,包括KPCB及紅杉(SequoiaCapital),還有最近正紅的Andreessen Horowitz,它們扮演了領先角色,幫助、教導創業家走向新高。

但是今天的台灣基本上沒有創投了,大家都說,融不到資、回報不好,然後就變成了惡性循環:創業不佳,導致沒有人能夠投資;沒有投資,造成回報不好;回報不好,變成大家只投資房地產等產業。所以,這方面面臨非常大的挑戰。

但其實我覺得台灣ICT創業還是有很多機會,例如「軟+硬+雲」的機會,或者「設備」的機會,也有人說是「可穿戴設備」的機會。矽谷最近最火的是什麼?就是做小的Device,做手表、做眼鏡、做汽車。

我們也可以想像,以後家裡的每樣東西都可以上網,都是智慧型,那不是正好適合台灣ICT的硬體能力嗎?當然這不是去做一個設備、PC或手表來賣,而是說你在設計的時候,不只是一個設備本身,而是要能軟硬結合,有智慧的功能,然後能夠上網、接上雲,甚至能夠像小米這樣,透過網路來促銷。

這樣看來,台灣還是可以完全參與這樣的機會。雷軍創立的小米公司,目前市值100億美元,這樣的公司其實完全沒有理由不可以由台灣來創造。

另外,很明顯的,東南亞是行動通訊很大的市場,值得期待。台灣的創業家如果想在ICT的領域走出去,一定要找到大市場,這個大市場可以是美國、大陸或者是東南亞。

7大建議:給年輕創業者更多機會

我給台灣的創新創業以下幾個建議:

1引進領袖型創業家。台灣欠缺很棒的領袖型創業者,要把他們引進來,無論是從矽谷、大陸或其他地方,或者是海歸,或者是教授,都要大量吸引他們到台灣來。

2不強要求年輕創業者出資。年輕的創業家需要鼓勵,但台灣現在有很多陋習,像現在大學生創業,要我給200萬可以,你自己先出100萬。大學生哪裡有100萬?他把自己的資源、人生、時間、機會、成本全投進來了,還不夠嗎?一定要強求他們出這麼多錢嗎?這是不合理的,請大家不要再欺負我們的年輕創業者。

3創業要針對大市場。市場要大才有希望。PChome做得很棒,但是它今天是5億美元的價值,阿里巴巴卻是1000億美元,它的起步還比PChome要晚。

4修正不合理的註冊投資條款。註冊投資的條款有很多不合理,如固定10元的股票面額、技術股的比例限制等問題,為什麼不給技術股更多的股份呢?創新工場投資的時候占15%股份,我們出所有的錢,創業者占85%股份,他什麼都沒有,只有人跟技術。為什麼台灣投資者不能這樣善待我們的投資人呢?

5引進VIE架構。要修改不合理的註冊條款,但我們也看到立法院要通過一個法案是不容易的,那怎麼辦?可以用VIE(可變利益實體,Variable Interest Entities)架構。比如在開曼群島開一個公司、在大陸開一個公司,大陸公司的所有收益等權利都屬開曼群島的公司,又符合中國法律,也符合外國法律。大陸可以這樣做,台灣為什麼不能?

6引進創投專家。政府很多部門都努力想幫創新創業,但是實際上來說,專家不在政府,任何國家都一樣。美國的成功不在於政府的推動,新加坡、以色列政府可能幫了一些忙,但是真正的決策者都是專家。台灣現在基本上沒有VC,要把這些專家找回來,要不然這個生態體系會欠缺一個重要環節。

7大學別再占創業學生的股份。我聽到有些大學在幫助學生創業的時候,還想占他們股份。請饒過他們,給他們一個機會,大學拿了國家的錢、教育部的錢,不需要再占學生的股份了。

提供這些建議,是非常希望台灣能夠恢復李國鼎時代的輝煌。台灣的條件是充分的,有聰明努力的高素質工程師,還有開放的環境,應該可以再度創造出很多很好的創新型高科技企業。

但是今天台灣的高科技創新創業生病了,就跟我一樣,我們的病,都是來自惡性循環。但是生病了就要醫,生病了就需要猛藥,我準備去接受猛藥的治療,台灣的高科技,你呢?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巧創業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