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在威爾斯擘畫歐洲版圖

文 / 張玉文    
1998-05-05
瀏覽數 16,800+
在威爾斯擘畫歐洲版圖
Line分享 articlefont

「如果有一天施振榮先生宣布在卡地夫(Cardiff)設立宏碁的歐洲總部,我們會非常高興,」白髮蒼蒼的英國威爾斯卡地夫區議員史密斯(J. Smith)微笑著說。乍暖還寒的三月陽光下,他站在區政府二樓陽台瞇眼凝視前方波光粼粼的卡地夫港灣,一百多年前,這裡是全世界最大的煤出口港。曾在海軍服役、經歷過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史密斯,目睹威爾斯自工業革命以來盛極一時、對英國經濟貢獻良多的煤、鋼鐵產業,在兩次大戰後逐漸沒落。

像個慈祥老祖父的史密斯還記得,區政府大樓旁的巷區水道,當年泊滿來自世界各地的船。船過水無痕,如今水道空盪靜默,港區附近改規畫了幾個工業區,和威爾斯南部的工業區一樣,招納來自北美、歐陸、亞洲等地的企業。當年的煤鄉,正力圖轉型成以高科技為主幹的經濟,而去年底宏基集團重要成員明碁電腦公司宣布赴威爾斯投資,凸顯了台商在威爾斯轉型過程中可能扮演的角色。

沐浴在同樣的威爾斯陽光下,來自台灣的方志敏正在距卡地夫不到一小時車程的新港(Newport)市郊蘭特能工業園區裡,擘畫他的歐洲版圖。「這裡的機會非常多,」才剛和重要客戶開完會的方志敏,略顯疲累地談著他的威爾斯經驗,從他對面的窗口望出去,春天已開始為三月的威爾斯妝點綠意,綠油油的草地襯著一叢叢盛開的鮮黃色水仙花,生機盎然。

跟成千上萬的台灣中小企業主一樣,方志敏敢冒險、夠靈活。三年多前,他赴新港設立長伸電子公司,成為威爾斯第一家製造業台商,生產通訊零組件,目前是日商新力公司在威爾斯的最大供應商。方志敏把事業觸角由台灣、馬來西亞、中國大陸,伸展到了英國。為了親自坐鎮,他在威爾斯的首府卡地夫買了房子,把妻兒接來定居,還不到五十人的卡地夫台灣人社區,再添三名新成員。

史密斯和方志敏,相隔萬里的陌生人,在威爾斯相會:遠隔重洋的歐洲和台灣,由威爾斯塔起了橋梁。

古老的歐洲大地,尤其是最積極吸引外資的英國,寄望來自亞洲的企業活力和資金帶來經濟新生的泉源;當亞洲的日、韓在經濟泥沼中苦苦掙扎之際,驚險閃過金融風暴的台灣成為最受青睞的目標。

而乘著全球化浪潮的台商,摸索進入歐洲市場的門戶通道之際,也慢慢發現了英國威爾斯的潛力--通往歐洲市場快捷方便、比歐洲其他地方工資低而生產力高、英語通行、電子產業體系相當完整。

目前台商在威爾斯還是少數民族。威爾斯工商發展局(WDA)統計,威爾斯目前有超過三百六十家的製造業外商,其中來自其他歐洲國家和北美的廠商就占了八成,亞洲地區以日商投資較早,已有二十餘年歷史,目前日商超過五十家,台商則仍是個位數。

為了打響名聲,去年底WDA卯勁爭取到明碁赴威爾斯投資,希望以宏碁集團的招牌號召更多台商跟進。協助明碁尋找歐洲廠址的顧問沈為霹接受當地媒體採訪時表示,WDA協助明碁取得土地,並完全按明碁的需求設計、建造廠房,完工後再賣給明碁,對廠商很有利,別的地區很少能提供這樣的服務。WDA駐台代表韓亞力(A. Hines)也表示,WDA把土地價格壓得很低,「(明碁︶這個案子我們絕對是虧本的。」

明碁將在卡地夫投資兩千五百萬英鎊(約合新台幣十三億餘元),設廠製造監視器,預計在五年內創造一千個工作機會,這是迄今最大的台商投資案。離卡地夫灣不遠的明碁廠房正在趕工興建中,預定今年底量產。

威爾斯的積極是有原因的,他們亟需外商(尤其是製造業)創造工作機會,安置煤、鐵等產業沒落所釋出的大批人力,更需外商投資加速產業升級。二十餘年來,威爾斯藉由吸引外資,發展出相當完整的消費性電子業和汽車業,全英國八0%(全歐洲二0%)的微波爐、五0%的彩色電視機在威爾斯生產;但在吸引電腦業者投資方面則不如蘇格蘭成功。明碁投資案以及去年初破土的韓國喜樂金星(LG)集團投資案,為威爾斯發展資訊電腦產業增添助力。

優勢:接近歐陸市場、勞動成本較低

LG投資案是歐洲迄今最大的投資案,連英國女王都親臨破土典禮。LG投資總額十四億九千四百萬英鎊(約合新台幣八百億元),將生產監視器、映像管、半導體等,占地達一百公頃,離明碁威爾斯廠僅數分鐘車程。

若從台商和其他外商角度來看,威爾斯最重要的優勢,就是地理位置接近歐陸市場,以及勞動成本較低。

英國是大多數台商在歐洲設廠的最愛,威爾斯最近更積極向台商招手。選擇英國,是因為台商較擅長英語,英國的勞工問題較少、稅賦條件較優.又是歐洲第二大市場,因此,台商製造業赴歐洲投資八0%集中在英國。英國也是歐洲吸引外資最多的國家,以及全世界第三大吸引外資的國家,僅次於美國和中國大陸。

儘管在英國本土,威爾斯仍有競爭對手環同在側。英國北有位於蘇格蘭首府愛丁堡和格拉斯哥之間的狹長地帶,號稱「歐洲矽谷」,吸引四百家以上的資訊電子廠商設廠,其中包括英業達、中華映管等台商;南有英格蘭以劍橋大學為核心的研發重鎮,是高科技公司創業的搖籃,去年更吸引軟體霸主微軟公司投資八千萬美元,在此設立該公司在美國境外唯一的研究中心。

南北爭鋒之下,僻處英倫三島西南邊陸的威爾斯依然表現不俗,WDA統計,威爾斯人口僅占英國的五%,但在過去十年間,吸引了赴英設廠外資的一七%。

相較英國其他地區,威爾斯最主要的競爭優勢在於地理位置和低成本的適度搭配;威爾斯離歐洲大陸市場的交通較蘇格蘭、北愛爾蘭便捷,英格蘭雖然更近,但勞動、土地成本遠高於威爾斯。

明碁以投資行動支持這種看法。明碁財務長游克用表示,蘇格蘭偏北方,通往歐洲的交通不及威爾斯便捷,而且「歐洲矽谷」已吸引許多廠商,造成當地各項成本上揚,所以最後還是選擇威爾斯。

M4公路:連繫產銷的高科技走廊

威爾斯前進歐陸最重要的交通動脈是M4高速公路,因地利之便,沿線形成上下游相當完整的電子資訊產業聚落。東西走向的M4公路橫貫英格蘭和威爾斯南部,威爾斯由M4向東經倫敦,可達南安普敦、多佛等通往歐洲大陸的海港。

許多資訊廠商沿M4公路設廠,其中不乏世界前十大消費性電子、電腦、通訊公司,如松下、新力、飛利浦、易利信、IBM等,長伸電子與明碁距離M4公路也都不過數份鐘車程。游克用解釋,M4走廊的電子工業發達,容易找到有相關經驗的員工,採購零組件也比較方便。

沿著M4公路而行,彷彿瀏覽一次威爾斯今日面貌的縮影。可能公路的一邊是某國際知名廠商,工廠內忙碌製造一部部的電視機、電腦、而公路的另一邊,是綿延的農場,綿羊低頭吃草,馬兒優閒踱步。

除地理位置之外,威爾斯以相對較低成本、較高彈性的勞動力,再添一項競爭利器。英國的製造成本自然比亞洲高,但威爾斯在英國國內相對較低。WDA經濟分析師雷尼(D. Rennie)指出,威爾斯的工資成本較全英國平均低約一0%,較法國低二0%,使得單位成本的產值提高,生產力較全英國約高一0%。

相較於許多勞工法令嚴格的歐洲國家,例如法國最近將每週工時再降為三十五小時,威爾斯勞工的彈性也顯得可愛多了。例如,威爾斯的勞工願意一天二十四小時輪三班工作,並且率先推動簽訂不罷工協議。

長伸電子方志敏指出,英國人通常按時上下班,但長伸電子威爾斯廠的主管發現台灣的員工往往工作到很晚,他們也開始願意加班,相當有彈性,人力素質也很好。

WDA:提供積極、高效率的全套服務

威爾斯固然有許多優勢,但把這些條件結合在一起發揮整體魅力的,則是威爾斯政府發展經濟的積極態度和做法。威爾斯政府的積極,具體而微地呈現在WDA提供廠商從工作到生活的一系列高效率服務。WDA相當於威爾斯政府的「經濟部」,一九七六年成立,約有三百五十名員工。

「我們提供完整的全套服務(turnkey),」負責LG投資案的WDA專案經理舒克曼(M. Shukman)自豪地說。

WDA提供有關投資的協助,包括尋找土地、招募人員、尋找合適供應商和合資廠商、解答稅務問題、找低利貸款或補助等。WDA甚至出錢幫外商雇用當地人協助建廠,長伸電子總經理馬丁(A. Martin)初期就是如此,後來才由長伸電子正式聘任。

WDA的服務項目中,以協助土地取得特別讓台商覺得窩心。WDA擁有約八百公頃土地,大部分是威爾斯政府關閉不具效益的煤礦場或其他廢棄土地,移交給WDA整理成工業用地。因此WDA可以配合政策提供低價土地,「英國其他地區的促進投資單位也有類似做法,但WDA最積極,」曾任職蘇格蘭投資發展局(LIS,與WDA性質類似)的雷尼表示。

Epitaxia晶圓材料公司創辦人兼技術總監史考特(M. Scott)是WDA積極態度的受惠者之一。十餘年前史考特辭職創業,欠缺資金的他找上殼牌石油集團旗下的殼牌創投公司,在投資案底定之前,WDA就願意先為他找土地、蓋廠房,殼牌創投簽約入股之後三個月,廠房就完工。「我們公司這麼快上軌道,多虧WDA的協助和協調,」史考特說。

WDA也是外商的生活保姆。舉凡外商派駐人員和眷屬要上英語班、小孩上學選學校、台商找中醫……,全都可以找WDA幫忙。甚至當初方志敏到威爾斯來考察時,還有人陪著方太太逛街,以免她無聊,非常周到。

威爾斯政府更積極促成學術界和產業界結合,鼓勵將校園象牙塔內的科技移植到產業的土壤裡。

CDR公司就是一例。CDR由威爾斯大學史文西(Swansea)校區土木系的幾位教授共同創立,辦公室就設在大學內的創新育成中心裡,租金較便宜。原籍敘利亞、十年前在該系取得博士學位並執教迄今的哈森(O. Hassan)為CDR開發軟體。去年在美國測試成功、人類有史以來第一部超音速汽車,設計車身所需的電腦模擬工作,就是由哈森在CDR完成的,哈森還因此獲得英國女王親自頒授MBE(大英帝國成員)的榮譽。「我既能保有教書時和學生互動的快樂,又可以享受CDR的研發工作,」哈森用帶有中東口音的英語說,對他產、學兩棲的現況顯然很滿意。

「英國和台灣,東西方兩隻老虎的合作,將是雙贏,」三月上旬在台北舉行的一項英國半導體產業研討會上,英國貿易文化辦事處處長柯安龍(A. Collins)如此說。

「我們歡迎來自各國的投資者,希望能汲取各種文化的優點,發揮綜效(Synergy),」在威爾斯工作的英格蘭人舒克曼說。

當大英帝國「日不落」的光輝褪去,必須力爭上游之際,大半個地球外的新興工業國--台灣,成了最佳伙伴人選之一。東西雙虎的合作,是否能產生共榮的綜效,有待未來數年由台商來解答。

威爾斯小檔案

威爾斯是組成大英國協的四個成員國之一。她曾是一個獨立的國家,西元一二八二年英格蘭國王愛德華一世擊敗威爾斯最後一名國王,將威爾斯納入英國法律統治,其子愛德華二世在威爾斯北部出生,於一三0一年受封為威爾斯親王,從此形成一項傳統,英國王室的長子通常受封為威爾斯親王,目前的英國王儲查爾斯王子於一九六九年受封。

威爾斯人自主意識強,不喜歡被泛稱為「英國人」;威爾斯和蘇格蘭一樣,經公民投票後決定,將設立自己的議會。今年歐盟領袖會議將在威爾斯首府卡地夫舉行,卡地夫市政府製作的宣導短片中,代表威爾斯的紅龍居中,四周圍繞著十二顆星星,代表歐盟創始成員國;這與一名威爾斯政府官員不經意的一句「威爾斯的末來在歐洲」都傳達了同樣的訊息.威爾斯似乎「越過」了英國,直接放眼國際,建立自己的地位。

威爾斯人對本身的歷史文化很自豪,為了保存傳統文化,威爾斯的小學有威爾斯語課程,許多學校也提供成人的威爾斯語課程,一九八二年第一家威爾斯語發音的電視台成立。威爾斯語是歐洲現存語言中,最古老的語言之一,目前威爾斯約四分之一的人能講流利的威爾斯語。在威爾斯,許多人的名片是一面英語、一面威爾斯語,路標、招牌、公告等幾乎都是英語、威爾斯語雙語標示。

(張玉文)

面積:二0、七二0平方公里(占全英國一一%)

人口:二八九萬人(占全英國五%)

首府:卡地夫(人口約二八萬人)

國花:水仙花

景觀:自然景色優美,全境五分之一的土地是國家公園,包括三處國家公園、五處政府指定的「國家天然美景」。古堡很多,是全世界古堡密度最高的國家

美食:羊肉

產業:北部農業為主;南部工業為主,如電子、汽車等

威爾斯經驗談

方志敏 長伸電子負責人

機會很多,但經營環境嚴格

我在台灣的事業已經營十七、八年了。剛開始打拚時都沒有問題,但這七、八年來,員工難

找,管理也不容易,所以到國外投資,馬來西亞、中國大陸都有廠。到英國來是因為市場和客戶在這裡,而且交通、語言、人力素質都沒什麼問題,政府的補助並不是主要考量。

威爾斯的員工素質高,尤其是主管階層,而且沒有工會問題,管理較輕鬆。在法國雇用勞工,政府會提供補貼,但工會問題很嚴重,所以我不去。

不過,英國人很重視紙上作業,做事一板一眼,有時會影響效率。例如,報價時,本地員工把每一項成本加起來,再加上利潤,就是報價。我卻認為有時為了爭取生意,不必想那麼多,可以把管銷費用壓低,以降低報價。但是短期內要改變他們的想法並不容易。

這裡的管銷費用比我預期的高。在台灣,三、四人就可以管一大群人,但在這裡管理階層要很完整。至於直接人工的費用,這裡雖然較高,但工時比中國大陸少,所以直接人工的總成本,威爾斯廠只比大陸廠高五%左右。

中國大陸的經營環境很不好,我們的工廠在廣東東莞,雖然基礎建設比過去好很多,但仍是人治社會,很不上軌道,很不好管理。

整體而言,台灣的生產力還是最高,英國的人力素質高、服從性也高,所以生產力也不錯,中國大陸最差。

目前我們的分工是,在台灣進行產品、模具開發,這些工作在歐洲做的成本是台灣的三、四倍:英國的成本較高,因此威爾斯廠的自動化程度較高;東莞廠去年十月才開始生產,做的是需要人工較多的部分。

這裡的機會很多,但經營環境嚴格。在台灣,只要報價夠競爭力就可以拿到訂單,但這裡的客戶還要求公司制度、管理要上軌道,考核很嚴謹,要「考試」很多次才行。

到國外投資,一開始用兩、三年學習經驗是正常的。威爾斯廠第一年的營業額三十萬英鎊(目前約新台幣五十四元兌換一英鎊),去年是第二年,營業額三百萬英鎊,希望今年能有五百萬英鎊的業績,而且達到損益平衡。

(張玉文)

威爾斯經驗談史帝夫.史密斯(S. Smith) 長伸電子製造部經理樂於參與台商的創業

工作多年,我對工作已經失去了早期的興奮感覺,可是到長伸電子之後,.那種感覺又回來了。

當初馬丁先生(長伸電子總經理)跟我接觸時,我已經在creda(通用公司的子公司)工作三十四年了,打算一直做到退休,從未想過換工作。

起初我覺得受寵若驚,後來又想,會不會是公司想要我走,故意找獵人頭公司把我「挖」走,英國有些公司是會這樣的。我和馬丁先生前後談了五次,才決定到長伸來。

我家離以前工作的Creda很近,到長伸電子上班每天要開三十幾分鐘的車。長伸電子給我的薪水雖然比Creda高一些,但上班途中經過賽文河大橋要繳過橋費,花費比以前大多了,通勤時間也更長,但我還是願意來。

離開穩定的工作會有風險,但我看到的是一個嶄新的機會。我在Creda實施垂直整合式的製造程序,也就是每一名生產線上的員工都必須負責幾項製程,而不是一個人只負責一道程序。這種方法效率比較高,可以節省三0%的時間,長伸電子也想施行這種製造方法,所以找我過來。我很高興有機會在這裡從頭建立這種我很自豪的製造方法。

我的妻子也很支持我換工作。她在日商本田汽車(英國)公司擔任業務經理,我們都在亞洲企業工作,有時也會討論彼此的工作經驗。感覺上,日本公司很重視組織層級,而我在長伸電子卻有很大的自由和發揮空間,大家都可以很自在地向老闆提出建議。公司負責人方先生很有創業精神,長伸電子的員工都相當年輕,工作勤奮,和這些年輕人在一起,我也充滿幹勁。

我是英格蘭人,住在和威爾斯一河之隔的英格蘭布里斯托市,以前在美商企業工作,現在則在威爾斯的台灣企業工作,妻子在口商企業工作,我每天都處在一個多重文化的環境中。

威爾斯人很重視本身的歷史文化,我在威爾斯工作,有時覺得自己像是客人,我很尊重威爾斯的文化傳統。

(張玉文)

傳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