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神奇神祕果,我把美濃變甜了

高雄第20個朋友 美濃神祕果農蕭旦倫》
文 / 高嘉鎂    攝影 / 高雄市農業局
2013-09-27
瀏覽數 650+
神奇神祕果,我把美濃變甜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回頭的時,歸千斤的感動,攏有摻著山歌的目屎,酸酸鹹鹹是美濃正港的口味。」──美濃教師林文平《用美濃寫的一首詩》

醃白玉蘿蔔的微鹹、粄條混肉香的薄鹹,現在多了能酸變甜的神祕果,美濃,這個純樸古老的小鎮,加了種新奇味道,又會產生什麼樣的化學作用?青春期的尷尬,總讓人彆扭,如果說有人能接納青春酸澀,轉為甜美,1983 年次的蕭旦倫所種的神祕果,或許就有這種力量,不僅轉化美濃青春期的青澀,也將自己的人生提至新境界。

曾一度面臨產銷危機的蕭家神祕果,憑藉生技轉型,從產業崩盤逆轉勝,藉神祕果的魔幻之勢,一舉由酸變甜,化為生技轉機一鳴驚人。

職人72 變:農夫、研究員、超級業務

戴著細框眼鏡的蕭旦倫,看來斯文幹練,穿上西裝就像上班族,想不到卻選擇披上農作服,當個樂活農夫。清晨5 點剛過,跟著蕭旦倫走進果園,清晨薄霧透著涼爽,他和父親蕭和雲在晨光下開始整理果園;神祕果只能以人工採收,因為採有機栽種,經常是除草除得滿頭大汗,鹹鹹的汗水點滴澆灌著神祕果。

上午8 點結束農忙,脫下農作服,蕭旦倫化身研究員忙於生技開發、果園施肥等數據管理,接著變身業務員經營行銷平台、開拓客源,而蕭爸爸則專職照顧神祕果品質。傍晚3、4 點又進果園,直到天色完全變黑為止,這種半放任種植法養育神祕果樹,就是蕭旦倫家兩代相承的果園管理法。

小巧可愛的紅果實,在蕭旦倫眼裡是「野孩子」,跟壞孩子不一樣,這一顆顆小紅果是「野放的好孩子」, 誕生在一片綠油油中,「要以平常心去對待,不需要過度關心。」南台灣的天氣溫暖潮濕,最適合神祕果樹生長,蕭旦倫所在的高雄,就成為神祕果的第二家鄉。

吸引力法則,翻過有機陣痛期

20 年前神祕果剛開始盛行時,蕭爸爸憑著熱情投入種植。當時農民趕流行,一窩蜂搶種造成崩盤,從一顆100 元跌到只剩4、5 元,農友又一窩蜂消失,但蕭爸爸不放棄,仍舊留下種株。蕭旦倫自生物機械工程系畢業後,原可以晉升科技新貴,但受父親的熱情影響,決心投入農耕,「我對土地有熱情,不想多走多錯。」接手幫忙果園,彷彿就是蕭旦倫的天命。

不過蕭旦倫也不是空有理想,一股腦便把熱忱往果園倒,從生物機械工程專業跨行農業,遠比想像中難上許多,特別是引入有機耕作,還曾遭遇嚴重病蟲害危機,只能向農藥投降。蕭旦倫擁有強烈的學習精神和企圖心,為農田引入清澈水源,堅持有機,他說:「年輕人應有的態度是謙虛。」有勇氣、有努力,自製菌種廚餘堆肥,有機也可有產量、有銷路,讓美濃老農驚訝不已。青年農夫們正在攀岩,他們挑戰、冒險、步步為營,只有謙虛抓緊一塊岩壁、腳踩踏實後,才能再往上攀去,最終翻過山壁,再戰下一山頭。蕭旦倫2007 年投入農業後設定好目標,將停損點訂在3 到5 年後,如今已翻過陣痛期,開始有了收成。

蕭旦倫最愛挑戰,他說農業是生物科技的開端,握有這把鑰匙,就能開啟新藍海。因此他找來研究單位, 運用生技萃取神祕果素成為酵素、膠囊,取代人工代糖、高熱量白糖;同時看好海外市場,攀向下一山頭: 汪洋另一端的廣闊世界,轉型精緻農業,布局全球。

傳統農轉生技農,變味新世代的甜

就像人長大要等待、要時間,「好的食材就是要等待,」而且很值得等待。等待神祕果收成,等待放入口中後,味覺由酸轉甜的瞬間到來;蕭旦倫與父親蕭和雲在漫長等待後,終於「一鳴」驚人,成立一鳴生技品牌。「源頭管理很重要,農人在食材源頭要用心,消費者也要尊重食材,不要糟蹋農人的辛苦栽種。」

如同林文平詩中所寫,回首探望,自己一路努力耕耘來的家園,酸鹹在心中,是感動所流的淚,也是美濃的味道;到了蕭旦倫手上,一切辛酸開始有了甜蜜滋味。年輕農人包容新事物,美濃農業轉向休閒、精緻,追求產銷平衡;2011 年底開始白玉蘿蔔認股契作, 帶來觀光人潮,帶起下一代的綠色教育。表裡如一的白玉蘿蔔,在孩子眼中晶亮如蜜,迎著美濃特有的霧氣成長,種下未來美味,也種下美濃的希望與活力。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輕生活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