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不確定的世界‧不穩定的就業

亞洲大學2013年6月畢業典禮致詞
文 / 高希均    
2013-07-01
瀏覽數 450+
不確定的世界‧不穩定的就業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21 世紀剛進入第13 年(2013 年),很少人會在新世紀之初想像今天的世界是如此的不確定,就業是如此的不穩定。就在你們讀大學的這幾年當中,全球就先後經歷了嚴重的金融危機與經濟衰退,所產生的一個最明顯的傷害,就是年輕人的失業問題。當前各國都有很高的青年失業率(15-24 歲,youth unemployment)。希臘與西班牙都超過50%, 英國與法國也都超過20%;與他們比,台灣的青年失業率為13%,算是相對的低。今年應屆畢業同學立刻面臨的兩個問題:一是能不能找到合適的工作?二是能不能有合適的薪資?

我們可以從兩組因素來理解世界的不確定及經濟的不穩定:

以外在因素來看:

重要國家金融體系失控

歐元國家財政惡化

世界新科技產品產生優勝劣敗的洗牌

區域經濟整合的困境

中國大陸經濟快速成長帶來的衝擊

以台灣今天的困境來看:

產業結構調整太慢

市場開放程度不夠

保護主義心態太強

輸出產品競爭力下降

政黨對立造成政策僵持

企業缺少投資

人民「白吃午餐」強烈,稅收難以增加

4個「自我要求」

儘管世界不確定,經濟不穩定,正要進入社會的「亞大人」沒有悲觀的權利。50年前我大學畢業時月薪為新台幣800元,每人所得不到100美元。

世界是平的,路是不平的,我建議4個「自我要求」,以它們來鏟除路障,走上康莊大道,創造「精彩一生」。

第一個是學習心:在這知識與創新的年代,大學所學到的只是一個起步。唯有不斷的吸收新知,才能確保大學文憑不是一張過時的學生證。

當一些社會新鮮人只能找到低薪的工作,所反映的實在是自己缺少競爭力,自己本身的附加值很低。例如最新的美國資料顯示,當有36%的應屆畢業生認為自己薪水1年不到3萬美元時,居然另有33%的人認為他們的薪水會超過4萬、5萬美元。因此要把自己變成一個薪水高的人,就必須提高自己專業的競爭力及附加值,這個捷徑就是大量閱讀,不斷學習,培養新的技能。當代管理學者都強調:企業興衰與個人成敗的最大關鍵,是在看誰有能力比對手學習得更快、更徹底。這就是為什麼我愈來愈相信:「學習」才能救自己。

應屆畢業的「亞大人」記住:在所有的選擇中,學習最重要;在所有的自由中,沒有不學習的自由。

第二是冷靜腦:在資訊氾濫的年代,如果沒有冷靜的腦來保護自己的清醒,人就容易在資訊洪流中淹沒。擁有了冷靜的腦,就容易追求公平與正義,判別是非與對錯,同時變成一個有公共責任的現代人。

「知識」有幾個特性:1.沒有歧視性,不論貧富,任何人追求,任何人都可以得到;2.知識有共享性,個人的增加,不會使別人減少;3.知識有公平性,要靠自己努力才能得到,無法像財富一樣可以移轉;4.知識更有無限性,愈追求,愈覺得自己渺小,也變得愈謙卑。

剛訪問過台灣的諾貝爾獎得主康納曼教授(Daniel Kahneman)在《快思慢想》一書中就告訴讀者:避免思路上的陷阱,才能擁有冷靜的腦。他提醒大家:1.對人與對事的判斷不要先入為主,更不要堅持己見;2.不要根據小樣本,做大推論,這會有很大風險;3.不要根據有限的經驗,做無限的想像;4.做決定時,不要錯失時機。我再補充一點:冷靜的腦知道「捨」可能是「得」。在很多兩難的實際情況中,當事人要勇敢地擱置舊問題,花更多心力創造新機會。

第三個是中華情:我生在南京,長在南港眷村,後又去美國讀書教書,近10年來又定居台北。當被問起「你是哪裡人?」,想起魯迅寫過的話:「我到過的地方,都是我的家鄉。」似乎不容易只有一個答案;但在我的思維中自然充滿了中華情。

今年3 月遠見民調中心做了一次「民眾自我概念」的調查,在受提示及可以複選的5 個稱呼中:台灣人、中華民族一分子、亞洲人、華人、中國人,你會選哪一項?

結果顯示:民眾認為自己是台灣人的有9 成7;中華民族一分子有7 成8;亞洲人有7 成5;華人有6 成9;中國人有4 成2。

對這5 個稱呼,我都喜歡。也許還可再加一個「地球人」的選項,星雲大師常自稱是「地球人」。

中華情,是不論你身在何處,可以歸納為:

對中華歷史與文化有熱情。

對中華傳統與倫理有溫情。

對本土與異鄉有感情。

一個沒有民族情與文化根的人,猶如漂流的浮木, 無所依靠。

第四個是世界觀:世界趨勢專家奈思比(John Naisbitt),每次來台灣最常勉勵年輕人的話就是:融入世界(Join the World)。

外貿導向的島嶼,應當要擁有寬廣的世界觀;可惜的是大多數年輕人對外邊的世界缺少興趣,就如另一位趨勢學者日本的大前研一對日本人民的批評一樣。不像澳大利亞與紐西蘭那些島嶼國家,特別要他們的年輕子弟,到國外短期遊學或工作。

一個教育普及的台灣,一個以中產階級為主幹的台灣社會,是不應當這樣缺乏世界觀的。亞洲大學在這方面投入了很多心血,為學生們做了很好的準備,不僅有各種國際交流,更每年邀請了諾貝爾獎得主來校演講,這種「百聞不如一見」的機會,擴展了年輕人的視野與嚮往,亞大學生是非常幸運的。

台灣需要一個「全球化視野」運動,認清台灣是國際舞台上的一員,因此,除了本土,還有世界;除了學習方言,還應當要學習外語;除了自我的要求,還要有世界的標竿,千萬不能夜郎自大或坐井觀天。面對中國大陸的興起,台灣的年輕一代更要爭氣,與大陸相比,我們只有靠軟實力來展現優勢。

一旦擁有世界觀,也就容易擁有「以人為本」的信念。當以「人」為核心時,就要發揮人性尊嚴,共同追求這些基本信念,如:公平與法治;教育機會的普及; 財富的合理分配;文史哲、藝術、音樂、外語等的提倡。因此年輕一代,就更需要培養人文素養。這就和薩依德教授(Edward W. Said)所提倡的「寬廣的人道關懷」相近。

台灣擁有無限的「心智空間」

各位畢業同學,如果此刻列舉大陸與台灣各別擁有的優勢,在大陸看到賺錢的商機、威權政府的效率、國際地位的躍升、民族的自信;在台灣處處看到了自由與民主、人性的尊嚴、人民的素質、民間的活力、以及沒有恐懼下自我選擇的生活方式。

今天在華人世界中,台灣最大的資產,就是這些無形而珍貴的「心智的空間」。每一個人可以自由地思考、閱讀、學習、表達;進出國門檢查,不需1 分鐘; 批評官員,不需要勇氣,甚至不需要經過大腦。

60 年來台灣社會雖然飽經波折,但是民間生命力一路走來,始終堅韌。當這些生命力投入各種產業(包括文化創意)時,我們就見到了近20 年來台灣的舞蹈、電影、雕刻、設計、體育等,在國際舞台上都有驚豔的展出與成就。

隨著自由與民主的生根與政權的輪替,台灣的年輕一代,已經理所當然地生活在一個門戶開放、思想解脫、心智奔放的大環境中,你們應當熱情地留下來深耕台灣,或者勇敢地走出去開疆闢土,要把台灣放在世界地圖上發光。

剛來台灣訪問的大導演李安,一生中曾經有過不斷的挫折,此刻站上國際大導演的巔峰,說了兩句深刻的話:「我的成功從脆弱開始」、「我把最好的都給了全世界。」這兩句話比賈伯斯在史丹佛大學畢業典禮中講的「Stay hungry, Stay foolish」(求知若渴,虛心若愚),對台灣年輕一代更具震撼性。因為前一句話他是指台灣的成長經驗,後一句話是指專業要在世界舞台上比高下。

面對不確定的世界,不穩定的就業,亞大人要立志做到3 個「不依賴」:

不依賴親人,獨立奮鬥。

不依賴政府,自己做主。

不依賴命運,自求多福。

亞大人從「自求多福」用心出發,靠「自己做主」衝風破浪,以「獨立奮鬥」開創事業。

祝每一位亞洲大學應屆畢業同學,充滿感恩,走出校門;充滿鬥志,走向社會。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職場學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