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火燒印尼,霾害再起?

文 / 陳玉梅    
1998-04-05
瀏覽數 16,700+
火燒印尼,霾害再起?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從婆羅洲加里曼丹東部的山頂望去,四面都可以看到柱狀的煙霧。當風向改變時,火舌沿著森林吞噬鳥類與動物的巢穴以及行進道路,迫使牠們倉促奔走。農民趕緊拿著彎刀砍出防火線,一陣陣煙霧刺痛眼睛,薄暮提早來到這個島上的村莊。

去年的霾害影響了東南亞六個國家;迫使機場、學校關閉,造成空難,使得旅遊業蕭條,外交人員及外商紛紛走避。今年一月,蘇門答臘及婆羅洲東部野火再起,厚厚的煙霧數週來已經遮蔽加里曼丹東部的大部分區域。二月,野生動物基金會表示:「上千起大大小小的野火目前正在加里曼丹島上燃燒,原因是乾旱持續,引起火災的因素跟去年相同。」

根據粗略估計,今年以來因地主焚林整地所導致的野火,至少已經毀掉一萬四千公頃以上的林地,另外四千公頃的林地則正在燃燒。令人恐懼的霾害陰影再度籠罩東南亞國家。 印尼加里曼丹東部的機場曾關閉數小時,機場的氣象人員表示:「目前空氣因為風向的關係已經清除乾淨。」新加坡的污染物標準指標(Pollutant Standard Index︶數值則緩緩上升。二月下旬,新加坡的空氣品質在一、兩週內從「健康」的程度下降一級到「普通」的程度(離不健康只差一級)。

氣象預測員表示,由於風向的關係,二、三月煙霧會被吹離北邊的鄰國新加坡、馬來西亞及印尼。但是四、五月風向開始吹往北邊,假使火勢屆時仍持續,預料新加坡跟馬來西亞將遭受更長時間的空氣污染。

聖嬰現象造成的乾早、粗劣的土地管理以及猖獗的伐木活動,為一場場的災難大火,播下火種。

木材大王是霾害元凶?

被破壞的亞洲熱帶雨林使得森林不只易燃,也讓火勢一旦延燒,就更難以控制。野生動物基金會表示,健康的熱帶雨林應該不會燃燒。網站上一篇討論「東南亞大火對熱帶雨林所造成的衝擊」文章中指出,有經驗的人都知道,用潮溼的木材生火是多麼困難的事,更何況是在每天都會下雨的森林中。即使是在陽光普照的日子,高大稠密的林木天篷也會使森林的地面潮溼、陰暗。他們認為:「在一大片似乎不會燃燒的森林中,火焰從一棵樹燃燒到另一棵樹的景象,呈現了某種訊息,人類的活動已經從根本上改變了古老的森林生態系統。」

野生動物基金會從生態的觀點解釋,木材大王們必須承擔東南亞森林大火的責任。他們指出,目前正在燃燒的大部分區域並不是原始雨林,而是已遭伐木破壞以及整地栽培油棕櫚與橡膠的植林地和農地。透過伐木道路的網絡,砍伐原木造成熱帶雨林之門大開,讓雨林成為一塊塊孤立的部分。雨林隨著天篷的消失而乾燥後,被大規模嚴重破壞的熱帶雨林區域很容易引發森林大火。

印尼早先設定要在末來十年內成為世界重要的木材紙漿輸出國,林業公司莫不全力朝此目標邁進,進行將森林轉變為木材栽培地的大規模計畫。印尼林業部的監測員史金德表示:「兩、三年以來氣候非常潮溼,這些公司進度落後。去年天氣非常乾燥,這些公司紛紛想要趕上,因此焚燒所有能燒的木材,造成了叢林大火。」

政府的發展計畫、貪污、經費短缺以及法律的執行力不彰,讓印尼政府完全喪失控制災害的能力。史金德指出,印尼所有的火災都是因人而起。他說:「這些公司被保護著,它們多數擁有很好的關係,或者由統理這個國家的人所持有。這也是為什麼印尼的法律執行力非常費時及疲弱。」

繼去年點名不少與上層關係良好(印尼總統蘇哈托的部屬與親人)的莊園與木材廠為霾害元凶後,印尼環境部長薩沃諾(B. Sawono)再度譴責木材公司是造成這次熱帶雨林大火的累犯。來自雅加達的消息指出,受到加里曼丹及婆羅州新發生的火勢影響,二月中的衛星圖片顯示,熱點區域已經從先前的二十三個增加到九十個,而這些熱點大部分都是在特准伐木以及林木業者侵占的區域土地上。

政府只會「靠天吃飯」

雨水以及氣候雖然暫時解除了去年的霾害危機,但是照一九九七年處理火災的經驗看來,印尼根本無力解決問題。今年大火再起,對於遭逢貨幣及銀行危機雙重打擊的印尼,無異雪上加霜。

深陷霾害危機威脅的東南亞國家,在去年十二月的東南亞國協會議中,決議以更積極的行動預防霾害再度發生。這個計畫要求強化國家及區域性的預防、監測及救火能力,並確定這些資源能為區域性所使用。馬來西亞和印尼更簽訂協議,共同面對災害的管理、人員及設備的訓練、調度以及資訊的交換等。今年印尼的火災再起,將考驗東南亞國協合作的機制以及處理霾害的能力。但是昂貴、高科技的解決辦法所發揮的效果相當小,印尼的基礎建設以及防火設備也不足;更糟的是,建設防火設備的林業基金又被印尼當局挪為他用。

林業基金數十億的特別預算來自木材的稅收,去年因為預算被挪做一項印尼國產汽車的發展計畫而無法用來解決霾害。澳洲廣播公司指出,這項計畫的公司負責人正是蘇哈托最小的兒子。另外,這些錢也被用來提供低利貸款給木材公司。

由於印尼政府的腐化以及不透明的決策,處理災害時只能「靠天吃飯」。這不僅讓國際貨幣基金會的官員坎德拉斯在巴黎的商業論壇中,引為促成亞洲各國經濟危機的原因,也再次讓印尼與其鄰國置於長期的霾害恐懼中。

眾人承認,大雨才是解決問題的最有效方法。去年大火,馬來西亞用了各種先進的方法造雨都沒有成功。印尼城市姜比的煙霧最濃厚,居民絕望地聚集於廣場上求雨,希望大雨能清除厚重的霾害;慣於接受雅加達最高當局指示行事的當地政府則幾乎完全癱瘓。

據英國國家廣播公司的報導,一九九七年火勢在印尼蔓延時,印尼當局束手無策,人民被迫以一束束的樹葉在住家周圍擊打火勢,或者盡可能地取得稀少的水源來滅火。

舊火剛熄,新苗又起

新加坡當局則要求國際社會有森林大火經驗的國家,提供相關的知識與技能協助。澳洲、日本、美國、德國、加拿大及法國等國於是紛紛伸出援手,提供滅火的設備及金援。但是,國際的援助根本無法解決問題。美國外交官羅依表示:「這些團隊在小規模(火勢)上也許能看出成效,但是當你碰到像印尼這種大規模的大火,就不會有什麼明顯的差別了。」

預防火勢的發生是避免一九九七霾害危機再現的唯一方法,但是東南亞國家新的合作計畫還未付諸行動,新的火苗卻已經再起,諸多熱點區域其地表表層泥煤的易燃性更讓危機一觸即發。

目前,加里曼丹東部的火勢已經升高到無法控制。今年二月底在馬來西亞召開討論霾害的東南亞國協會議,除了再一次宣示解決問題的決心外,了無新義。雅加達一位官員指出,印尼官方希望火災引起的煙霧不要瀰漫到其他國家。他說:「因為經濟問題,我們沒有錢可以滅火。」

對婆羅洲東部的居民來說,火災已經變成一位熟悉的鄰居了。火災來臨時,村中一傳來叫喊的聲音,居民就急著砍防火道、找水滅火。當濃厚的煙霧瀰漫到路上,駕駛人只能開燈在路上緩慢爬行。赤腳的男孩們站在柏油路上眼睜睜地看著火勢延燒,直到地上熾熱難耐,才趕緊逃開。

薩沃諾表示:「我們已經不再是過去的熱帶天堂了。」

無家可歸的黑猩猩

自一九六0年代以來,亞洲熱帶雨林已消失超過三0%。據估計,東南亞熱帶雨林每一年消失的面積是一個瑞士那麼大。消失的棲息地與野生動植物的貿易等,對物種多樣性及生態系統不啻是一場浩劫。

竄起的火苗使黑猩猩的命運雪上加霜。近五十年來,黑猩猩的棲息地已消失八0%以上。對適應熱帶雨林生活的黑猩猩而言,等於喪失在野外生存的機會。所剩不多的區域周圍則是人類的居住區、礦場以及木材廠。野生專家表示,目前熱帶雨林的黑猩猩大概不超過兩萬五千隻。

大火焚燒時,一群倖存的黑猩猩狼狠地逃到附近農家。飽受驚嚇與飢餓後,牠們搜索著可能找到的食物,村民則拿起棍棒試圖保衛農作物。

森林大火讓黑猩猩再一次面臨滅絕的危機。

(陳玉梅)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