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無私的奉獻者:施明德

人與書的典範(五之三)
文 / 高希均    
2006-09-01
瀏覽數 500+
無私的奉獻者:施明德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今年六月與另二位遠見創辦人王力行與張作錦,合寫了下面三段話:「施明德先生提倡關懷、包容與寬恕的政治理念,以及『承受苦難易,抗拒誘惑難』的智者之言,是現今台灣反省與努力所最需要的方向。

四年前,「天下文化」曾為施先生出了一本書,以「創新」的設計,在書的前後各用了一頁封面,一面是《狂熱的革命者》,另一面是《無私的奉獻者》。台灣的民主化,已經在「寧靜的革命」中起步,但誰來「奉獻」這個國家,引領台灣走向更好的路?

我們把這本已經絕版的書重新再印,分贈意見領袖及社會賢達,一以向施明德先生致意,一以召喚那些真正「愛台灣」的「奉獻者」,一起來拯救和建設這塊土地。」

一個月來,一些意見領袖、大學校長與圖書館,都應當收到了我們送贈的書。沒想到兩個月後,施明德會站在二二八公園,要求百萬人倒扁,這是「狂熱的革命者」另一個政治生命的大轉折。

回到歷史現場

下面就引述四年前在那本書中寫的「出版者的話」。

十餘年來,「天下文化」出版過很多政治人物的著作,展現出政治理念上不同的光譜。列舉其中重要的代表作:1994年《無愧——郝柏村的政治之旅》(王力行著)、1995年《誠信—林洋港的回憶錄》(官麗嘉著)、1998年《追隨半世紀——李煥與經國先生》(林蔭庭著)、1998年《許信良的政治世界》(夏珍著)、1998年《蘭陽之子游錫堃》(林志恆著)、1999年《壯志未酬——王作榮自傳》(王作榮著)、2000年《連戰的主張》(連戰著)、2000年《張俊宏獄中家書》(張俊宏著)、2000年《李登輝1988∼2000執政十二年》(張慧英著)、2000年《變天與挑戰》(郭正亮著)、2001年《台灣良心話》(呂秀蓮著)、2001《愛憎李登輝——戴國煇與王作榮對話錄》(夏珍記錄)、2001年《別鬧了,登輝先生》(陸鏗、馬西屏訪談)。

施先生所著的《無私的奉獻者/狂熱的革命者》,是把讀者帶回歷史現場。前面所引述的著述,大都來自國民黨執政時的政治人物,而施先生是在牢中度過二十五年的政治犯。他與他們的遭遇何其不同!但在今天看來,得到更多尊敬的是這位堅持民主與人權的階下囚,命運又何其捉弄!

在綠島「人權紀念碑動土典禮」中,施明德氣勢磅礡地說:「當權者沒有要求受害者放棄悲情的權利,而受難者則有一個高貴的義務,必須去執行,那就是點燃寬恕之火。」

如果二十五年的囚禁是一生中最殘酷的煎熬,那麼當他以生命做賭注爭取來的政黨輪替,竟然帶來了今天這樣混沌的政局,是否會有無語問蒼天的悲愴與淒涼?

於今代表一股清流

回想起來是在1998年,我第一次有機會與施明德先生相聚。在交談中,我所強烈地感受到他對民主政治的執著、對一個忠誠反對黨原則的堅持,以及對這片土地的熱愛。

即使談起長年的綠島囚禁,施先生所表達的幾乎是一種灑脫的追憶。從身受大難的言談之間,我沒有意識到他的憤怒、仇恨,或者他要報復、以牙還牙。他已經擁有超越「報復」的氣度。

對萬千選民,以及識與不識者,施明德當年的叛逆與狂熱,早已被他近年來所提倡的人道及博愛所替代。政治人物中,施明德就是一個「異數」——不斷地自我進步、自我跳躍。

今天的施明德,得到四面八方的尊敬,正就是因為他不再屬於任何一個政黨,不再堅持任何一個教條。如同奇蹟式地,在混濁的政治主流與非主流中,他代表了一股清流。

當民進黨變成執政黨,是別人戴上了權力的桂冠,披上了權威的彩虹。施明德在去年立委選舉失敗後,一無所有;但擁有一個不貪婪、守原則的高貴的政治靈魂。在台灣民主發展史上,施明德變成了一個永遠的奉獻者。

正如他自己所寫:「每個時代都有奉獻者,奉獻者總是扮演著悲劇的角色。奉獻者深知自己的旅程必是孤單、坎坷、悽慘和布滿血淚的。」

更如他在1983年11月30日獄中禁食期所要求:當他離開人世時,他的墓碑上要刻著三個大字:「奉獻者」。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潮人物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