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繼承問題是日本少子化的象徵

文 / 新井一二三    
2006-10-01
瀏覽數 500+
繼承問題是日本少子化的象徵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日本天皇的二公子秋篠宮家最近添了一位王子,雖然皇太子家和秋篠宮家已經共有三個公主,然而王子是第一個。由於日本法律規定天皇的地位只能由直系男性子孫繼承,之前大家很擔心過兩代皇家會沒有繼承人。這次小王子出生,叫多數日本人鬆一口氣了。

當然也有不少日本人覺得古老的天皇制對現代民主社會不合適,沒有了繼承人乾脆取消它也罷。只是傳統這個東西呢,取消是容易,要恢復特別困難,惋惜的人歷來超過一半。

帶來小娃娃的白鸛

新生王子的母親紀子妃,還在念大學的時候就跟秋篠宮訂了婚。她是大學教授的女兒,在兩房一廳的教員宿舍裡長大,非常平民化的形象從一開始就受國民歡迎。結婚後,她一邊念研究所,一邊生育了兩公主。過去十餘年,四口人的家庭生活顯得很穩定,除非發生所謂「皇統危機」,大概就不會想再去生一個孩子。畢竟,坊間曾有謠言道:舊貴族等保守勢力批判過秋篠宮夫妻,搶在皇太子之前生下兩個小孩,多不禮貌。

秋篠宮的哥哥皇太子過了30歲才娶到了合意的對象,乃哈佛畢業的前外交官雅子妃。結婚後很多年,他們好不容易有了一個公主。然而,雅子妃一直鬧心病請長假,乃人們期待她生王子的壓力所導致的吧。多麼殘酷的惡性循環呀!但是,修改法律讓皇太子的公主去繼承天皇職位,連皇家裡面都有幾個人出來反對呢。

今年初,每個皇家成員發表和歌時,秋篠宮和紀子妃的作品都以白鸛為主題。這種鳥,據西洋傳說,是帶來小娃娃的。果然,一個月以後,紀子妃懷孕的消息傳出來了。顯而易見,39歲的紀子妃,為了解決「皇統危機」,不惜生命地主動懷上了第三胎。

日本天皇制的歷史,幾乎跟國家的歷史一樣長。不同於中國等其它國家,日本不曾經歷過改朝換代,即使在中世紀,武士將軍輪流掌權的時期,至少在名義上,他們是一貫由天皇授權的。明治維新後的日本,則採用以天皇為核心的君主立憲制;到戰後民主時代,皇家作為國家象徵留了下來。

聽起來滿抽象的歷史, 具體而言,全是個別的女性生孩子,延續血統的結果。直到明治天皇的時代,如果皇后不能生男孩的話,就有側室可幫忙。

現在可不一樣了,皇家的主要功能之一是為國民提供理想家庭的榜樣,當然沒有接受側室的餘地。也就是說,能夠為天皇家生下後代的,只有皇太子夫人和秋篠宮夫人而已。

命運殊異的皇室女人

責任最大的皇太子夫人雅子妃患上心病,醫生診察出來的病名竟是「適應失調」;她對皇太子妃的特殊處境不能適應而出了毛病的。她的病假越請越長,慢慢過了生育年齡。已經42歲身體不健康的人,今後生育的客觀可能性也不高了。

這麼一來,對紀子妃的壓力可大,也可複雜了。曾經有些人說,皇太子沒有成家之前,她搶先生下了兩個小孩子多麼不要臉,多麼沒禮貌。後來,形勢大改變,連宮內廳長官都公開懇求秋篠宮夫妻考慮生第三個孩子。直接牽涉到私生活的事情,被人右議論左議論,實在是侵害人權之極了。但是,紀子妃不僅忍住,而且果敢地往前邁出了一步。

生殖是老天爺管轄的範圍,人為努力的效果始終有限。紀子妃上次生二公主是十一年以前的事情,而且她自己的年紀也已到了39;能懷孕已算幸運了,王子出生的可能性至多二分之一,壓力多高呀。

這次的九個月,她過得挺不容易;中途發現有胎盤異常,於是提早住院,最後剖腹產下了孩子。據報導,他們夫妻不想事先知道孩子的性別,囑咐了醫生不要特地檢查。

幸好生出來的是一位王子。

這樣說, 實在有重男輕女之嫌,還是不如早一點修改法律允許公主繼承天皇的地位吧。否則,皇家的女性太辛苦,沒人願意嫁進去,繼承人問題一代比一代困難,簡直是日本社會少子化的象徵。

王子出生後,紀子妃承擔了新的責任:教育培養將來的天皇。從兩房一廳的教員宿舍出來當天皇母親的,歷史上她是第一個人。是光榮?是勇敢?是可憐?此間很多人覺得她很偉大。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新趨勢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