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有你真好

中央大學17屆幹部訓練營同學會
文 / 瞿欣怡    攝影 / 吳毅平
2006-12-01
瀏覽數 600+
有你真好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擔任學生會會長時,我學會「挨罵」,做事的人才會挨罵。職場裡難免有衝突,但我學會退一步想: 「我自認有理想性,『感覺』我是對的,別人應該也『感覺』自己是對的。」擅於處理人際問題,為我的職場表現加很多分。

畢業後我先去一家工廠做庫存管理,我必須先償還助學貸款,根本來不及想自己以前是什麼風雲人物。第二份工作是在通訊公司做網管,大學時代我都在磨練人際關係,本科系的資訊管理卻學得一塌糊塗,老闆看我笨手笨腳罵我,我頂回去說:「對啊,我都不會,那你讓我去上課。」

老闆竟也答應,後來因為我對人員管理很有想法,被升為課長。

網管做了一陣子,眼看進外商公司的同學們薪水都比我高,很羨慕, 所以我就到外商公司應徵,沒想到我的英文太差,一再被打回票。最後我去Ericsson應徵,八百人只錄取八人,在國際會議中心考試,我眼界大開,心裡讚嘆:「原來公司可以這樣搞啊,這麼有制度。」幸運地進了Ericsson後發現,這裡很注重工作與生活的平衡,工作之餘大家會相約爬玉山、潛水,我還參加過鐵人三項大賽、ING馬拉松路跑、橫渡日月潭喔。

從Ericsson轉任華碩後,我決定去荷蘭念書。回台灣後我一心想要轉任業務,卻沒有好機會,我拚命想要往前走,所有的門都關著,同學都做出成績了,我卻從零開始,又正好失戀,好悲慘,真怕自己「晚景悽涼」。好不容易,我有機會到明碁任職,工作更加國際化,我先負責東南亞業務,後來則升任亞太區手機產品行銷經理。

一路走來,這群同學給了我最大的支持力量,管你是什麼風雲人物,一畢業跟別人一樣是菜鳥,大家一樣苦,會互相支持。我出國念書前打電話叫他們要到機場送我,其實我只是隨便說說,沒想到來了十個同學,都是下班趕來,還穿著西裝套裝。

我最大的人生夢想之一,是想證明台灣的年輕人一樣很厲害,我們肩負著讓台灣走上國際舞台的責任,我要證明我做得到。(一旁的同學取笑他想太多,但陳弼群只是微笑,神情堅定。)

這幾天,我突然發現我好愛我的工作。我已經連續生病一個月,推掉了計畫好的昆明之旅跟所有玩樂的邀約,但是我沒有翹過一天班,所有的會議跟訓練課程都全程出席,我才發現「喜歡,讓我樂於付出。」

但我的付出也得到意外的回報,每個客戶在電話中聽到我重感冒的鼻音,就先關心我的病情,公事都擱在一旁。有天,我一進辦公室就收到客戶從台南寄來的明治奶粉跟公賣局的威士忌,說是這兩個調一調喝了可以治感冒,他知道我又忙又懶一定不會去買,乾脆幫我準備好,我感動得差點在公司落淚。工作難免有快樂跟難過,有時候我半夜還會接到客戶在歐洲碰到麻煩打電話來,我不會嫌煩,真的,因為我知道我有能力幫助他們,這點讓我很高興。

工作是我生活中最重要的一部分。我大學時就開始打工,愛吃,就到餐廳工作;愛看電影,就到學生會剪票。大學畢業後想到世界各地走走,就進入旅遊業,考取國際領隊執照帶團出最快樂的時候。

可惜領隊工作還是有很多現實條件上的限制,領隊不是去旅行,是去顧爺爺看奶奶。當了兩年半的領隊後,我轉任航空公司當業務。我是全公司唯一的女業務,別的女同事都美美地、好好地待在辦公室,可是我待不住,非要在外面跑不可。我喜歡站在第一線面對喜歡旅遊的人。

我30歲以前有三個夢想,現在都實現了。一是要有房子,我在台中有個小小的房子,那是我為自己做的老年規畫;二是離家時我對母親承諾要有成就,我想到台北打拚,讓我知道自己可以走得多遠,現在努力,心裡才有國,那是我工作壓力最大,卻是安全感,我自覺成績還不錯;三是,我希望30歲以前護照上可以蓋滿三十個出境章,也在31歲時完成。

下一個夢想,是找到一個人一起享受生命的自由。我可不會又跟這群死黨擦槍走火,要喜歡上優秀的人不難,但戀愛生活又是另一回事。擁有一群失戀了可以抱在一起哭的異性朋友,比擁有一個可能慘烈分手永不再見的愛人,還要幸福許多,不是嗎?

身為資深工程師,這群不同領域的同學真的很珍貴,他們讓我眼界大開。我跟其他工程師交談時常被說是怪人,可是這群死黨卻認為我很正常啊,畢竟他們是不同領域的專業人士。

他們對生命很認真,也很努力,我從他們身上得到很多勇氣,學會凡事要勇於嘗試才會有機會。

中央大學畢業後,我又念了台大機械所,真不知這是禍是福,因為它限制我只能往專業領域走。我問自己,科技新貴的生活真是我想要的嗎?我很佩服一些專業的博士工程師,但又忍不住想:「人生的下一步是什麼?」

在我工作的領域裡,碩士是基本學歷,1/10是博士,1/20有博士後研究的學歷,我這個台大機械所畢業的只是個小角色。研究所畢業時我心想:「好歹做點事業吧!」但現實工作中,總是一百多個人完成一個產品,我只是一個重要的小螺絲釘。我又開始想,原來,不是只靠專業就能有好的生活,我想要改變,所以考了政大企研所,但真的要我離開職場重回校園,卻又很害怕。現在的工作也很好啊,在凌陽科技是靠自己的力量證明企業價值,我喜歡這種不斷證明自己價值的工作。

我從小就很愛追問,事情一定要想明白。小學時我成績很差,因為我不知道:「人為什麼要念書?」我不寫作業,考試零分,父母採放任式教育,從不逼我;國中時我意識到未來,但還不知道方向,只好去念放牛班;高中時開始努力竟然念到研究所畢業;最近幾年我想為了興趣而念書,考上政大企管研究所,保留學籍卻沒有去念,因為我還在思考:「我為什麼要念MBA?」

我一直說自己是最笨的,別人很快就找到人生方向,我卻到現在還在找,但也有可能龜毛會成就我。人生最快樂的是做自己喜歡的工作,家庭跟生活能平衡,我希望在老來回憶年輕時,可以不後悔。等到我退休後,要做終身義工,因為有些小朋友由於沒錢念書或者殘疾在身,淪為中下階層,我希望成立一個組織幫助他們,念MBA對管理慈善機構的夢想應該會有幫助吧?

我真的想太多嗎?我真的有那麼龜毛嗎?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輕生活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