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選定戰場用堅持贏得信賴

保誠業務系統總經理 朱信福
文 / 吳毅平    攝影 / 張卉穎
2007-02-01
瀏覽數 450+
選定戰場用堅持贏得信賴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1998年印尼暴動時,保誠業務系統總經理朱信福正巧是印尼分公司的最高主管。暴動當天,朱信福從11樓的辦公室往下看,親眼目睹了十幾個平民百姓,合力將軍用車翻覆、偌大的車輛瞬間起火燃燒。

人民與軍隊的衝突,時時刻刻在街頭上演,血腥與死亡的氣氛瀰漫了整座城市。總公司擔心朱信福的安危,希望他趕快撤離這個危險的國家,但他說什麼都不肯走,只答應先讓家人移到安全的地方。「如果我走了,那我下面的業務員該怎麼辦?他們能走到哪裡去?」朱信福說。就是這種不管槍林彈雨都要陪著業務員走下去的精神,讓他在印尼員工的眼中,不再只是個花拳繡腿的「外國總經理」;也因為這樣的毅力,讓他能夠在保險業堅持數十年,最終獲得總公司的提拔和信任。

朱信福是保誠在印尼開業的第一批人馬。1996年保誠欲前往印尼開拓市場,從馬來西亞找了土生土長的華僑朱信福到印尼幫忙,而他也不負所望,一直升到印尼的最高主管。

戰火打不退的老外

暴動當天,所有的外資、外國人一一撤離,只有和印尼沒什麼淵源的朱信福堅持留守到最後。「暴動大概是發生在13到15號,20號就要發薪水了,我這時候走,整個公司還能運作下去嗎?」他說。

直到暴亂平定,朱信福要到新加坡看妻兒,卻發現因為戰亂,貨幣起伏不定,物價也高得嚇人,僅有的錢居然買不起前往新加坡的機票。因為原本往返新加坡只要200美元,當時單程票就要價150美元。

朱信福跟住在附近的小職員提起了這件事,沒想到一個小時後,這名小職員拿了2千美元給他說,「您出國需要錢,先拿去用吧。」這2千美元,以印尼平均國民所得每年只有1千多美元來計算,約是小老百姓兩年不吃不喝的薪水總和。小職員得向親朋好友東求西借,才能湊到這筆錢。

這個舉動讓朱信福非常地感動,探親完回到印尼,他問這個小職員:「你難道不怕我從此不回來了嗎?」「不會,最困難的時候您都留下來了,沒有理由穩定的時候才走。」小職員說。

朱信福因此而領悟到,「人生不是在他好的時候你對他多好,而是在他最困難的時候,你在不在?」

耐心適應不同文化

這段經歷是朱信福人生中最困難的一段, 但熬過了這一關,職場中再也沒有其他問題難得倒他。

像是剛從熟悉的南亞,調到北京時,也有一些文化上的不同需要適應,但看在朱信福的眼中,這些都只不過是小case。

例如改革開放後,大陸人拼命買數位相機、DVD、電視、冰箱等家電消費用品,年輕人工作後一定是先買車、申請信用卡、買房,最後一個順位才是買保險。

朱信福覺得:「ok啊, sowhat?只是遲了一點而已,有什麼關係,人們始終還是會買保險的!」如果人們現在都活得不好,他們未來也不想再繼續活下去,像文化大革命時,人民活得那麼辛苦,誰還想得到未來?一定要讓人們現在就享受到,才會願意好好規畫未來的儲蓄、退休保險等問題。

還有在新加坡時,當地政府有強制的退休金制度,規定人民要把每個月40%的收入存下來,當做退休之用。這對保險公司來說,提供退休規畫的服務就顯得非常窒礙難行。人們會覺得,已經被政府規定要存這麼多錢了,「我還能給你什麼呢?我難道不用吃飯了嗎?」

在各個市場,面對各種不同的難題, 朱信福始終屹立不搖, 就像大樹一樣, 面對風暴,枝葉雖然飄搖,但根還是穩穩地扎著大地。他有一種「古意」、憨厚的特質,讓人自然放心地信任。

特別是對跳槽頻繁的年輕人來說,朱信福的穩定更是值得學習。

「要讓老闆覺得你是值得信賴的,大地震來趕都不走,不會受到一點小引誘就跑掉的,這樣老闆才放心把你派到一個地方,並且投入更多的資源。」而累積足以讓老闆信任的能力,朱信福認為,至少要在同一家公司待個三到五

年。他認為年輕人選定一個喜歡的行業就要定住,不能受到引誘就換來換去。在累積的這段期間內,要好好學習,這樣才能慢慢讓公司信任你。

信任是隱形的資產

朱信福舉《CNN》訪問一名獵人頭公司顧問的新聞來說明。《CNN》記者詢問:「每年聖誕節、新年後總是有很多人在找工作,你認為如何?」顧問回答,「很多人去找別的工作是因為這個工作沒有挑戰性, 或是收入沒辦法再往上了。因為收入容易衡量,但他忘了他去新的公司,放棄了幾十年的感情、和公司對他的信任,這些東西雖然不能衡量,但是也非常重要。」

朱信福認為,不管在任何地方,年輕人跳槽都是普遍的問題。但是轉換工作,不能只用薪水來衡量,「工資上漲個30%,等於多買幾隻新的手機,但是這多的部分,你也是把它吃喝玩樂掉而已,為了這些放棄公司對你的感情,去新的地方,這樣值得嗎?」

朱信福自己就是選定了個性相符的保險業,一待就是幾十年。年輕時他想念MBA,曾經詢問老闆,公司可以補助嗎?老闆回答,「保險業是需要平穩的,如果你覺得你的職業生涯是需要很突出、很風光的,那還是到別的產業吧!這邊不適合。」

朱信福因而了解,保險業接受保戶的信託,工作就是要保管好保戶的血汗錢, 並給予適當的分紅和報酬。如果要風光,應該讓人們自己去做,不應該拿他們的錢來建立自己的知名度、塑造個人英雄。

選定了這個和自己低調、沉穩個性不謀而合的產業,朱信福始終屹立不搖,他也希望年輕人能在同一家公司待得夠久,累積足以讓老闆信任的能力。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潮人物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