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探索左撇子身世謎

文 / 黃秀如    
2007-02-01
瀏覽數 850+
探索左撇子身世謎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我們經常忽略某些看似理所當然其實卻不然的事物。例如抽水馬桶的把手為什麼在如廁者的右邊?捷運站的驗票機也在右邊?汽車的排檔桿在駕駛座右邊?微波爐、電烤箱、洗衣機的開關都在右邊?電腦鍵盤和收銀機的「Enter」也在右邊?也許你要說,這有什麼好奇怪的,這些設計都是給右撇子用的,因為右撇子占了全世界人口的88-90%啊。

左撇子,另類「少數人口」

雖說如此,難道我們這些占盡優勢的右撇子不會偶爾想到,十個人當中才會出現一個的左撇子,在使用這些設施時是多麼地不便嗎?難道我們不曾注意到那可憐的左撇子,為了在餐桌上不要惹人嫌,只好趕快找個左邊的角落安置自己,甚至為了圓桌上的和平,只好勉強自己用右手吃飯嗎?

左撇子受到的壓迫還不僅於此。台灣人稱左手是「壞手」,所有用「壞手」寫字、拿筷子的小朋友都得被強迫「改回來」才行。信奉伊斯蘭教的穆斯林則因為用左手進行「清潔」工作,所以吃飯絕對不能用左手。再說到人類語言對左邊或左手的歧視更是歷史久遠:中文說不走正道就是「(旁門)左道」;日文形容降職是「左遷」;英文的left在古代是weak(虛弱);法文的gauche(左邊)帶有笨拙的意思;德文左邊的形容詞link甚至表示陰險狡詐。

通常感覺到自己是「少數族群」而且被「多數族群壓迫」的人,一旦和自己處境相似的人聚在一起,就會產生同仇敵愾的心情。如果有所謂的「左手幫」,他們的創幫宣言將會是:「如果這世界堅持使用右手(right hand)才正確(right),我們只好繼續唱反調,讓自已一直這麼特別。」請注意,在這段宣言當中,唱反調並不是重點,強調自己「特別」才是左撇子真正的目的。

哦,真的嗎?左撇子哪裡特別呢?左手幫肯定會丟給你一長串名單,告訴你像柏拉圖、達文西、米開朗基羅、貝多芬、牛頓、愛因斯坦、卓別林、貝比魯斯和伊凡尼塞維奇,都是赫赫有名的左撇子。等等,先別得意,我們右撇子也可以提供相對應甚至更長的名單:蘇格拉底、莫內、雷諾瓦、舒伯特、達爾文、奧森威爾斯、狄馬喬和山普拉斯,族繁不及備載哪。

慣用手成因,醫學難解釋

然而,左撇子的獨特性絕非一個假命題。為了證明這件事,這裡有位名叫大衛伍曼的左撇子記者,在全世界走透透之後所寫的《神秘左手幫》,或可為我們提供幾個了解左撇子身世之謎的線索。

他第一個去的地方是19世紀的巴黎,一位名叫布洛卡的外科醫生解剖死去病人的大腦時,發現左腦前葉的受損導致病人的失語症,雖然這件事和用手傾向之間的關聯非常模糊,但布洛卡確實是第一個談到大腦不對稱的科學家。

現在我們已經知道左腦前葉主管語言功能(後來這個區域就被稱為布洛卡區),接著來到英國蘭開斯特大學訪問提出「右側轉換理論」的瑪莉安.安奈特,她認為右撇子占絕大多數的原因,與左腦掌握了語言能力有關。雖然大腦不對稱並非人類的專利,但由於所謂的「右側轉換基因」造成左腦產生某些功能,導致語言得以發展,人類因此與其他靈長類漸行漸遠。安奈特認為,右撇子的大量增加就是這項改變的副產品。

如果用手傾向與遺傳有關,那麼那個基因被找到了嗎?作者這會兒來到東大醫學院,拜訪正在研究人體不對稱現象的廣川信隆團隊,他們發現某些特定蛋白質旁邊的單一纖毛構造,其旋轉方向都是由右到左,這意味著累積在左側的體液與蛋白質,可能打破胚胎中原本對稱的傾向,進而有效控制了人體器官的發展方式。也就是說,如果這些小毛毛出了狀況,無法分辨左右,只能隨機漂浮,那麼心臟長在左邊和右邊的人口數就會一半一半。

可是從左腦的語言區到心臟長在左邊的科學證據,仍然無法說明左撇子的成因。實情是,也沒有科學家敢向我們拍胸脯保證,說自己的理論才是終極理論,畢竟人類的基因圖譜還在建構中,即便建構好的那一天來臨,我們也不見得能夠說服那些認為左撇子是「壞手」的人改變想法。那就好比達爾文似乎已經為「人類從何而來」這件事找到演化上的理論根據,但還是有很多基督徒只相信上帝造人的「創造論」。

繞了地球一圈,左撇子記者大衛伍曼雖然幫我們釐清了很多對左撇子的偏見,但又留下更多新的謎團。對於期待一本書就能給你解答的讀者來說,本書顯然讓你更加混亂;但如果你相信「沒有永遠的真理」這件事,那本書只是開啟你探索某種神秘存在的鑰匙而已。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輕生活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