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自我主義與自由主義

文 / 陳芳明    
1997-12-05
瀏覽數 9,400+
自我主義與自由主義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最早接觸到自由主義的思想,是大學時代閱讀殷海光先生的作品。殷海光的思維方式,代表了六○年代台灣社會的最佳心靈之一。然而,他晚年的聰明智慧,全然耗盡在爭取言論自由的議題上。在正常的社會,他應該是一位傑出的哲學家;但是在反常的社會裡,他竟然只能扮演政論家的角色。每當回顧那個時代,我不能不抱持憑弔的心情,畸形的政治環境,殘酷地毀掉一位具有深沉思考的學者。

東方土壤無法孕育自由主義?

對自由主義有較為深入的理解,大約是在美國留學的期間。

我在華盛頓大學選修了一門「俄國史」,教授正好是殷海光的好友屈萊果先生(Donald W. Treadgold)。在俄國史的教室中,我體會到這位美國教授為自由主義所做的闡釋與辯護。屈萊果在他的著作中指出,東方社會的自由主義傳統,有其零落不堪的歷史。幾乎每位自由主義的信奉者,最後的下場都相當慘。在俄國如此,在中國亦是如此。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