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敬業的體會

實作美學
文 / 蔡穎卿    
2012-03-01
瀏覽數 550+
敬業的體會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每當工作太多,特別感覺辛苦時,我就會想起初見秋玲的那個晚上。

日本有句諺語這樣寫:「負うた子に教えられて 浅瀬を渡る」,說的是經驗老到的人也有受教於生命歷練較淺者的時候。

那天,我從早上8 點就沒有離開過工地,一整天與工班協調許多細節之後,實在是非常疲倦了;但如果不把後續的訂貨安排好,就得在南部多待一天。所以,我硬撐著精神繼續努力,一心想把工作做完。

任誰在打烊前半個小時接到一個複雜的案子,都不一定是開心的,尤其是那天,整個場地拆得亂七八糟,而秋玲正推著工具車來回穿梭整頓雜務,她戴著口罩,感冒的病容看起來跟我一樣的疲倦。

經過複雜的工作討論,當我們完成初步工作時,已是秋玲正常下班時間的一個小時之後,但我倆看起來卻似乎比先前都要愉快。對於她調整自己的能力與敬業精神,我是以一個中年人的心情深深地感覺受教了。此後,我在南部又有幾場工作去麻煩秋玲,也因此,有時會通信彼此問候。

某次,當我在信中談起第一次見面時所受到的感動,沒想到她卻在回信中簡潔地說:「謝謝妳這樣說,但我知道,我還可以做得更好!」我無法形容讀信時的心情,因為這不是只透過語言所表達的工作志氣,而是我曾在她的工作態度中見識過這份志氣的有根有底。

我們常在看到別人工作量太多時會安慰、或不以為然地指導說:「覺得太累就不要安排那麼多工作嘛!」好像天下的事本是可以隨心所欲,端看做的人是否有足夠的智慧。但在這個互助的社會中,事實上有那麼多工作是無法按著自己的期待與速度進行的。

那晚,延誤下班是我的需要,而非秋玲的期待,如果當時她有一絲自我中心,我的進度就會被耽擱。但那晚,我只感受到秋玲傾全力地幫助我,完成我可以北返的心願。

我認為自己也算得上是敬業的人,因此,總更受敬業者的吸引。雖然有很多人覺得「敬業」是一種性格,但我寧願說,敬業是根基於一種體會。因為深受其他敬業者的幫助,因此我們更了解在自己的崗位要敬業的重要;這是立體的關係與意義─每一份工作不只供應了不同人的需要,也代表了合作者對他人的信用問題。所以,我們的敬業不只對被服務的人有意義,對團隊的其他成員來說,或許是更有意義的。

寫這篇文章時,正深受幾位年輕敬業者的幫助,深有所感,願記在文字與心中。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潮人物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