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泰國經濟崩盤記

文 / 臧聲遠    
1997-11-05
瀏覽數 19,450+
泰國經濟崩盤記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素有「世界最大露天停車場」惡名的曼谷街道,車流量近來明顯減少。只見市郊的空地上,待售的進口轎車停放成一片車海,這些車都是車主付不出貸款、打算賣車還債的。連帶地,公車站牌的候車隊伍,也忽然冒出許多衣冠楚楚的上流人士。

行經曼谷郊外的黃金市,沿途滯銷的空屋綿延數公里,入夜死寂如鬼城。這只是房地產市場崩盤後,曼谷三十五萬棟空屋的一鱗半爪。沒多久前風光一時的股市明星,有人淪為三明治小販,有人改開計程車,媒體的報導令人不勝唏噓。

從七月二日泰國央行向國際投機客豎白旗算起,短短一百天之內,泰銖的幣值狂瀉四四﹪,引發亞洲經濟大地震。過去十年,泰國以每年超過八﹪的速度,雄踞全球經濟成長最快的國家。孰料旦夕之間,卻由亞洲第五隻小虎變成倒地不起的病貓。

百日間,百業蕭條

還來不及從這場晴天霹靂回過神來,泰國馬上就得接受國際貨幣基金會(IMF)的「震盪治療」,以換取一百七十億美元紓困貸款。「緊縮、緊縮、再緊縮」,IMF的藥方如果比喻成鈷六十,其痛苦程度或許更貼切些。接受照射的國家,經濟的癌細胞固然被直搗黃龍,不過命也被折騰掉半條。

陳情的失業勞工,天天把泰國勞工部包圍得水泄不通。工商業雇主聯合會預估,失業人數將在今年底前衝破兩百九十萬,相當於全國十分之一的勞動力。受傷最慘重的建築業,將有四○﹪的工人丟掉飯碗,金融業和汽車製造業也將解雇四分之一從業人員。

墨西哥吞下IMF的苦藥後,失業率一路飆升到二○﹪,智利則有四○﹪的民眾落到貧窮線以下。參照前車之鑑,泰國這場經濟風暴,顯然颱風眼還沒登陸,不過街頭已經嗅得出囤積貨物的恐慌氣味,為可預見的物價飛漲作長期抗戰的準備。

泰國三○﹪的商家,正在倒閉的邊緣掙扎,八月份就有五家報紙不支倒地。動搖國本更鉅的是,九十一家金融投資公司中有五十八家被壞帳拖垮,宣布暫停營業,凍結存款三到五年。IMF的巨額援款,光是填補這些公司的虧損黑洞,便所剩無幾。

隨著金融風暴擴大,曼谷民事法庭待審的債務官司由七萬件暴增至十萬件。百業蕭條中,代客討債的法律顧問公司生意一枝獨秀。「以前是債務人有錢不還;最近承接的個案,欠債者大多真還不出錢來,」一名業者觀察。

當鋪的登門顧客也熱絡起來。一名當鋪老闆指著屋角堆積的電視機和洗衣機說,家電用品取代金銀珠寶,成為典當品的大宗。顯然,許多顧客值錢的細軟差不多當光了。

一場失敗的匯率保衛戰,打得泰國外匯存底彈盡糧絕。自九月起,與出口相關的政府機構一律全年無休,外銷賺匯擺第一。明年的「泰國驚奇」旅遊促銷活動,也被形容成攸關國祚存亡的大事。未料印尼霾害的飛來橫禍,薰得泰國觀光形象灰頭土臉。

為鼓勵民眾愛用國貨、節省外匯,達官顯要紛紛搬演懺悔秀。內政部副部長察隆坦稱,「本人全身行頭都是歐洲製造,西裝非穿 Lanvin 不可,皮鞋只買 Tettoni 的手工品,皮帶除非 Louis Vuitton 不用,」他公開表達悔意。在野黨祕書長沙南,也宣布戒掉穿凡賽斯服飾。

金融風暴,颳回經濟冰河期

錙銖必較是經濟冰河期的基本求生法則。泰國市面餐館生意一落千丈,許多人蹲在家裡吃泡麵,速食麵銷售額成長三○﹪。五光十色的夜生活也變得冷清,不少人改變作息,每天起個大早準備便當盒,或提前開車出門,改走壅塞的普通公路,省下高速公路的收費。有些計程車司機拒載長途客人,唯恐空車回程浪費油錢。就連遠隔重洋的台灣,最近泰勞加班也特別勤快,能多賺一塊是一塊。

不堪經濟壓力而殺光家人自盡的消息,每天血淋淋地出現在泰國報紙版面,死者甚至包括卸任的省長。泰國精神衛生發展局調查發現,五‧八﹪的房地產業者和二‧三﹪的金融業者很想一死了之;失業父母凌虐子女的案件也增加三倍。政府公開促請僧侶和算命師為大眾指點迷津,尋回「微笑王國」的昔日風采。

「泰國生病了,不單是經濟病了,政治也病了,心理也病了,」元老政治家安南慨歎。社會評論家派彭更指出,貨幣金融崩潰只是泰國危機的表面原因,「國家發展路線失衡」才是癥結。一味崇拜物質成為主流價值觀,金權政治腐蝕政府效能,以致種下今天的禍因。

泰國的國民儲蓄率僅有區區七﹪,連亞洲四小龍的零頭都不到。如此貧瘠的內部資本累積,竟能締造經濟奇蹟,倚靠的無非是外資和外債。高達八百億美元的外債,占去泰國國民生產毛額(GNP)的四三﹪;炫目的經濟成長,拆穿了其實是「借來的成長」。

一九八五年工業國家達成廣場協議,揭開美元大幅貶值的序幕。泰國因緣際會,躍升為日商和台商規避本國貨幣升值的投資天堂。國際金融機構看好泰國的潛力,爭相雙手奉上貸款。

外來資金洶湧挹注,一夕之間泰國變得有錢起來,光怪陸離的「暴發戶症候群」應運而生。借來的資源,很少投注在提升生產力的基礎建設,反而流入奢侈品消費、好大喜功的非必要投資和股市房地產投機。結果經濟競爭力如曇花一現,很快就被中國大陸超越。

最明顯的警訊是貿易赤字愈滾愈大。投機性的外資嗅到苗頭不對,掉頭抽資便走。失血的泰國股市和房地產市場,投機泡沫頓時破滅,金融機構出現巨額壞帳,外國銀行不敢再借錢給泰國。隨著外債陸續到期償還,泰國的外匯有出無進,而泰國央行捍衛泰銖的錯誤決策更加速外匯的枯竭,終於以幣值崩盤收場。

政府黑金,人民拜金

IMF早就向泰國政府發出災難警告,得到的回應卻是老神在在。正如泰國經濟學家普茨克所說,猖獗的買票風氣下,泰國國會和內閣充斥著地方金牛、毒品大盤商、賭場老闆、盜伐森林的山老鼠、人口販子和海陸私梟,「就是找不出一個經濟專家,」嚴重缺乏現代國家的財經管理能力。

由昭華利總理「不問專家問鬼神」的迷信程度,不難想像泰國檯面上政客的素質。幾個月前訪問緬甸時,靈媒告訴昭華利,「五」這個幸運數字能幫助他平穩執政六年。回國後昭華利換了一棟新房子,門牌號碼赫然是「五五五」。

面對民間要求官員為金融危機負責的聲浪,昭華利刻意挑選八月十「五」日下午十「五」時「五」分的吉時良辰,宣布改組內閣。他延攬五名新面孔,另外五名現任閣員互換職位,權勢最大的內政部正副首長數目則縮減為五名。

一些原可防範經濟崩盤於未然的措施,由於擋住政客的財路,早早胎死腹中。例如他們唯恐泰銖貶值會加重旗下事業的外債負擔,乃逼迫泰國央行去打注定犧牲慘烈的匯率防衛戰。去年爆發的曼谷商業銀行(BBC)弊案,則暴露泰國央行早就掌握金融機構貸款給關係人從事房地產炒作,造成巨額壞帳的證據,但卻顧忌其政商後台,不敢依法糾正,坐視大半金融機構腐爛到無可救藥的地步 。

盛宴已散,誰來埋單

龍蛇混雜的政府班底,官員們心裡盤算的無非是舉債浮濫建設,從中撈取油水。例如曼谷現有兩座國際會議中心已綽綽有餘,又再發包興建四座。民間投資也好不到哪裡,一片搶建醫院風潮中,曼谷的病床數超過實際需要達三○○﹪。許多建設的出發點不是投資報酬,而是「輸人不輸陣」的炫耀報酬。

「紙醉金迷的盛宴已散,現在是面對帳單的時候。」泰國十年黃金發展歲月,造就出一群年輕的中產階級新貴。他們的收入在十年間成長十倍,自信未來還有數不清的十倍在等待他們。錢,似乎來得太輕鬆容易,炫耀性消費於是變成他們的集體文化。

他們向銀行舉債,搶購轎車和新房。一個平均所得只有三千美元的國家,竟位居賓士汽車第三大進口國。滿街滿巷的新車,把曼谷塞成世界交通痛苦指數最高的國家。大哥大行動電話成為家庭的基本配備,約翰走路黑牌威士忌被當成可口可樂牛飲,凡賽斯的名牌服飾是社交的起碼禮貌,巴黎單是某一家百貨公司,每年便可做泰國觀光客二十億台幣的生意。

一項跨國研究顯示,比起其他亞洲國家,泰國青年對於工作的「成就感」「社會聲望」和「升遷機會」重視程度明顯偏低,唯獨在意薪水高低。諷刺的是,二十五到四十歲這一代的泰國年輕人,都是在佛教禁慾傳統薰陶下長大,許多人學生時代曾追隨共黨在叢林打游擊戰,如今整個世代卻迷失在物質的洪流中。

「泰國人已忘記什麼是節儉,」昭華利總理感歎說。他勸戒家長們不要讓小孩帶大哥大和呼叫器上學,趁早培養兒童的儲蓄習慣,每位國民存款一千泰銖拯救國難。只可惜,覺醒來得太晚了。

本文出自 1997 / 11 月號

第137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