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轉換,掌握生命節奏

文 / 林靜宜、王維玲    攝影 / 陳志亮
2011-09-01
瀏覽數 550+
轉換,掌握生命節奏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如果生命是一首歌,如何掌握生命的節奏?

華人知名廣告導演孔玟燕在高中時,就想當電影導演。他從製片助理做起,憑著美術底子,什麼都做,一手通包,他說機會來臨前,唯一能做的就是做好準備。

三年後他執導第一支廣告,「別人給你第一次的機會,你沒搞砸,第二次也沒搞砸,肯定有一輩子。」 孔玟燕從沒忘記電影的夢想,他知道電影需要的是說故事的力量,20 多年來,他像勤奮的節拍器,在短短幾十秒的廣告裡,精準刻畫情感,汽車是說不出口的一世父女情,好酒是失意時朋友相挺的情義,多部作品獲國際獎項。

這位連劇本排版細節都重視的金牌廣告導演終被看見,有機會執導自己的第一部電影,也是華人首部自製的3D 音樂電影《五月天追夢3DNA》。「上帝其實藏在細節裡,」他形容,創作就像手捧著水,從A 點走到B點,看最後誰手中的水剩得多。

五月天貝斯手瑪莎是實在的「全音」,他喜歡音樂,試著用音樂改變世界,但不做自己覺得能力不及的事。五月天裡,阿信最會寫詞,瑪莎最會寫文章,犀利的言詞被戲稱為「尖莎嘴」,經紀人艾姊形容,瑪莎是五個人裡最文青(文藝青年)的一位,電影、書籍、音樂全是他的精神食糧。

但,一本書想了三年還沒出,因沒想通除了歌迷外,他的書對他人的意義。「我的文字是不是有到這樣子的程度?是不是有傳達出別人需要的某種訊息?我卡這件事很久,得找到出發點是什麼,覺得OK、對了,才願意去做,要不然會做得很心虛。」犀利的背後是了解自己,不用半吊子,只唱十足的全音,作生命之歌的起奏點。

如果生命是一首歌,那麼,了解自己的天賦,才能掌握主旋律的節奏,而美好的節奏得仰賴環環相扣的細節,就像錄音室裡的節拍器,節奏速度的快慢、高低音調的和諧全在它的滴答聲裡。

從廣告到電影的孔玟燕,從音樂到寫作的瑪莎,兩人都能自如的獨奏,又與他人和諧共奏,儘管像節拍器一樣重視細節,有時還是會不小心走調,就像現實的人生,世界不是因為你有夢想,就絕對能成功,碰到低潮是常有之事。走調了怎麼辦?兩人異口同聲,用自嘲的幽默感看待,重新起奏。以下是兩人對談的精彩內容:

生命起奏點 先了解自己強項

失敗通常是沒深刻了解自己,難搞通常是自己沒搞好,上帝其實藏在細節裡。

瑪:我好幾年前就想要寫書,卡這件事情卡了很久,原因是我為什麼要做?我覺得有些事情不該存在的,你為什麼要做?我得找到我的出發點是什麼,覺得OK,我才願意去做,要不然中途都會做得很心虛。

孔:很實在。如果我拍一個電影拍得不好,幹嘛去拍?你自己一定會知道你有多少能力。我們常講「適性」,適性就是你適合做什麼工作,如果深刻了解自己,你會找到適性,你要去追求夢想,比較容易成功,失敗通常來自於沒有很深刻了解自己。

瑪:如果你對自己的一切都不清楚,你會不知道要往哪裡去,可是很徹底了解自己之後,你要學著在某些時候放開所謂的自己,你一直執著在自己身上,你不會看到旁邊的人在做什麼。

孔:常有人問我,有些客戶很難搞,你願不願意做這些片子?我從來不覺得客戶難搞,我也不覺得藝人難搞,難搞是因為你自己沒搞好,如果你很有信心、很有看法,你的東西好,所有人都會好好配合。

上帝藏在細節裡,有些細節你愈注重,觀眾會感受到。電影跟創作一首歌、一本小說一樣,很像當你手捧著水,從A 點走到B 點,走完時,手中的水還剩下多少?每個人都在創作初期有個構想,手上都是滿滿的水,可是,太陽照射會蒸發,或者你走路時不小心,它翻出去了,手指頭沒有扣緊,細節沒有注意,它就滲出去了。

瑪:我做我們第一張唱片時,其實也沒辦法理解細節的重要。玩樂團時,沒有聽節拍器,想怎麼樣,就怎麼樣,就是一股很狂的態度進去錄音室,後來發現,出來的結果跟自己想像的不一樣,開始靜下心,面對錄音室需要注意的東西,好多、好細,可能是麥克風歪了、一點點鼓聲不對了,就不是我們想要的,這會讓你覺得不是在

玩音樂,而是一個工廠作業員。就像導演說的,從A 到B 端著水,中間有太多的小細節是你需要呵護著它。

掌握夢想節奏的快慢

世界雖不是按照你的速度在轉,你也該有自己的速度,當被干擾,停下來,調整節奏。

孔:逗觀眾笑是最難的,需要嚴謹計算所有細節。我跟一個喜劇演員聊過,她告訴我,逗觀眾笑就是節奏,何時該講一句話,何時要做一個動作,那個節奏感很重要。

瑪:對玩音樂的人來說,生活中所有事情都需要節奏感,重點是你要自己知道自己的節奏在哪,這個世界不是按照你的速度在轉,可是你該有自己的速度。

我跟別人在一起工作,這項工作需要這樣的速度,沒關係!我加把勁追上,當off work,還是那樣的速度嗎?當然不是,這是自己該決定的,不能連自己的速度都不知道,一旦你離開工作,就不知道自己在哪。重點是,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有沒有辦法回到想要的速度。

孔:有時候你的節奏會被干擾,身為導演比較有優勢,有權力喊停,不要客氣,停下來調整一下節奏,再回到自己的節奏,或者了解大家的狀態需要怎樣的節奏,你再去調整。

瑪:不是每個人都可以喊停,人在江湖,哈!對我來說,工作很少有停下來的時候。我是那種常覺得自己不太夠的人,我有時會規定自己要多少時間內看完多少東西,當真的沒有那種情緒,我也會跟自己說停,什麼事都不做,對我來說那就是種停。

我一開始對自己的生活喊停,有點心虛,別人都在拚命工作,我為什麼這個下午可以在陽明山曬太陽?可是想一想,我工作時也很拚命,當我需要放空時,為什麼不行?回到工作,我也可以把那樣的心情跟感覺,或爬山想到的東西,再放到我的工作上。

和諧與別人共奏

深刻了解共同所做的事情本質與目標,不能太顧自己的感受,找到共鳴點。

瑪:我們五個人在做一件事情或共同創作,就像一個人的體內有五個人,五個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其實滿拉扯的,才會造成專輯愈做愈久,因為必須花更多時間溝通、說服彼此,找到一個五個人都認同的交集。

孔:電影也是一個團隊,很多人共同完成的,觀眾的感受是共同的目標,所以大家要在同一個態度裡,當你走完那個過程,呈現給觀眾看時,你剩下多少水,愈多水的那個人,就會成功,如果你剩下一點點水,你只是眼高手低而已,因為每個人都會想得很精彩。

大部分沒做好的原因是沒有深入去了解,它是需要轉換的。你了解愈深刻,愈容易找到方法去轉換,就好像很多廣告導演不容易把電影做好,不是廣告導演不行,是因為沒有了解電影的本質是什麼。

瑪:很多人會說我文章寫得還不錯,會問我為什麼不寫歌詞,我也試過,但是我不行,我覺得是個性問題。

寫歌詞是,你要把一件很大的事情,濃縮在幾個字以內,我喜歡把簡單的事情,花很多時間和不同的角度講得很清楚,我很不知道該怎麼去留那個曖昧空間。

孔:很多廣告導演拍電影會急於在每一個畫面,或是在短時間內把畫面都拍得很漂亮,可是思考時間太短,電影是比較長篇幅,所以你要允許有些事情是沒有意義的。在電影裡,一個空鏡頭、一個呼吸,你說它沒意義,其實它有意義,目的就是讓觀眾休息,有個呼吸。

瑪:我覺得這點滿好,很多創作者會卡在一個陷阱裡,就是「我急於要告訴你什麼」,可是他沒有想到,創作這件事情是需要溝通的。既然創作東西出來,你一定希望有人跟你共鳴,那你就必須要找到一個平衡點是你要的,跟你覺得觀眾可以接受,然後用他們可以接受的方式,把你要的東西放到他們的心裡頭,可是那個平衡點

是需要花時間跟腦袋去抓的。

孔:要透過深刻的了解跟學習,你不能太顧自己的感受,要去了解觀眾的感受是什麼,了解後,可以去顛覆它,或是故意不達到它的期待,或者達到它的期待。

用幽默感面對走調

到達夢想之前,必須經過苦澀,用幽默感面對不成功,學會自嘲。

瑪:大家對五月天的感覺,一開始都覺得很熱血,傳遞了很多夢想,我們其實在音樂裡傳達另一個很重要的,就是在到達夢想之前,必須經過某部分的苦澀。

苦澀我們並沒有避而不談,用一種態度去大而化之,幽默感是我們在面對這個世界很重要的事情。世界並不是你有夢想,絕對可以成功,你一定會有失敗的時候,重點是你要怎麼去面對你的失敗,而不是只是想要成功。

孔:就像我喜歡你們的一首歌《倔強》,最美的夢想其實最瘋狂,每個人追夢的過程都很辛苦,人生一定會有低潮,我經歷過很多,最終,我得到一種最好的經驗,就是不要看待它太嚴重、不要表現出來,如果愈是唉聲嘆氣,到處跟人家說,反而會更難達到夢想。

其實就是樂觀一點,給人家看到的你不怕失敗,人家反而願意再給你機會,那你就可能透過自己的認真去達到。人生很長嘛!還有明天,還有別的合作對象,你可以想,現在做不到,明天可以做得到,或是下個月做得到。

瑪:我應該是五個人裡最樂觀的,幽默感不是什麼都笑笑的,大而化之。真正的幽默感應該是,你知道難處、痛苦跟苦痛在哪,有辦法化解它,嘲笑自己一番後,繼續往下走。誰不會跌倒?站起來就好啦!孤注一擲不是用在失敗之後,應該在碰到機會之前孤注一擲。

孔:懂得自嘲、願意開自己玩笑的人,會比較容易度過一些難關,不用怕失敗,找到一個方法,努力認真過每一天生活,或者是自嘲,找到一個宣洩的方法。

瑪:自嘲最困難地方在於你要有一定程度的自信,才有辦法自嘲。自負的人只會把罪怪到別人的頭上,可是有自信的人會知道我可以的,因為知道自嘲之後要怎麼做。我覺得認真要看放在什麼地方,應該把所有的認真放在追逐夢想的過程,而不是太過認真看待你的失敗。

認真跟幽默感中間要抓到一點balance(平衡)。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潮人物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