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帶著年輕創業家上「雲端」

李開復》開創新工場
文 / 林靜宜    攝影 / 陳志亮
2011-09-01
瀏覽數 550+
帶著年輕創業家上「雲端」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 憤怒的小鳥9天就直逼魔獸世界6 年用戶數,世界已經改變,現在是輕公司、快公司時代,以小搏大,誰快誰就贏,」李開復說。

雲端創業是趨勢,李開復創辦的創新工場,就像傑克的魔法豌豆樹,帶著一群年輕創業家,直達雲端。

創新工場位於北京中關村的辦公室,突然多出20 多家新創公司,其中包含創新工場的40 位員工。除了會議室與少數主管辦公室為透明隔間,其餘全是開放空間,新創公司之間沒有隔牆。

用餐時間一到,茶水間外的走道,擺上兩張大長桌,就成了豐盛的自助式buffet,只見每人手拿大碗,排隊拿菜,李開復也在其中。近200 人一起用餐、工作,交換想法、激盪創意,這是創新工場的每日寫照。

2009 年,李開復生了一場病,病床上想起好友蘭迪教授(Randy Pausch)在生命將盡時曾說,幫助他人實現夢想,是唯一比實現自己夢想更有意義的事,決定辭掉Google全球副總裁兼大中華區總裁,集結兩岸創投基金,創辦創新工場,「我想做可以每天幫助年輕人創業的工作。」

除了科技趨勢,李開復另一個長期關注的領域就是「年輕人」。早從2004 年開始,他就常透過網路、巡迴演講與學生交流,從中觀察到創業是兩岸年輕人的共同夢想,卻因華人世界不像美國有著成熟的育成環境,許多剛冒出芽的創業種子根本無法成長。

創新工場不但要讓這些年輕種子發芽,還要它們長成能直上雲端的豌豆樹,投資聚焦在李開復擅長的電子商務、行動網路、消費性網路與雲端計算四大領域。而且,不像一般創投只關心創業者如何成功創業,創新工場從成功企業的角度找出創業者的關鍵需求,讓創業團隊的點子能迅速化為可獲利的商業模式。

大天使 》 打造輕公司、快公司

「Internet 讓公司估值不斷上升,可以很快產生價值,」李開復指出,雲端、社群的成熟使網路創業成本創下新低,只需要幾萬或幾十萬美元,就能看出是否可行,憤怒的小鳥9 天的成績,證明現在是輕公司、快公司時代。

創新工場是以美國矽谷超級天使(Super Anger)的模式,打造出小團隊的輕公司、速度感的快公司。

超級天使會結盟其他天使,打破傳統創投拿新創公司鉅額管理費、占大股份的作法,小額投資早期創業團隊。

例如 Y Combinator,通常選擇2 到4 人的創業團隊,每家只投2、3 萬美元,約占5%股份,獲利就退出。不過,中國創投環境不成熟,創新工場又是投資最早期(earlystage)創業團隊,要比創投、市場需求更能有先知預測的能力,「我們要比創投早看到9 個月,創投又比市場早9 個月,等於我們現在看的是18 個月後。」

因應華人世界的創業現狀,創新工場整合超級天使、創投、育成中心與獵人頭,滿足創業者最需要的錢脈與人脈,可以說是位萬能的「超級大天使」。

分段投資 》 保障創業者主控權

要爬上魔豆樹,要懂得分段投資。

超級大天使,不像美國的超級天使,獲利就退出,創新工場的作法是分段投資,平衡投資利益與創業風險。

創新工場專門投資新創團隊的基金主要來自創投、企業投資、個人天使等,今年更獲得矽谷投資教父RonConway 的青睞,引進矽谷資金與人脈,Ron Conway 曾投資Google、Twitter、facebook 等。

創新工場會提供創業團隊種子基金,在第一階段證明創業點子的可行性,做得好,再投資第二輪資金,「若做得不好,對投資者也能壯士斷腕,不要再丟錢下去。」

從另一個角度來說,透過種子資金證明可行性後,再投入成長基金的分段方式,也能保障創業團隊在融資過程中,還是持有最大股,擁有經營主控權。

在創新工場,經過兩輪融資,創業團隊仍為第一大股東,創新工場或外部VC 分居2、3。

舉例而言, 創業團隊在每次融資可能要出讓10%、15%不等比率,但因技術與商業模式的成熟,公司價值不斷攀升,「估值可能增長5 倍、10 倍,從幾十萬美元變成幾千萬美元,創業者還是有一半股份。」

創業導師 》 協助長出豌豆樹

李開復的作法,其實是建立對創業團隊更公平的機制。

很多時候,新創公司引進外部融資時,常會因為不能確保股份比率,導致辛苦耕耘的成果,被外部資金掌控,失去了主導權。

除了錢脈,對創業者來說,最需要創業導師的協助,以及初期找到好人才的人脈關係。

創新工場內部有個育成平台,約40 人的團隊,包含李開復在內,全是各領域頂尖菁英,扮演新創公司的創業導師,協助全球布局、技術架構、市場行銷等策略規畫。

同時,也像全方位的行政中心,提供法務、人事、財務等服務,讓創業團隊無後顧之憂,專心研發核心產品。

甚至,創業者只要有夠好的點子,就可以在創新工場的平台上,組成創業團隊,「如果我們認同你的點子,就幫你找優秀的工程師、人才,創業者不用那麼辛苦找錢、組團隊。」 創新工場會要求新創公司進駐,形成群聚效應,這些創業團隊可在工場內自由融合出可獲利的商業模式,直到獲得外部創投投資,或被大公司收購,才算「畢業」。可別小看這些在創新工場孵育的輕公司,它們的民意(網民)基礎超乎想像,短短數個月至半年,最低者都有2、300 萬用戶,最高者達3000 萬名用戶,「已經有四、五家公司達到3000 至5000 萬美元的估值。」

不到兩年,創新工場已投資與育成34 個案子,目前已有8、9 個創業團隊拿到外部創投融資,正式畢業。今年,創新工場也投資台灣的創意工場(TMI-LABS),連結兩岸,形成華人世界更大的創新。

改變不公平 》 建立共享

創新工場不僅確保創業者在外部融資之後,能擁有主控權,李開復更提倡創業者要跟創始團隊分享更多股份的觀點,他希望年輕創業家在起步時,就能了解新時代領導者的格局與風範。「idea 明明就是團隊一起發想、完成,為什麼只有1、2 人變成富豪?」李開復指出,初期的創始團隊與創業者一樣,很早就冒風險,尤其是前10名員工,都是把公司當成自己的小孩,「創業者要更慷慨,把股份分享給前10 名,甚至是前100 名員工,這也有助於創新機制的穩定。」他強調,創業要成功,除了走對方向,還要有互補與互信的創業團隊。幫助他人實現夢想是更有意義的事,這是李開復改變人生的起點,也是他轉動世界的動力,而他正透過創新工場孕育出更多能改變世界的創業家。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新趨勢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